谗险第三十二

上一章

纰漏第三十四

下一章

更多图书

尤悔第三十三

尤悔,指过失和悔恨。语出《论语为政》:“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但人的一生中,为官处世,尤悔则是很难避免的。本篇共17则,记述魏晋时期帝王、官僚士大夫在仕途、生活中犯下的错误及对仕途偃蹇、生活坎坷的懊悔和感叹。故事所记虽然都是个人的过失或懊悔,但其发生的背景无不深刻地反映了魏晋时代的特点,如门第的森严,乡举里选察举制度的威力,佛教传播兴盛等。多数故事反映了魏晋统治集团内部为权势而杀伐争斗的残酷和阴暗。局势越复杂,斗争越激烈,越容易犯错误,此所谓时危人事急,风逆羽毛伤。这类过失或懊悔往往可以真切地表现出人物的个性人格。《世说》将尤悔作为审视人物的一个视点,是颇有见地的。

1 魏文帝忌弟任城王骁壮 [1] ,因在卞太后阁共围棋 [2] ,并啖枣。文帝以毒置诸枣蒂中,自选可食者而进。王弗悟 [3] ,遂杂进之。既中毒,太后索水救之,帝预敕左右毁瓶罐 [4] ,太后徒跣趋井 [5] ,无以汲,须臾遂卒 [6] 。复欲害东阿,太后曰:“汝已杀我任城,不得复杀我东阿 [7] !”

【译文】

魏文帝曹丕疑忌弟弟任城王曹彰的勇猛强壮,趁着在卞太后房中一起围棋,一块儿吃枣的机会,文帝把毒药放在枣蒂中,自己挑选能吃的吃。任城王不知道,就把有毒及无毒的都吃了。中毒后,太后找水救他,文帝事先命令身边随从把瓶罐打碎了,太后光着脚跑到井边,没有打水的用具,任城王一会儿便死了。文帝又想杀害东阿王曹植,太后说:“你已经杀死了我的任城,不能再杀我的东阿!”

【注释】

[1] 魏文帝:曹丕字子桓,曹操与卞夫人的长子。公元220年,曹丕废汉称帝,建立魏国。在位七年,死后谥文皇帝。丕好文学,有才艺,著有《典论》及诗赋百余篇。见《三国志·魏书·文帝纪》。任城王:指曹彰。彰字子文。曹操与卞夫人的次子。性刚勇而黄须。北讨代郡,独与麾下百余人突虏而走。骁壮:勇猛强壮。

[2] 卞太后:本倡家,曹操纳为妾,生文帝曹丕。丕称帝,尊卞氏为皇太后。

[3] 弗悟:不知道(枣中有毒)。

[4] 预:预先,事先。敕:命令。

[5] 徒跣:光脚走路。

[6] 汲:取水。须臾:一会儿。

[7] 东阿:曹植字子建,曹操与卞夫人第三子。太和三年,封东阿王。建安文学的杰出代表,与曹操、曹丕合称“三曹”。ft


2 王浑后妻,琅琊颜氏女 [8] 。王时为徐州刺史,交礼拜讫 [9] ,王将答拜,观者咸曰:“王侯州将 [10] ,新妇州民 [11] ,恐无由答拜 [12] 。”王乃止。武子以其父不答拜 [13] ,不成礼,恐非夫妇,不为之拜,谓为“颜妾”,颜氏耻之。以其门贵,终不敢离。

【译文】

王浑的后妻,是琅琊颜氏的女儿。结婚时王浑是徐州刺史,颜女行交拜礼毕,王浑要答拜,观礼的人都说:“王侯是徐州刺史,新妇是州郡百姓,恐怕无答拜之理。”王就停下来没有答拜。王武子因为他父亲不答拜,没有完成大礼,恐怕不是正规夫妇,就不拜她为继母,称她为“颜妾”,颜女感到羞耻。但因为他家门第高贵,始终不敢离异。

【注释】

[8] 王浑:字玄冲,太原晋阳人,父昶,魏司空。浑沉雅有器量。历官尚书左仆射、司徒、侍中等。袭父爵京陵侯。太原王氏累世冠族,至东晋世代权倾朝野。前妻为钟氏,名琰之,太傅钟繇孙女。参见《贤媛》12。琅琊颜氏:琅琊颜氏家族源远流长,颜回第二十四世孙颜盛从鲁国迁至琅琊临沂,依然儒学传家。嗣后琅琊颜氏人才辈出,文、史、哲、书法、家训,以至绘画雕刻诸多方面都有影响后世的大家涌现。至颜含率族随司马睿南渡。此后金陵颜氏尽管受到佛家思想的一些影响,但依然以儒家的传统观念处世、修身、治家,依然代有人才出。家喻户晓的名人如颜真卿、颜杲卿。

