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西政权的没落

上一章

第八章 顺治亲政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七章 孝庄与多尔衮的往事

孝庄这么精明的女人,又经常跟多尔衮待在一起,多尔衮心情的变化她自然是第一个敏锐地感觉到。孝庄现在面临着两项重要的任务:一方面是保住儿子的地位;一方面是安抚多尔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对男女很微妙

小顺治既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因为他是自他以后清朝九代皇帝中唯一一个享受到母爱的,这是幸福,也是不幸。从小顺治后来对于母亲的叛逆和反感来看,孝庄带给了他非常大的痛苦。

清朝在定鼎中原后,模仿明朝的规定,即皇子出生后必须交给专门的保姆抚养,这使母子之间见面的机会并不多。福临在幼儿时,一直是由母亲亲自抚育。当上皇帝后,自然不能再和母亲同食同住。孝庄和姑姑孝端文皇后商量,打算将小皇帝移居到五宫之首的清宁宫,也就是孝庄姑姑哲哲的住所。说实话,孝庄很舍不得这个孩子,所以选派了自己的贴身侍女苏麻喇姑伺候这孩子。

苏麻喇姑在历史中的名气虽然不是很响亮,但在清初的历史舞台上也算是一个非常厉害、非常优秀的女人了。

苏麻喇姑是蒙古人,出生于科尔沁草原的贫民之家。随着苏麻喇姑长大,她的美丽贤惠远近闻名,于是被科尔沁的贝勒府发现,提拔她做布木布泰的贴身侍女,布木布泰后来成为闻名天下的孝庄太后,能够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女人肯定也非等闲之辈。

苏麻喇姑一生陪伴着孝庄,抚育了两代帝王——顺治和康熙,她对大清朝忠心耿耿,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女性。随着与这些皇亲贵族的接触,苏麻喇姑的文化修养也在不断地提高,从目不识丁变成一个掌握多门语言的知识分子。更难得的是,她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还曾担任过康熙最早的启蒙老师。

苏麻喇姑和孝庄相处时间达六十年,表面上她们是主仆关系,私下里多以姊妹相称。所以,苏麻喇姑在宫中的地位非常高,但是她为人却非常谨慎。孝庄称呼她为格格,康熙称她为额娘,她仍非常谦恭,小心侍奉这些人,总是自称奴才。

康熙二十六年(1690年),孝庄去世,苏麻喇姑顿时感觉生命失去了重心,精神受到沉重打击。康熙担心她精神出什么问题,基于对她性格的了解,康熙决定让她抚养自己的十二子胤祹。按照清宫的规定,只有嫔以上的女人才有资格抚养皇子,当康熙把这个任务交给她时,她深深地体会到康熙的一片好心。

为了报答康熙,她从悲伤的阴影中走出来,努力抚养这个孩子,把自己那无微不至的爱全部倾注在这个孩子身上。她的教育是非常成功的,在康熙末年的太子争夺战中,大家斗得你死我活,而胤祹却很少介入,基本保持中立的姿态。即使雍正当上皇帝后,他也没有受到打击和排挤。在乾隆年间,他以七十九岁高龄寿终正寝,活得比康熙还长。这些都得感谢苏麻喇姑与世无争的教育思想。

苏麻喇姑是一个非常淡薄宁静的女人,终身未嫁,晚年笃信佛教。她信佛跟别人不太一样,她不是为自己祈福,也不是要去什么西方极乐世界,她信佛的目的是为皇家祈福。

苏麻喇姑生活上有一些非常奇怪的习惯,比如她常年不洗澡,只到年终的时候才用少量的水清洗身体,洗完之后还把脏水喝掉。她还有一个奇怪的习惯是不吃药,病得再严重,她都不吃药。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有这种奇怪的生活习惯。在今天的话,她肯定是一个非常不讲卫生,而且不相信科学的人,但事实证明,她的身体非常棒,活了九十多岁。

在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九月初七,苏麻喇姑停止了念佛,闭上了双眼,离开了这个她侍奉了一辈子的大清。

话说顺治搬到清宁宫后,多尔衮经常以讨论国事为由跑到清宁宫去。讨论完了,就去清宁宫旁边的永福宫,孝庄就住在那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交往越来越亲密,顺治虽小,但时间长了也慢慢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史书记载顺治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从他保护豪格就可以看出,这孩子确实很聪明。他那么小,就知道亲疏之分,知道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坏。但顺治也有一些缺点,他体弱多病、神经过敏,由此导致他年纪很小的时候脾气就特别倔强易怒。

