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清军入关——规模空前的大屠杀

上一章

第六章 大西政权的没落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五章 清朝政治的操盘手

多尔衮除了是一个战争的好手,也是一个管理高手。皇太极设立六部后,为了挑选一个吏部尚书,伤透了脑筋。他选来选去,最后还是不得不让多尔衮担任这个职位。

难人多尔衮

清军入关可以说是多尔衮一手策划导演的,多尔衮可以说是一个成功者,但他的成功是用无数尸体铺垫的。

我们来回顾一下多尔衮的前半生吧!只有了解了他的早期经历,我们才能了解这个人。

别看多尔衮带着清军入关,又把福临接到北京,在这里建都,无限风光。但在这之前,多尔衮的日子并不好过。自从母亲被逼死后,他就天天要在自己仇人的眼皮底下过日子。

这段日子有十七年,我们很想知道这十七年多尔衮是怎么挺过来的。要了解多尔衮,我们还是先从他早期的经历说起,当时形势错综复杂,一切还得从努尔哈赤说起。

多尔衮一生下来就是王子,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从多尔衮的职位升迁中,我们可以看到王子之后他就是和硕额真了。努尔哈赤的儿子相当多,而和硕额真的名额只有八个,再加上有些额真是由他的孙子和侄子担任,说明要当上和硕额真,光是努尔哈赤的儿子还不够。

清初的历史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对外征战,一个是内部管理。无论是对外征战,还是内部管理,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对外征战,努尔哈赤总的来说很成功,但内部管理他却有很多失败的地方。

长子褚英是第一个废太子,不仅被废,连性命都丢了。褚英是一个能力非常强的人,可能由于年轻,办事情有些急躁,执掌权力后,排挤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四个贝勒,打压努尔哈赤非常宠信的五大臣。由此引起了与父汗的冲突,这种冲突最终升级为褚英集团和努尔哈赤集团的斗争。褚英的下场非常惨。

褚英之后,代善顺理成章成为新一轮的接班人。代善的功劳仅次于褚英,被立太子实属情理之中。但是在天命五年(1620年)九月二十八日,又发生了一件大事,代善当着努尔哈赤和众兄弟的面作检讨。

代善听信小老婆的话,准备杀掉儿子硕托,这事引起了努尔哈赤的震怒。代善不得不杀掉这个多事的老婆,以期得到努尔哈赤的谅解。除此之外,代善发生了与继母通奸之事,太子之位就这么被他自己亲手弄丢了。

正是这次废除代善太子之位,努尔哈赤提出今后政事由八个和硕额真共同决定的新体制。没有这次代善被废,可能就不会有和硕额真的出现,多尔衮是没法染指权力的。事实上,努尔哈赤所谓的八个和硕额真实际上有九人,分别是莽古尔泰、皇太极、莽古尔泰的弟弟德格类、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代善的儿子岳托、努尔哈赤的侄子阿敏和济尔哈朗。可以看到,阿巴亥的三个儿子都位列其中。

我们先说说为什么是九个人吧!努尔哈赤这样安排,实际上是因为多尔衮和多铎年纪太小,都才几岁,所以才让两人共掌一旗。我们知道努尔哈赤有十六个儿子,长子褚英已经被处死,最小的儿子费扬古还在娘胎中。这么多儿子,只有八个和硕额真的名额,阿巴亥就为自己的儿子争到了三个。由此可见阿巴亥的能力,史书记载她不仅长得妩媚,心思也非常深。

碰上这么一个好母亲,多尔衮等人是幸运的。代善的太子之位被废后,无疑为多尔衮兄弟三人提供了一个好机会。当然,只是机会而已,在尘埃落定之前,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努尔哈赤那么多儿子,不一定要立多尔衮为太子。

现在,努尔哈赤将国政交给八大和硕贝勒,可以说是为阿巴亥开路,也可以说是为多尔衮开路。当时,努尔哈赤为接班人问题苦恼得不行。代善犯了大错,是没有资格继承这个高位的。莽古尔泰手刃生母,名声臭烘烘的,加上性情暴躁,肯定也是没法继承大统的。德格类是莽古尔泰的弟弟,因为母亲出了问题,也不好继位。