[9] 交礼:婚礼上男女双方的交拜礼。讫(qì):毕。

[10] 王侯:王浑袭侯京陵侯,故称。州将:称州刺史。王浑时任徐州刺史,故称州将。

[11] 新妇州民:颜氏女是琅琊国(今属山东)人,隶属徐州刺史管辖,故称州民。

[12] 无由:没有理由,不该。

[13] 武子:王济字武子,司徒王浑次子。官至骁骑将军、侍中。死赠骠骑将军,才华横溢,风姿英爽,文词俊茂,好《易经》《老子》《庄子》,善清谈,性奢豪,名闻当世。ft


3 陆平原河桥败 [14] ,为卢志所谗,被诛 [15] 。临刑叹曰:“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 [16] ?”

【译文】

陆平原河桥兵败后,遭卢志谗陷,被杀。临刑时叹息道:“想听华亭鹤唳,还有可能吗?”

【注释】

[14] 陆平原:陆机字士衡,吴郡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孙吴丞相陆逊之孙。大司马陆抗第四子。博学,善属文,非礼不动。入晋,仕著作郎,至平原内史。晋惠帝太安元年(公元302年),成都王司马颖起兵讨长沙王司马乂,任陆机为河北大都督。机进兵洛阳,河桥大败,卢志等诬机欲谋反,被成都王司马颖所杀。

[15] 卢志:字子道,范阳涿(今河北)人。东汉大儒卢植曾孙,曹魏司空卢毓之孙,卫尉卿卢珽子。曾任成都王颖长史、中书监,后官至尚书。

[16] 华亭鹤唳:陆机于吴亡入洛之前,与弟云居于华亭,闭门读书十年。此时听不到华亭鹤唳的遗憾,大有追悔当初走出田园读书生活而投身宦海,以至招来杀身之祸的感叹。后常以华亭鹤唳为遇害者死前感叹生平的词语。华亭,古地名,故址在今上海松江县西。ft


4 刘琨善能招延 [17] ,而拙于抚御 [18] 。一日虽有数千人归投 [19] ,其逃散而去,亦复如此,所以卒无所建。

【译文】

刘琨擅长招致人才,却不善于安抚驾驭。一天之内虽然有数千人归附投奔他,那逃跑离散的人数,也这么多,所以最终无所建树。

【注释】

[17] 刘琨: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无极)人。晋怀帝元嘉元年(公元307年),琨为并州刺史,抵御胡人。时并土饥荒,寇贼纵横,流亡士庶多归之。见《晋书》本传。招延:招引,招致。

[18] 抚御:安抚驾驭。

[19] 归投:归附投奔。ft


5 王平子始下 [20] ,丞相语大将军 [21] :“不可复使羌人东行 [22] 。”平子面似羌。

【译文】

王平子刚自上游到建康,丞相王导对大将军王敦说:“不能让那羌人到东边来。”平子的相貌类似羌人。

【注释】

[20] 王平子:王澄字平子,晋太尉王衍弟。为人放达,好清谈,勇力过人。有盛名。曾任荆州刺史。后被族兄王敦所杀。下:指自荆州到京都建康来。

[21] 丞相:指王导。

[22] 不可:不能。羌人:羌族人。羌族是我国古代西部的一个民族,晋时曾在陕甘宁晋地区建立后秦政权,为十六国之一。ft


6 王大将军起事 [23] ,丞相兄弟诣阙谢 [24] ,周侯深忧诸王 [25] ,始入,甚有忧色。丞相呼周侯曰:“百口委卿 [26] !”周直过不应。既入,苦相存救。既释,周大说,饮酒 [27] 。及出,诸王故在门 [28] 。周曰:“今年杀诸贼奴 [29] ,当取金印如斗大,系肘后 [30] 。”大将军至石头 [31] ,问丞相曰:“周侯可为三公不 [32] ?”丞相不答。又问:“可为尚书令不 [33] ?”又不应。因云:“如此,唯当杀之耳!”复默然。逮周侯被害 [34] ,丞相后知周侯救己,叹曰:“我不杀周侯,周侯由我而死,幽冥中负此人 [35] !”