生活在这么一个复杂的宫廷里,一个小孩子是没法单纯的。顺治早逝可能就跟在宫廷里长久受刺激有关系。在多尔衮命豪格去打张献忠的时候,顺治就大哭大闹:“你们怎么这么坏?难道我们大清国没人了吗?为什么非要让我哥哥去受苦。”

顺治对着母亲大吼:“额娘,我明天就要降旨让大哥回来。”

这时,多尔衮突然走过来,瞪了顺治一眼。孝庄本能地握住孩子的手,苏麻喇姑赶紧冲了过来,将小顺治抱走。

“站住!”多尔衮厉声喝道。苏麻喇姑听到这么凶巴巴的声音,吓得全身发抖。还是孝庄见过大场面,她拉着多尔衮的衣袖,温柔地说:“你别吓着孩子,有什么事我们慢慢再说。”

苏麻喇姑见状,赶紧抱着小顺治跑了个没影。

多尔衮面无表情,脸上笼了一层秋霜,他坐在虎皮大椅上,很不高兴地看着孝庄。孝庄识趣,赶紧去给多尔衮斟茶。

多尔衮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点:“你这个孩子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孝庄:“小孩子嘛,摄政王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多尔衮:“现在就这么不听话,将来还了得。”

孝庄:“摄政王教训得对,赶明儿我好好教育他。”

也不知为啥,小顺治对这个哥哥特别喜欢,根本不听多尔衮和母亲的劝告。听说豪格即将带领军队回来,他喜出望外,和大臣们讨论豪格回来后应该用什么礼节欢迎,还特地咨询当年豫亲王多铎平定江南后的礼节。这让多尔衮很生气,豪格回来后居然无人问津,门庭冷落。

小顺治的失望那是不用说了,孝庄这时候心里是咋想的?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可以转化成:儿子与情人哪个更重要?

毫无疑问是儿子,准确地说,这时候的孝庄应该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自从多尔衮率领清军入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进入了北京,然后迎皇太后和皇帝在紫禁城二次登基。短短时间内,多尔衮消灭了李自成和张献忠,可以说此时他的声望已经达到了顶点。他虽然名义上是个摄政王,实际地位跟皇帝完全没两样。

这就导致了大清国只知有摄政王而不知有皇帝的情况,小顺治心里肯定很不爽。这么聪明的一个小孩,肯定知道自己是个傀儡,虽然他未必知道“傀儡”这个词语,但整天被人耍,这种感觉他还是清楚的。而多尔衮是不是心里就很爽快呢?也不是。多尔衮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当然有了,自己功劳这么大,却只是个王,从礼节上讲还得向那个懵懂的少年行跪拜礼。多尔衮虽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为什么偏偏就不是皇帝呢?

随着事业越来越稳定,多尔衮的情绪却越来越糟糕,糟糕的原因只有一个:为啥我就不是皇帝?

孝庄这么精明的女人,又经常跟多尔衮待在一起,多尔衮心情的变化她自然是第一个敏锐地感觉到。孝庄现在面临着两项重要的任务:一方面是保住儿子的地位;一方面是安抚多尔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可以看看多尔衮从刚开始当摄政王到现在的变化。最开始,济尔哈朗是第一摄政王,多尔衮是第二摄政王。结果济尔哈朗下去之后,多尔衮变成第一摄政王。接下来,多尔衮又变成了叔父摄政王,跟着是皇叔父摄政王。孝庄发现,每一次升级之前多尔衮都是烦躁不安的。所以,只要他烦躁不安,孝庄就揣摩到多尔衮的心思,在幕后推动,让多尔衮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孝庄将自己的感情编成一张网,牢牢地网住多尔衮,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孩子免受伤害,才能让大清国免受伤害。可惜,小顺治又怎么能体会到母亲的良苦用心。

一边是愤怒的顺治,一边是野心勃勃的多尔衮,孝庄夹在中间太难了。

顺治呢,年龄小,看不清形势,他意识到多尔衮侵犯了自己的权力后,心中想的就是出口气。一次在慈宁宫中,当时孝庄和多尔衮都在场,顺治见多尔衮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气不过,当即摆出皇帝的架势,要给多尔衮一个下马威。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子,但多尔衮还是感觉自己被冒犯了。

看到多尔衮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时,孝庄明白了,多尔衮很愤怒,多尔衮很想取代顺治。没办法,为了取悦多尔衮,孝庄只好和多尔衮达成共识,牺牲豪格。