至于阿敏、济尔哈朗,都是努尔哈赤的侄子,自然是没有资格继承汗位。岳托和硕托都是孙子,如果让他们继位,那一大帮子叔叔肯定很不高兴。这么一看,最好的人选似乎是皇太极了,皇太极很早就博得了智勇双全的名声,而且也是战功赫赫,让皇太极当继承人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但努尔哈赤并没有这样做,为什么?首先是因为皇太极的出身不理想,他的母亲不是大福晋,只是侧妃;其次呢,皇太极这个人有点孤高自负,骨子里瞧不起其他兄弟。

此时,阿巴亥是大福晋,深得努尔哈赤的宠爱。在当时看来,阿巴亥的三个儿子中的一个非常有希望继承汗位。但是当时肯定是不方便立他们为太子的,因为年纪太小,不足以服众。正是这些原因导致了努尔哈赤立继承人的困难,所以最后才没有留下遗嘱,但是他的安排已经透露了心中的想法。而这一点早已被皇太极窥破,所以努尔哈赤刚去世,皇太极就立刻逼死阿巴亥。这就叫快鱼吃慢鱼,皇太极如果再慢一点的话,等阿巴亥反应过来,很有可能就处于弱势地位。

在逼死阿巴亥这件事上,貌合神离的贝勒们突然立场变得出奇地一致。这是因为阿巴亥一派的权势太大了,阿巴亥的儿子上台大家都没有安全感。再加上这些年来,努尔哈赤对阿巴亥宠爱得无以复加,大家心里早就积蓄了不满。你想想看,这些儿子们出生入死,拿血汗才换来今天的地位,一个女人仅仅靠着宠爱就为自己的儿子获得了同等的权力。如果不逼死阿巴亥,实在是后患无穷,应该说皇太极考虑问题是周到的,虽然手段过于狠辣。

皇太极继位以后,关于多尔衮的问题没有任何悬念。果不其然,皇太极不久就采取了措施,他把多尔衮镶白旗的十五个牛录夺了过来,给了谁呢?给了自己的长子豪格。此时,多尔衮虽然只有十四岁,但也知道别人在欺负自己。应该说,从那时候开始多尔衮就在心里默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多尔衮不敢把仇恨的目标对准皇太极,只能对豪格恨得咬牙切齿。

皇太极接下来是提拔多尔衮,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我们来看看皇太极是怎么做的吧!阿济格已经成年了,皇太极看他不太顺眼,听说他为多铎介绍了一个对象。皇太极就问他:“你怎么搞的?你弟弟还小,就给他介绍对象?这事经过我同意了吗?”阿济格争辩道:“这种小事也要经过大汗同意吗?”皇太极反问:“你觉得呢?”阿济格:“反正事情都已经做了,你说该咋办吧?”

皇太极:“不尊重我是要付出代价的,算了,你别当这个镶白旗的旗主了,让给你弟弟多尔衮吧。”

你看,皇太极多聪明的一个人,故意给多尔衮兄弟制造矛盾。阿济格年纪大了,不好掌控,解除他的权力,让多尔衮负责,操纵起来特别方便。原来,皇太极是想拉拢多尔衮和多铎,让他们变成自己的棋子,对付其他几个旗的旗主,等利用成功后,多尔衮、多铎也长大了,那时正好可以收拾这两个棋子。

多尔衮人生之路就这么化险为夷了,但是在皇太极手下生存那绝对是一项技术活,不过这些都没有难倒多尔衮。多尔衮挺过来了。就这样,多尔衮成为皇太极的左膀右臂,到了后来,皇太极甚至都离不开这个人了。

经过时间的淘洗,在皇太极的文臣武将中,多尔衮排名第三,前面两个分别是礼亲王代善和郑亲王济尔哈朗,这两人资格是相当老的,比多尔衮大上几十岁。由此可以想象得出,多尔衮的能力有多强。皇太极封他为睿亲王,等于是承认,在我们清朝,除了我最聪明,就是你了。

权力男人

多尔衮除了是一个战争的好手,也是一个管理高手。皇太极设立六部后,为了挑选一个吏部尚书,伤透了脑筋。他选来选去,最后还是不得不让多尔衮担任这个职位。吏部尚书相当于人事部部长,主持官员的任免。所有官员都要经过多尔衮的首肯,才能上任,这就是为什么多尔衮在第二次汗位争夺大会上说话底气那么足,人家是有群众基础的。手中掌握大权后,多尔衮自然会对那些曾经伤害过、得罪过自己的人动手。

多尔衮最恨谁?自然是皇太极和豪格,但皇太极是最高领导,是多尔衮的保护人,多尔衮不可能对皇太极有什么不友好的举动。多尔衮也不敢动豪格,这可是皇太极的长子。多尔衮只能对付那些皇太极看不顺眼的人,皇太极看谁不顺眼?