【译文】

大将军王敦起兵谋反,丞相王导兄弟来到宫门外向元帝请罪,武城侯周0282-1 为王氏兄弟忧心忡忡,走进宫时,满面愁容神色忧郁。丞相对周侯喊道:“我一家人的性命都托付给你了!”周径直走过去没有回答。进去后,极力周旋保全拯救他们。获准免罪后,周侯十分高兴并饮了酒。等他出来时,王氏诸兄弟仍然在宫门外。周说:“今年杀掉几个坏蛋,将得到一枚斗大的金印,系在肘后。”大将军进入石头城后,问丞相:“周侯能做三公吗?”丞相不回答。又问:“可以做尚书令吗?”又不回答。于是说:“如此,唯有该杀掉他了!”丞相依然默不作声。等到周侯被害,丞相后来才知道是周侯救了自己,感叹道:“我没杀周侯,但周侯却因我而死,黄泉之下我对不起这个人!”

【注释】

[23] 王大将军:指王敦。见《言语》37注。晋元帝永昌元年(公元322年),大将军王敦以诛刘隗为名,起兵反,攻陷石头,杀戮大臣,自为丞相。

[24] 丞相兄弟诣阙谢:王导时为司空、录尚书事,王敦是其从兄。敦既反,导每日携兄弟子侄到朝廷待罪。诣阙谢,到朝廷谢罪。

[25] 周侯:周0282-1 字伯仁,西晋安东将军周浚长子,袭父爵武城侯。时为尚书左仆射。王敦既反,刘隗劝晋元帝尽杀王氏,故周0282-1 深忧诸王。

[26] 百口:指全家人。

[27] 既释:获准免罪后。说:通“悦”。高兴。

[28] 故:仍然。

[29] 贼奴:对恶人、坏人的称呼。此指王敦。

[30] 当:将。

[31] 石头:即石头城,在建康西,是军事重镇。

[32] 三公:晋代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

[33] 尚书令:官名。本掌奏章文书,魏时始掌政事。

[34] 逮:及,等到。

[35] 幽冥:指地下,阴间。ft


7 王导、温峤俱见明帝 [36] ,帝问温前世所以得天下之由。温未答顷 [37] ,王曰:“温峤年少未谙 [38] ,臣为陛下陈之。”王乃具叙宣王创业之始 [39] ,诛夷名族,宠树同己 [40] ,及文王之末高贵乡公事 [41] 。明帝闻之,覆面著床曰 [42] :“若如公言,祚安得长 [43] !”

【译文】

王导、温峤一起去拜见晋明帝司马绍,明帝问温峤晋朝前代帝王取得天下的原因。温尚未回答时,王说:“温峤年轻不熟悉旧事,我来为陛下陈述。”王导于是详细地叙述宣王司马懿创业开始时,诛杀名门望族,宠幸培植顺从自己的人,直到晋文王司马昭末年除掉高贵乡公曹髦的事。明帝听了,掩面伏于坐榻上说:“如果像公所言,晋室的皇位怎么能长久呢!”

【注释】

[36] 王导、温峤:王导时为司徒,温峤时为中书令,二人都是晋明帝辅政大臣。明帝:晋明帝司马绍,元帝子,东晋第二主,在位三年。

[37] 顷:时。

[38] 谙:熟悉。

[39] 宣王:指司马懿。晋国初建,追封为宣王。

[40] 诛夷名族:为了夺取魏国政权,司马懿先后杀死大将军曹爽、吏部尚书何晏、太尉王凌等。宠树:宠幸培植。指培植蒋济等。

[41] 文王:指司马昭,仕魏,历魏武、文、明、高贵乡公四朝,率军伐吴灭蜀,掌魏朝权,位至相国,封晋王,是西晋王朝奠基人之一。其子司马炎代魏称帝,建晋,追尊司马昭为文帝。高贵乡公事:甘露五年(公元260年),大将军司马昭杀死魏主高贵乡公曹髦,立陈留王曹奂为主。这实际上是一场政变。

[42] 床:坐榻。

[43] 祚:通“阼”。帝位。ft


8 王大将军于众坐中曰:“诸周由来未有作三公者 [44] 。”有人答曰:“唯周侯邑五马领头而不克 [45] 。”大将军曰:“我与周洛下相遇,一面顿尽 [46] 。值世纷纭 [47] ,遂至于此!”因为流涕。

【译文】

大将军王敦在许多人在座的场合中说:“周氏父子诸人历来没有位至三公的人。”有人回答说:“只有周侯本来已是五马博头,却不克于成。”大将军说:“我与周侯在洛阳相识,一见面就倾心吐诚。赶上世事纷乱,才到今天这地步!”于是为他落下泪来。