豪格死后,顺治在宫中几近发狂,暴跳如雷,拿着个鞭子见到人就打。就在顺治要死要活闹个不停的时候,孝庄和多尔衮两人正在房间里秉烛夜谈。孝庄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首先肯定多尔衮对大清国所做的巨大贡献,然后感谢他这么多年来对自己母子的关照,还阐述了自己对多尔衮的一腔衷情。最后,希望多尔衮原谅顺治这孩子,这都是自己平时疏于管教。

其时,顺治已经当了五年的皇帝,从豪格之死中,他感觉到自己也处于危险之中。孝庄嘱咐苏麻喇姑好好教育顺治,苏麻喇姑来到顺治房间,屏退所有人,对顺治说,从今以后,你不要再闹了,要听话,以后不要表达自己的看法,一切都按摄政王说的做,不要和王公大臣们过于接近,如果你喜欢玩,就自己找个地方好好玩。

顺治吓坏了,一个劲儿地点头。

这时候,朝中的局势也越来越紧张了。多尔衮先是将自己的力量渗透到两黄旗中,执掌正蓝旗的豪格死后,多尔衮又将正蓝旗交给多铎。代善的正红旗也渐渐地落入多尔衮的掌控之中,镶红旗的命运也大抵如是。

整个朝中全是多尔衮的爪牙,大臣们对端坐在宝座上的顺治越来越不敬,形势虽然对多尔衮很有利,但多尔衮的心情却越来越烦。一方面是高处不胜寒,一方面又是道德与欲望的冲突。应该说,唯一能体会多尔衮痛苦的人是孝庄,他经常和孝庄聊天。

孝庄非常明白多尔衮痛苦的原因。他想夺权,然而又有心理负担和压力。以孝庄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她认为多尔衮最终还是会夺权的。这些日子里,孝庄经常找姑姑哲哲商量对策,可惜哲哲搬到北京后经常生病。孝庄只好独自面对这危局。

之前,对多尔衮的几次晋封,都是孝庄在背后以小皇帝的名义颁布的。每一次效果都非常好,多尔衮很满意,朝廷大臣们也觉得太后英明。豪格死后,在八旗和朝廷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王公大臣们分成两派,一派是拥护多尔衮,一派是拥护小皇帝。在这汹涌的暗流中,大清国的政权面临着改朝换代的危险。

孝庄太后待在深宫中,她的地位虽然非常高,但却是孤独的。朝中全是多尔衮的人,她唯一的亲信就是苏麻喇姑。苏麻喇姑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她不仅负责在太后和小皇帝之间传话,还掌握着一些秘密的渠道,可以和驻扎在北方的那些忠于小皇帝的王公大臣接头。

为此,苏麻喇姑也付出了代价。一次,孝庄命令侍卫席那布库的妻子侍奉皇后,席那布库却不愿意,孝庄只好派苏麻喇姑去请,结果被席那布库狠揍了一顿,差点把苏麻喇姑打死。可以想象当时的形势有多严重,一个内侍竟敢把皇太后最亲近的侍女差点打死。事发之后,皇太后还不敢声张,对外说苏麻喇姑是从马上掉下来的。

从这件事中,我们可以看出孝庄和顺治的处境有多危险。更可以看出,孝庄的城府与聪敏到了何种地步。

太后下嫁之谜

清朝留给我们的悬案实在太多了,孝庄有没有下嫁多尔衮就是其中之一。

关于孝庄与多尔衮的关系,有三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孝庄嫁给了多尔衮;一种认为孝庄虽然没有嫁给多尔衮,但是两人是情人关系;还有一种认为孝庄非但没有嫁给多尔衮,而且两人是清白的。

那么,历史上真实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了解,民间流传孝庄下嫁多尔衮到底是因何出现的。说来,还是皇父摄政王的“皇父”二字惹的祸。再者就是当时南明的著名诗人张煌言写的一首诗:

上寿筋为合卺尊,慈宁宫里烂盈门;

春官昨进新仪注,大礼恭逢太后婚。

诗中明明白白提到慈宁宫和太后婚,当然,诗人的话从来都是让人怀疑的。那为什么太后下嫁多尔衮这件事流传得这么广呢?

那是很多人认为孝庄嫁给多尔衮是形势所需,持有这个观点的人有八个看似无懈可击的证据。

第一,通过和多尔衮结成政治婚姻,可以保全顺治的皇位。人们认为孝庄如果不嫁给多尔衮的话,顺治帝皇位坐不稳,其实嫁不嫁他的皇位都坐不稳。当然,那些认为孝庄嫁给多尔衮的人确实抓住了一点,多尔衮不能生孩子,孝庄嫁给他的话不用担心生孩子,从而对顺治帝构成威胁。这个说法看起来是非常有道理的,但是有道理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真实发生过的。

第二,弟娶兄嫂是满洲的旧俗,确实如此,这种事情在满洲经常发生,满洲没有汉族那些伦理道德,人们也视为正常。这个证据的关键是,有这个习俗不代表所有人都按这个习俗办啊!就算孝庄愿意嫁给多尔衮,多尔衮愿不愿娶还是个问题呢!