皇太极看不顺眼的人实在太多了,代善是首当其冲的。正好,多尔衮对代善也非常有意见,当时你要是支持我老妈的话,我老妈也不至于死了,现在我哥仨也不至于活得这么艰难。

怎么整代善呢?要整死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打压他还是可以的。这不,机会就来了。

满族人是马上民族,长年累月地作战,而战争是有风险的,总是会死人。所以,满洲人一般会用投降的人补充那些在战场上战死的人。通过这种方式,清军不断壮大。但是这个投降的人也有先后之分,先投降的称为“旧满洲”,后投降的称为“伊彻满洲”。旧满洲比伊彻满洲享受的待遇要好,连投降都论资排辈,许多后投降的人就不满了,什么世道啊,难道投降也分先后?

这些不满的人选择了开溜,开溜的人恰好多数是代善的手下。皇太极这下得理不饶人了:“礼亲王代善,你说你怎么回事,连那么点人都管不好吗?”代善心想,我资格比你老,别看你是领导,没我支持,你能上来?所以很不爽地回道:“我的人马我想怎么管就怎么管,不劳太极老弟你费心了。”

皇太极气得吹胡子瞪眼,多尔衮这时不怀好意地上了一道奏折,洋洋洒洒几千字,说的就一个意思,礼亲王代善治兵无方,以后就不让他的旗扩大了。皇太极一听有道理,就这么着。从此以后,正红旗和镶红旗的人马那是有出无进,死一个少一个,所以到最后,这两旗是八旗中势力最小的。

我们可以看到,在斗心眼方面,多尔衮可能仅次于皇太极。所以,皇太极死后,他没有为了个人的利益选择莽撞行事,而是顾全大局,向反对派做出妥协,让福临当皇帝,自己当摄政王。

我们再看明朝那边,表现得实在太让人失望了。国家都已经亡了,崇祯的几个儿子还斗得稀里哗啦的。所以,明朝不亡,那是没有天理的。

多尔衮在特殊时期他选择了顾全大局,局势稳定之后就不好说了。

但是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却非常让人意外,多尔衮处死了硕托和阿达礼,硕托是代善的儿子,代善早就想除掉他了,因为这事还导致太子位被废,阿达礼是代善的孙子。人们会说,多尔衮不是看代善不顺眼吗?处死他的儿子和孙子是很正常的事。

不正常,因为这两人是多尔衮的支持者,是多尔衮的爪牙,他们被处死的罪名是谋反。他们为啥谋反?还不是为了多尔衮,这两人看多尔衮没当皇帝,急了,准备杀掉豪格和顺治,强行拥立多尔衮。最后礼亲王代善大义灭亲,向多尔衮告发这两人,没办法,多尔衮只好把这两人处死了。

真实的历史是不是这样呢?硕托和阿达礼如果没有得到多尔衮的同意,敢谋反吗?真实的原因可能是多尔衮授意这两人去活动,可惜这两人把事情办砸了。这两人居然去拉拢两黄旗的大臣图尔格这些人,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处死硕托和阿达礼之后,多尔衮也很后悔,很内疚。他做了许多补偿措施,将硕托的幼子接到自己家里,当成亲儿子一样养着。他还让阿达礼的弟弟接替阿达礼的一切职务,当然,这些补偿措施只能说明多尔衮知道这两人是好心为自己办事,但办了坏事。

多尔衮第二步是分化两黄旗的八位大臣,这八位曾经歃血为盟支持豪格。现在时势逆转,多尔衮执掌大权,自然有机会对他们实行分化。首先是拜音图家族叛变,不再支持豪格,坚定地跟多尔衮站在一边。拜音图的弟弟巩阿岱还揭发郑亲王,说济尔哈朗在背后说多尔衮坏话。

多尔衮郑重其事地找济尔哈朗兴师问罪,济尔哈朗也很坦荡,表示我确实说了你的坏话,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多尔衮说,那好,你既然承认了,自己看着办吧!