【注释】

[44] 王大将军:指王敦。见《言语》37注。诸周:指周0282-1 父子兄弟。父周浚,安东将军。官左仆射。弟嵩,从事中郎;弟谟,中护军。由来:历来,向来。三公:指太尉、司徒、司空。为辅助国君掌握军政大权的最高官员。

[45] 邑:疑为“已”字之误。五马领头而不克:以樗戏作喻,说周0282-1 功败垂成。五马即五木(见《忿狷》4注)。领头,即博头。五马领头,棋局已达绝胜地步。不克,不能取胜。《晋书·周0282-1 传》“马于博头被杀”,与此意同。周0282-1 功败垂成、被杀事见本篇6。

[46] 洛下:洛阳。一面顿尽:一见面即能倾心相待。顿,即时,立刻。

[47] 纷纭:混乱。ft


9 温公初受刘司空使劝进 [48] ,母崔氏固驻之 [49] ,峤绝裾而去 [50] 。迄于崇贵,乡品犹不过也 [51] 。每爵,皆发诏。

【译文】

温峤起初接受司空刘琨的派遣,渡江奉表劝元帝即位,母亲崔氏坚决阻止他,温峤割断衣裾义无反顾地走了。到他已达尊贵之位时,乡评仍然不获通过。每次进爵,都要发诏书特进。

【注释】

[48] 温公:指温峤。峤字太真,父憺,河东太守。峤性聪敏,有识量,博学能属文,少以孝悌称于邦族。风仪秀整,美于谈论。原为并州刺史刘琨部下,琨为司空,任峤为右司马。永嘉乱后,晋室南渡,刘琨派温峤出使过江,劝原镇守江左的司马睿即位,是为晋元帝。事见《晋书·温峤传》。刘司空:刘琨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无极)人。315年,刘琨任司空,都督并、冀、幽三州诸军事。劝进:劝即帝位。此指劝元帝司马睿称帝。

[49] 母崔氏:清河崔参女。固驻:坚决阻止。驻,留止,阻止。

[50] 绝裾:断去衣裾,以示去意坚决。

[51] 乡品:乡里对人物的评论。晋代推行九品官人法,政府根据乡里品评的高低来授予官职。不过:不能通过。指乡里评论对温峤违背母意、绝裾而去的不孝行为不予原谅。ft


10 庾公欲起周子南 [52] ,子南执辞愈固。庾每诣周,庾从南门入,周从后门出。庾尝一往奄至 [53] ,周不及去,相对终日。庾从周索食,周出蔬食 [54] ,庾亦强饭 [55] ,极欢;并语世故 [56] ,约相推引 [57] ,同佐世之任。既仕,至将军、二千石 [58] ,而不称意。中宵慨然曰:“大丈夫乃为庾元规所卖!”一叹,遂发背而卒 [59]

【译文】

庾亮想起用周子南,子南持回绝态度非常坚定。庾每次去拜访周,庾从正门入,周则从后门出。有一次庾径直前往突然来到,周来不及离去,二人面对面度过了一整天。庾向周索要饮食,周拿出野菜粗食,庾也努力进餐,非常高兴;并且谈论社会局势,约定要推荐引进他,共同担当辅佐世事的重任。出仕后,官至将军、郡守,很不称心。半夜里慨叹道:“大丈夫竟然被庾元规出卖了!”一声长叹,竟发背疽而死。

【注释】

[52] 庾公:庾亮字元规。明帝穆皇后之兄,历元帝、明帝、成帝三朝,官至中书令、征西大将军,执朝政握军权。苏峻乱后,亮出镇外藩,领江、荆、豫三州刺史。闻周邵之名,想任用他。起:任用。周子南:周卲字子南,少与翟汤为友,共隐于寻阳。后为庾亮所举,官至西阳太守。孝标注引《寻阳记》曰:“庾亮临江州,闻翟、周之风,束带蹑履而诣焉。闻庾至,转避之。亮复密往,值邵弹鸟于林,因前与语。还,便云:‘此人可起。’即拔为镇蛮护军、西阳太守。”