第三,多尔衮自称皇父摄政王,什么叫皇父摄政王,许多人的理解是多尔衮以父亲的名义摄政。既然都是父亲了,那说明孝庄嫁给了多尔衮。这个证据非常荒谬,慈禧还让光绪喊她亲爸爸呢,莫非慈禧就是光绪的亲爸爸?但是当时的汉人并不这样想,听到皇父摄政王的称呼,立刻敏感地意识到,莫非那个太后嫁给了多尔衮?弟弟娶嫂子,对于当时深受三纲五常教导的汉人来说,口味确实太重了,想不好奇都难。你没娶皇帝的老妈称什么皇父啊,既然敢这么自称,那说明肯定是娶了人家老妈。

第四,就是张煌言的那首诗。其实这个论据完全可以排除,诗人的诗是绝对不可以作为历史考据的论据的,像《荷马史诗》这种毕竟是少数。张煌言是反清志士,反得很郁闷,写几首诗给清朝泼脏水,发泄发泄情绪是很正常的,我们表示理解,但绝不能拿这个当证据。

第五,据说一些学者从顺治的谕旨中发现了蛛丝马迹。顺治皇帝曾颁布了一道谕旨,谕旨中说:“睿亲王摄政之时,皇太后与朕分宫而居,每经累月方得一见,以致皇太后萦怀弥切,乳母竭尽心力,多方保护诱掖,皇太后眷恋慈衷,赖以宽慰。”许多学者从“每经累月方得一见”看出了问题,是啊,福临当上了皇帝,孝庄要见他还不容易,为什么只能“萦怀弥切”。

学者们认为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问题,母子之间不能见面,说明中间一定有什么挡着。是谁挡着呢?除了多尔衮似乎没有其他人了。既然可以肯定是多尔衮,那么多尔衮用什么方式阻止孝庄和福临见面?很多人猜测,太后之所以跟顺治见面困难,是因为太后已经不在宫里了。太后不在宫里,又会在哪里呢?在多尔衮的家里,她已经嫁给多尔衮了。这是学者们的猜测,根据这些捕风捉影的话判定孝庄下嫁给多尔衮了。

第六,跟风水墙有关。古代帝王是非常讲究风水的,都觉得能当上皇帝光靠个人努力还不够,还得有祖宗的庇佑。清朝有三处陵寝,一处在沈阳,两处在河北。大家知道,皇家的陵寝周围有一道围墙,相当于把陵寝保护起来。奇怪的是,孝庄的陵寝却在圈子之外,不在三个陵墓中的任何一个里面,孤零零地葬在外面。这是非常奇怪的,因为根据古代皇家陵寝的规矩,皇帝的妃子,不管是死在皇帝前面,还是死在皇帝后面,只要没有犯谋杀皇帝这样的大罪,都要葬在皇帝的墓旁。跟皇帝关系亲的就葬在皇帝身边,跟皇帝关系疏远的就葬在外围,但一定是在风水墙里面。

孝庄虽然跟皇太极的关系不是很亲,但也没有理由葬在风水墙之外啊!整个大清朝,就孝庄一人的坟墓是在外面的。例外总会激起人们的兴趣,人们会猜想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

野史中有这么个记载,孝庄逝世后,她的遗体本来是准备运到关外的昭陵,和皇太极合葬。就在这时,灵异事件发生了,当孝庄的棺椁运到清东陵附近的时候,突然之间变得沉重,一百二十多个人都抬不起棺椁。当天晚上,康熙皇帝做了一个梦,梦见孝庄对他说:“不要让我跟太宗合葬,棺椁停在什么地方,就是安葬我的地方。就地安葬就行了,一定要牢记我的话,不可以违逆。”

野史虽然不可靠,但也不是空穴来风。正史对此也有记载,《清史稿》中孝庄文皇后的传记中说,孝庄在临死前给康熙留下遗言:“太宗皇帝已经葬了许多年,不要为了我轻易动他的陵墓,况且我心里只惦记着你们父子,葬在孝陵附近就可以了,我不会有什么遗憾的。”