济尔哈朗说,行,我知罪,这个摄政王的位子我没脸再坐下去了,我回家了。

多尔衮很满意,让弟弟多铎当上了摄政王。现在清朝大权就操在这哥俩的手中。拜音图叛变不久,何洛会也叛变了,何洛会不光叛变,还揭发了八大臣中的图赖、图尔格,说这两人说多尔衮坏话。

说我坏话是吧,削职为民吧!何洛会,你检举有功,可以升官。这么一搞,原先的八大臣只剩下四个了。

把豪格的羽翼剪除得差不多,多尔衮决定对豪格下手了。碰巧豪格逢人便说多尔衮这人有病,什么病我们不知道,根据豪格的说法多尔衮这人活不长。

多尔衮怒气冲冲地叫豪格过来,问他,这些话你是不是都说过?豪格也不隐瞒,我确实说过。多尔衮就说,你这样做不是故意破坏八旗的团结吗?我年龄比你小,但论辈分是你叔叔,你对长辈这样,你说该怎么办吧?豪格大声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你不就是想让我死吗?我死就是了。

多尔衮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豪格点头,大丈夫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多尔衮问诸位亲王和大臣有什么意见?代善说,没意见。济尔哈朗也说没意见。大臣们都说,这个豪格确实该死。

多尔衮说,那你就自杀吧!

豪格也是个汉子,拿起刀准备自杀。事情到这一步应该没什么悬念了,但豪格命中注定不该这时候死。就在全场鸦雀无声,只等豪格血溅当场的时候,突然跑出了一个小孩子,搂着豪格的腿大哭:“我不要哥哥死,哥哥如果死了,我这个皇上就不当了。”

全场哗然,多尔衮眉头紧皱,小顺治哭着对多尔衮说:“你要杀我哥哥,就先杀了我吧!”

这么小的孩子尚且懂得亲情,整得豪格当场流眼泪。福临,你是个好弟弟,有你这么个好弟弟,哥哥死而无憾。

顺治的突然出现,搅浑了整个会场,一时之间,多尔衮也束手无策,总不至于连小皇帝也杀了吧!没办法,暂且留下豪格的人头,豪格虽然沦为庶民,但总算是保全了性命。当然,豪格仍然可以带兵,毕竟打仗这家伙能干,弃之不用的话是一种损失。多尔衮说,你虽然是庶民,一旦发生战争,你还可以带兵打仗。不过,打仗回来后,你仍然是个草民,人家打仗回来有功可以得赏,你什么都没有,你是义务兵,懂吗?

豪格说,我懂。

直到现在豪格才懂得这个道理,跟权力是没法讲道理的,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从此确实乖乖听话。豪格当时的心里肯定是这样想的,我才不是为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多尔衮办事,我是为我小弟弟,为了他,我什么委屈都能承受。

多尔衮心想,豪格,你别以为小皇帝能保你。现在张献忠在四川那边闹事,豪格你去吧,把张献忠的人头提回来送给我。豪格二话没说,带兵去四川,任务完成得非常好。豪格不光平定了张献忠的大西政权,还亲自射杀了张献忠。回来后,多尔衮连句表扬的话都没有。豪格也没有丝毫的怨言。

豪格越是没有怨言,表现得越是乖,多尔衮就越生气,豪格你这个莽夫还跟我玩城府了。到了顺治五年(1648年),多尔衮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把豪格关了起来。我不能杀你,关你的权力还是有的。小顺治再哭再闹,就让他哭呗,闹呗。

进了监狱的豪格如同进了地狱,被折磨得怎一个惨字形容,豪格是怎么死的?精神分裂而死。豪格死后,多尔衮又将豪格的福晋博尔济吉特氏纳为自己的妃子。多尔衮如愿以偿地打掉一个个对手,将大权控制在自己哥仨儿手中。摄政王啊摄政王,其实比皇帝还牛气。

这时候,多尔衮如果要废掉顺治,将江山收入自己的怀抱,应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