[53] 一往:一直,径直。奄至:突然而至。

[54] 蔬食:粗食,以草菜为食。

[55] 强饭:勉强吃饭,努力进食。

[56] 世故:世间的一切事故,世事。

[57] 推引:推荐引进。

[58] 二千石:指郡守。汉代郡守俸禄等级是二千石,故用以称郡守等官。

[59] 发背:发背疾,指背疽,生于背部的毒疮。ft


11 阮思旷奉大法 [60] ,敬信甚至。大儿年未弱冠 [61] ,忽被笃疾 [62] 。儿既是偏所爱重,为之祈请三宝 [63] ,昼夜不懈。谓至诚有感者 [64] ,必当蒙佑。而儿遂不济。于是结恨释氏 [65] ,宿命都除 [66]

【译文】

阮思旷信奉佛教,虔诚至极。大儿子年纪还不到二十岁,忽然染上重病。这儿子又是他特别爱重的,就为他向佛、法、僧三宝神灵祈祷,昼夜不曾懈怠。认为心至意诚有情识的人必当受到佛的保佑。但儿子终于没有救活。从此与佛门结下怨恨,宿命论的信仰全没有了。

【注释】

[60] 阮思旷:阮裕字思旷,东晋河南陈留(今河南陈留)人,阮籍族弟。以德业知名,精于论难,爽快大气。官至金紫光禄大夫。大法:指佛教。

[61] 弱冠:古代男子二十成人行冠礼,初加冠,体尚未壮,称弱冠。未弱冠,不到二十岁。

[62] 笃疾:十分沉重的病。

[63] 三宝:佛教称佛、法、僧为三宝。佛指释迦牟尼,也泛指一切佛;法即佛教教义;僧指继承、宣扬佛教教义的僧众。

[64] 至诚有感者:心意至诚、有情识的人。有感者,即佛教所谓“有情众生”,是对人和一切有情识生物的通称。

[65] 释氏:指佛教,佛门。

[66] 宿命:佛家认为人今生的命运是由前世所为善恶决定的。亦指宿命论。ft


12 桓宣武对简文帝 [67] ,不甚得语。废海西后 [68] ,宜自申叙,乃豫撰数百语 [69] ,陈废立之意 [70] 。既见简文,简文便泣下数十行。宣武矜愧 [71] ,不得一言。

【译文】

桓温在简文帝司马昱面前,不太会说话。废海西公司马奕后,应当亲自去申述缘由,于是预先写好了几百句话,陈述废立的意图。见到简文帝,简文就泪流不止。宣武心中怜悯愧疚,没有说出一个字。

【注释】

[67] 桓宣武:桓温,谥宣武。简文帝:晋帝司马昱,元帝少子,清虚寡欲,尤善玄言。历仕元、明、成、康、穆、哀、废帝七朝,先封琅琊王,后徙封会稽王。历任散骑常侍、右将军、抚军将军等。穆帝年幼,以辅军将军辅政。桓温废司马奕后,立司马昱为帝,在位二年。

[68] 海西:指海西公,晋成帝司马衍次子,哀帝司马丕同母弟。哀帝崩,司马奕即位,在位六年。太和六年(公元371年),桓温废晋帝司马奕立简文帝。降司马奕为东海王,次年又降为海西公。

[69] 申叙:述说,详细说明。豫:事先,预先。

[70] 废立:废黜旧君立新君。即废海西,立简文帝事。

[71] 矜愧:怜悯愧疚。ft


13 桓公卧,语曰:“作此寂寂,将为文、景所笑 [72] 。”既而屈起坐曰 [73] :“既不能流芳后世,亦不足复遗臭万载邪 [74] ?”

【译文】

桓温躺着,说道:“像这样默默无声、冷落寂寞,恐怕会被文帝、景帝耻笑。”接着猛然坐起说:“既然不能流芳后世,也不值得遗臭万年吗?”

【注释】

[72] 文、景:指晋文帝司马昭、晋景帝司马师。司马昭、司马师为司马氏代魏称帝立了功,司马炎逼魏元帝曹奂禅让,自立为晋帝后,追封昭、师为帝。

[73] 屈起:特起、勃起。屈,通“崛”。

[74] 不足:不值得。ft


14 谢太傅于东船行 [75] ,小人引船,或迟或速,或停或待。又放船从横 [76] ,撞人触岸,公初不呵谴 [77] ,人谓公常无嗔喜 [78] 。曾送兄征西葬还 [79] ,日莫雨驶 [80] ,小人皆醉,不可处分 [81] ,公乃于车中手取车柱撞驭人 [82] ,声色甚厉。夫以水性沈柔,入隘奔激,方之人情 [83] ,固知迫隘之地,无得保其夷粹 [84]