孝庄的意思说白了就是不想和皇太极合葬,跟皇太极的感情不是很深,心里只挂念着顺治和康熙父子俩。说实话,孝庄对顺治的感情不是很深,倒真的很爱孙子康熙。康熙也很听话,祖母这样安排,就照她说的做。到康熙驾崩,孝庄的棺材还没入土,一直搁在地面上。直到雍正三年(1725年),孝庄才入土,雍正把他葬在孝陵外面,取名为昭西陵。昭陵是皇太极的陵墓,不过皇太极的陵墓在沈阳,葬孝庄的地方在河北。

孝庄生前说的太宗安葬已久,不想扰动他,这只是个借口。在孝庄逝世一年前,中宫皇后哲哲逝世后,便是撬开皇太极的陵寝,葬在皇太极的身边。后来,慈禧太后死后,咸丰都葬了四十七年,还是把他的陵寝撬开,把慈禧葬在他的身边。所以说,孝庄绝对是一个特例。她为什么没有跟皇太极合葬,一直在风水墙之外呢?这是让历史学家特别感兴趣的问题。一些学者认为,孝庄之所以没有跟皇太极合葬是因为她生前又嫁给了多尔衮,孝庄身受汉文化影响,觉得嫁给了多尔衮,死后又跟皇太极合葬,心理上不适应。

至于孝庄说自己只牵挂顺治康熙父子,不在乎是不是跟皇太极合葬,这个理由也非常牵强。事实证明,孝庄对顺治的感情是非常淡薄的,当然这跟顺治让她失望也有关系。顺治帝生前非常看不惯孝庄。他哪里知道孝庄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他,要他理解孝庄那是不太可能的事。

顺治死后,孝庄一直没有去他的坟墓看,直到康熙有一次劝她,才在顺治陵前走了一遭。所以,学者们猜测,孝庄为啥没有葬在皇太极身边,一定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这个苦衷肯定是非常大的,所以连孝庄的孙子都觉得没法埋在那里,甚至连重孙雍正也觉得没法埋在那里。

第七,据说有人在皇宫内部档案中亲眼见过孝庄太后下嫁的诏书。这个人叫刘文兴,是一个学者,他在1946年发表了一篇文章——《清初皇父摄政王多尔衮起居注跋》。文中提到他的父亲是晚清内阁学士,在收拾大内档案的时候,发现了太后下嫁多尔衮的诏书。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如果真有人见到这份诏书,那么这诏书现在在哪里呢?没有人知道,除了刘文兴之外,也没有其他人说见过这份诏书。

第八,有人说《红楼梦》里曾暗示太后下嫁。《红楼梦》中焦大骂贾府除了门前的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连猫狗都没干净的,还骂有人养小叔子。有人附会说,这是借小说指桑骂槐,实际上骂的是孝庄跟多尔衮。还说元妃省亲实际是暗示孝庄嫁给了多尔衮,书中的荣国府实际上是睿王府。这个说法虽然新颖,但确实有些荒诞不经。

以上都是认为太后嫁给了多尔衮的证据。那么,我们再来说说太后没有下嫁多尔衮的观点。

要说孝庄和多尔衮的关系完全清白,这是不太可能的,大多数人认为孝庄和多尔衮是一种情人关系,并没有婚嫁这样的事实。

婚嫁绯闻首先是“皇父”这两个字引起的,论者认为皇父只是一个称号,是表彰多尔衮的功勋的,跟什么父亲不父亲的没有半点关系。真实情况可能就是这样,多尔衮取得“皇父摄政王”的称号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经历了一个过程,先是摄政王,然后是叔父摄政王,接着是皇叔父摄政王,最后才是皇父摄政王。一些学者就指出了,中国古代也有君王称大臣为父的,比如武王称姜尚为尚父,齐桓公称管仲为仲父,项羽称范增为亚父,这些称呼更多的是表示一种尊敬,不代表真就是父亲。多尔衮的情况跟这个是一样的。

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批驳风水墙的说法,论者认为孝庄入关后,四十多年的时间就是照顾顺治和康熙这父子俩,她对这父子俩,尤其是和小孙子康熙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孝庄太后提出不葬在昭陵也是有道理的,死后也要在皇城附近,看着孙子康熙把江山治理好。大家都知道,孝庄跟皇太极是没多少感情的,一方面是皇太极老婆太多,另一方面是皇太极把爱情都给了海兰珠。雍正后来匆匆埋葬了孝庄是因为当年是皇太极和孝庄结婚百年纪念日,而且雍正为孝庄陵寝取名为昭西陵,意思就是跟皇太极的陵寝遥遥相对,虽然不在一起,但也是牵挂的,所以孝庄葬不葬在风水墙内跟多尔衮没多大关系,更不代表嫁给了多尔衮。

至于有人说见到太后下嫁的诏书,反对者认为根本没必要批驳,你让他拿出那文件来就行。而且,孝庄是一个非常低调内敛的人,就算她第二次嫁人,也不会写个诏书,弄得满城风雨。我们回头看看孝庄的一生,发现她一辈子从来没有强出头过,说她改嫁确实不太可信。

大家知道,多尔衮死后,顺治对他是非常薄情的,如果他的母亲嫁给了多尔衮,在母亲在世的时候,他下手应该不至于这么痛快吧!

所以说,太后下嫁纯属子虚乌有。太后下嫁这个传言最早在浙江一带流传,不是在北京。浙江是什么地方呢?就是南明政权的所在地,也就是诗人张煌言写歪诗的地方。在顺治六年至七年,朝鲜八次派使者到中国,这些使者回国没有一次提到太后下嫁这个事。有人说是不是朝鲜使者不敢说啊。我们再看看康熙帝死了后,雍正继位。朝鲜也派使者过来了,回去后《李朝实录》上就写了:“雍正继位,惑云出于矫诏。”雍正是政治问题,孝庄是作风问题,孰轻孰重一看便知,连政治问题都敢说,如果孝庄真嫁给多尔衮,难道朝鲜使者连这个都不敢说?

话说回来,孝庄嫁不嫁多尔衮,那是他俩的事。

多尔衮之死

多尔衮的一生看起来是非常风光的,江山美人要啥有啥,然而真正走进他的生活,却发现这个人也有很多不幸的地方。生前和死后都很不幸。

多尔衮十四岁丧母,而且母亲是非正常死亡。从此生活在皇太极的阴影下,为了自保,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可以说是拿命去换取皇太极的信任。皇太极哪次重大战役少得了多尔衮,一路这么南征北战过来,一路这么出生入死过来,多尔衮终于成为一个实力派,成为皇太极的左膀右臂。但是,这么辛勤努力地工作也让他积累了许多内伤外伤。所以,豪格才说他体弱无福。

多尔衮率领大军入关后,中原大地一片混乱,流寇到处都是,南明几个政权掐得死去活来,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多尔衮政权内部更是钩心斗角得非常厉害,多尔衮作为拥有最高权力的人,可以说全国的命运都系于他一身。

在这种情况下,多尔衮不病死,可能也会累死。掌握大权之后,多尔衮跟顺治和孝庄之间又发生了摩擦,有些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在这种情况下,多尔衮将具体权力交给手下的王公大臣们,自己则一头扎进欲海,寻求放松和解脱。

可以想象,当时多尔衮的压力确实非常大。他不光沉溺在女色中,对烟草也非常依赖,基本上是个烟不离手的主。多尔衮常年让朝鲜供应烟草,常年吃肉,又纵欲过度,这些都是非常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所以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多尔衮就有眩晕的毛病。

本来政事和军务就特别繁忙,你再饮食无度起居无节,这样只会让身体更加衰弱。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尔衮眩晕的频率越来越高,以前身上遗留的战场上的伤也经常性地发作。

多尔衮最后几年,心境也非常糟糕。顺治七年(1650年),多尔衮最信任的人——弟弟多铎病逝,接着多尔衮的元妃去世。同年二月二十五日,多尔衮召集王公大臣贝勒开会,将豪格的媳妇博尔济吉特氏纳为后妃。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认为这事做得非常过分,把自己的侄子杀死,还把他的媳妇纳入后宫。多尔衮的这个做法有些反常,不像一个成熟政治家的行为。只能说他对豪格恨得咬牙切齿,这么做就是为了羞辱九泉之下的豪格。

二月二十八日,多尔衮忽然发布了一道非常奇怪的命令:各部事务有不需入奏的,由亲王满达海、博洛、尼堪等人处理。换句话说,多尔衮大胆地放权,这是非常不正常的,多尔衮这个人是非常贪权的,这时候怎么会拱手将大权交给手下呢?唯一的解释是多尔衮处境很不好,身心两方面都快扛不住了。