【译文】

太傅谢安在会稽乘船而行,奴仆摇船,任其或慢或快、或停或等,甚至不加控制任其纵横,撞到人,触到岸,公一点不呵斥谴责。人们认为谢公常常无嗔无喜。那次为兄征西将军谢奕送葬回来,太阳落山下起急雨,驾车的仆人都醉了,不能驾驭车马,谢公竟然在车箱里拿起车柱撞驾车人,声色俱厉。那水的性质是沉静柔和的,进入狭窄的地段则奔流激荡,用来方比人的性情,也就知道,处于窘迫急难的境地,无法保持通常那平和美好的性格。

【注释】

[75] 谢太傅:谢安长期隐居于会稽郡山阴县之东山,屡次拒绝征召和朝廷辟命。中年走入仕途,累迁太保,录尚书事,政绩卓著。死后赠太傅、庐陵郡公。东:指会稽。东晋偏安江左,会稽有佳山水,侨姓高门、名士多于此广置田宅产业,流连享乐。因会稽在建康东,故时人常称之为东。

[76] 从横:即“纵横”。指任意行驶。

[77] 初不:一点不,完全不。

[78] 嗔:怒,发怒。

[79] 征西:谢奕字无奕,谢安兄,官至豫州刺史,死后赠镇西将军。

[80] 日莫:傍晚。莫,即“暮”字。雨驶:雨下得很急。驶,迅疾。

[81] 处分:处置,安排。

[82] 车柱:停车时支撑车辕的木棍。

[83] 方:比,与……相比。

[84] 迫隘:窘迫急难。无得:不能。夷粹:平和美好。ft


15 简文见田稻 [85] ,不识,问是何草,左右答是稻。简文还,三日不出,云:“宁有赖其末而不识其本 [86] !”

【译文】

简文帝司马昱看见田中的稻子,不认识,问是什么草,身边的人回答说是稻子。简文帝回宫,三天不出来,说:“难道能够依赖其果实生存,却不认识它的植株吗!”

【注释】

[85] 简文:简文帝司马昱。见本篇12注。

[86] 末、本:指树木的梢和根。这里指稻子的果实和植株。ft


16 桓车骑在上明畋猎 [87] ,东信至,传淮上大捷 [88] ,语左右云:“群谢年少大破贼 [89] !”因发病薨。谈者以为此死,贤于让扬之荆 [90]

【译文】

车骑将军桓冲在上明打猎,东边来的信使到,传来淝水大捷的消息,他对身边的人说:“谢家几个年轻人破敌大胜!”于是疾病发作而死。谈论此事的人认为这样死掉,比让出扬州刺史而到荆州强。

【注释】

[87] 桓车骑:桓冲字幼子,大司马桓温弟。有武干,温甚器之。历镇江州、徐州、荆州等地,官至车骑将军。淝水之战中,桓冲为荆州刺史,倾十万荆州兵,防御荆襄,牵制秦军,减轻对下游的压力,策应淝水大战获胜。上明:荆州刺史治所,在今湖北松滋县西。畋猎:打猎。

[88] 信:信使。淮上大捷:晋孝武帝太元八年(公元383年),谢玄等率晋军大败苻坚于淝水,取得保卫东晋的胜利。

[89] 群谢年少:指谢玄等。

[90] 让扬之荆:桓冲原任扬、豫二州刺史。桓氏与陈郡谢氏有隙,因惧谢安时望,宁康三年(公元375年),乃解扬州,出镇外地,改为徐州刺史,后迁荆州刺史。此时又与谢氏合力抵御前秦,助淝水之战获胜。ft


17 桓公初报破殷荆州 [91] 。曾讲《论语》,至“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不以其道得之不处 [92] ”,玄意色甚恶 [93]

【译文】

桓玄当初为了报复而击败并追杀了荆州刺史殷仲堪。曾经有一次讲解《论语》,当讲到“富与贵是人们共同的愿望,但不以正道得来是不能安然享用的”这句话时,桓玄的神情脸色很不好看。

【注释】

[91] 桓公:指桓玄。《世说》中称“桓公”者多指桓温。唯此指桓玄,《贤媛》24指桓冲。报:报复。破殷荆州:此指桓玄击败殷仲堪事。按仲堪原任荆州刺史,镇江陵。隆安二年(公元398年),与王恭、桓玄举兵反。桓殷之间初即有隙,次年,桓玄趁机袭江陵,仲堪败亡。

[92] 不处:不能安然享用。文见《论语·里仁》:“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

[93] 意色:神色,神情。恶:坏,不好。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