五月三日,根据史书记载,多尔衮的福晋去世之后,贝勒巩阿岱违反了礼节,多尔衮将他降为镇国公,罚俸一年。巩阿岱是谁呢?他是多尔衮异母兄弟的第三子,和多尔衮算是平辈,此人对多尔衮忠心耿耿。多尔衮入关后,任命他为吏部尚书。打败大顺军后,巩阿岱又被升为辅国公。多尔衮为什么对自己的亲信给予了这么大的惩罚,是不是证明了后期的多尔衮性格反复无常,情绪变化无端?这个巩阿岱在顺治九年(1652年)的时候,卷入了“大清算”的风暴中,因为和多尔衮过从甚密,最后被处死。

七月初四,多尔衮觉得北京酷热难当,下令在关外建立一座大城充作避暑之用,还向内地九省加派二百五十万两白银。想当初,清兵入关时提出废除明末三饷的口号,受到广大劳动人民的欢迎。多尔衮突然加派钱粮,这让人不理解,你这个摄政王是做什么的,现在天下还没定,你的政策就出尔反尔,还要不要大好江山?

七月初十,多尔衮身体不舒服,当着大臣的面抱怨说这个小皇帝怎么回事,我生病了他也不来看我,我真失败。结果,顺治帝听到多尔衮的抱怨,亲自来府中看望多尔衮,是不是受了孝庄的指示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顺治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

这些事情都充分说明了多尔衮在生命最后阶段,情绪非常不稳定,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很有可能是自身的身体状况引起的。此时的多尔衮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英明神武的摄政王了,他仿佛感觉到自己来日无多,整日沉溺于享受之中,声色犬马样样不少。

根据史学家谈迁的记载,多尔衮临终前曾经与兄长阿济格密谈。到底谈了什么,无人知道。只是,阿济格和多尔衮密谈之后,立刻快马加鞭带着三百骑兵往京城冲去。这事被翰林院大学士刚林知道了,他抢在阿济格到来之前赶回京城,让诸王和大臣们立即关闭九门,严加防范,阿济格三百人马到了之后,全部被拿下,除了阿济格,余人全部被处死。

就在举办多尔衮丧礼的第四天,大学士刚林奉命前往摄政王府收回两样东西:信符和赏功册。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多尔衮尸骨未寒,顺治就要动手收回。信符相当于兵符,国家遇到战争或者大的灾难时,皇帝就是用这东西调集全国兵马。这东西向来是由皇帝亲自保管,多尔衮摄政后以特殊时期特殊政策为由,把这个东西移到摄政王府。这毫无疑问是多尔衮巩固自己权力的一个大步骤。

赏功册,无疑是记录八旗将士的功勋档案,这东西本来也只能为皇帝所有。多尔衮把这个东西也拿回王府,赏功册向来是汗王和皇帝权力的象征,八旗军以征战为生,掌握了将士们的赏罚权等于是掌握了军队的最高领导权。

收回信符和赏功册可以说是一个重大的措施,是政权转移的一个象征。小顺治当时才十三岁,哪里懂得这件事的意义。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就是孝庄太后。

多尔衮独裁掌管大清国七年,现在猝然离世,按常理说很容易引起政局的动荡。大清国一时之间似乎群龙无首,顺治帝是名义上的领袖,要确保顺治帝顺利接班,又到了孝庄付出的时候。

当时,八旗军内部斗得非常厉害,八旗军经过多尔衮的改造和吸收,已经越来越乱了。这时,只有孝庄太后能出面调停,代表小皇帝周旋在各股势力之间。而且,孝庄当时的威望很高,能够得到各方的尊敬和信任。

孝庄从蒙古草原来到后金的时候,努尔哈赤还在位。她历经了天命、天聪、崇德、顺治三代四朝,长达二十五年,政坛的什么风风雨雨她没见过。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她的眼光与阅历是其他人不能比拟的。

孝庄进言多尔衮为皇父摄政王的时候,就已经对局势做好了准备,她命令苏麻喇姑联系仍然忠于皇帝的大臣和王公们,让他们密切注意摄政王多尔衮的行迹。

应该说,多尔衮刚刚去世的时候受到的待遇是非常高的。十二月二十日,顺治帝降哀诏,用一种非常惋惜非常悲哀的语气向全国人民宣布多尔衮的死讯,并表彰了多尔衮的盖世功劳,还规定了二十七天内,无论官民一律服孝,另外禁止人民在这期间内屠宰和办婚事。十二月二十五日,顺治帝再降诏书,加封多尔衮为皇帝,追尊为义皇帝,庙号成宗。

所以,下面的场面应该是预料之中的。当多尔衮的灵柩抵达京城时,顺治皇帝居然亲自主持盛大的迎灵仪式,而且脸上的哀痛之情人人都能看到,这显然麻痹了许多仍然拥护多尔衮的大臣。一边办丧事,一边让人进入摄政王府收回信符和赏功册,这么成熟的政治手腕很难想象是顺治能干出来的。

阿济格之死

根据清朝官方史书的记载,多尔衮死后第三天,阿济格派人问正白旗的大臣:“劳亲郡王什么时候可到?”劳亲郡王是谁,阿济格的第五子。吴拜等人政治嗅觉是非常灵敏的,听阿济格派人这么问,意识到阿济格这是在跟咱们打招呼,要咱们支持劳亲。吴拜等人认为,一旦支持劳亲,下一步可能就是夺取政权了。为了防范阿济格图谋不轨,吴拜等人跟上面通了声气,加强防守。

说实话,当时的阿济格也是非常焦躁的,多尔衮跟他谈了什么,我们不知道。多尔衮肯定是不想权力旁落的。阿济格和多铎的儿子多尼当时被隔离了,阿济格曾经质问正蓝旗的护军统领阿尔津和僧格:“你们为什么不让多尼来我的府上?你们这些浑蛋做得太过分了,你们居然还挑拨我跟劳亲的父子关系……”

总之,阿济格脾气很不好,搞政治的如果脾气不好那是要吃亏的。大家认为,阿济格过早地暴露了内心的想法,什么想法呢?企图占有正蓝旗和两白旗。

阿济格显然不是搞政变的料,要是这块料的话,也不至于轮到今天才发威,早把弟弟多尔衮推上皇位了。

阿济格想收买的两个人,吴拜和阿尔津都倒向了皇上;皇上年纪还小,他们主要是跟郑亲王济尔哈朗和满达海几个亲王接触。阿济格图谋政变的计划几乎等于是公开了,阿济格打仗还行,搞阴谋这种事真让人摇头。

济尔哈朗就说了:“如果阿济格拿到两白旗,国家肯定要乱。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好好对付这个害群之马。”

但阿济格接下来的表现很愚蠢,他非但没有意识到情况对自己不利,反而公开地对济尔哈朗说:“我老弟多尔衮很后悔当初收养多铎的儿子多尔博,所以后来他收养了我的儿子劳亲入正白旗。”这意思无非是说,多尔衮很看好我的儿子,你们应该捧他的场。

阿济格还向亲王博洛说:“你和济尔哈朗、满达海这三人是没法理政的,当务之急是赶快议立摄政王。”这些话实在是太明显了,阿济格的政治水平比他弟弟多尔衮差得太远。

阿济格犯的错误远远不止这些,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莽夫企图染指政治的悲剧。阿济格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假如你是莽夫,千万不要选择政治。

在护送多尔衮灵车返京后,阿济格身上佩着大刀。济尔哈朗注意到这点,当即对手下说:“英王护送灵车都带佩刀,像这样来迎丧,简直太无礼。我们一定要小心提防,英王举动莫测,不能不防。”

此外,英王的儿子劳亲带着四百多人守护灵车,仿佛有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结果,这些事情整得大臣们人心惶惶,大家纷纷揭发阿济格图谋不轨。大家召开会议,讨论阿济格的问题,结果一致认定阿济格确实有问题,犯了大罪,应当被监禁起来。第二年新年后,再次召集大臣们讨论阿济格的问题。会议结束后,阿济格的十三个牛录被皇帝没收了,另外七个牛录被当成小费赏给检举有功的多尼。阿济格府中的一些汉人奴仆允许离开主人,做自由民,并将阿济格的财产充公。

阿济格的儿子劳亲被革去王爵,降为贝子。阿济格的前锋统领席特库,明知多尔衮逝世,没有在第一时间向诸王报告,反而佩戴着刀、带领兵马,准备跟着主子一起谋反,被斩首处决。同时被处死的人还有毛墨尔根、穆哈达、马席等人,被处罚和牵连的人也很多。

经过这一案,阿济格一派从此一蹶不振。作为多尔衮一派最大的刺头,多尔衮死后,小皇帝一派是容不下阿济格的。即使阿济格行止端正,被打压也是必然的。从阿济格的表现看,他并不是真的要谋朝篡位,只是想发动诸王大臣,支持自己当摄政王。

顺治八年(1651年)九月三十日,监禁中的阿济格发飙,对看守者说:“听说我的两个儿子给人家做奴隶,家里的女人也被发配给别人做奴仆……你们这么干的话,我要拆掉牢房,起来造反……”

中午时分,果然有人在拆牢房,狱卒立即向上面报告,诸位大臣开会之后,作出决定,处死阿济格。顺治皇帝赐死阿济格及劳亲,阿济格案至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