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孝庄与多尔衮的往事

上一章

第九章 一辈子都在死磕的母子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八章 顺治亲政

说实话,听到多尔衮的死讯,孝庄是根本没有时间为多尔衮哀悼的,当前最要紧的是如何应对这种剧变,如何让帝国稳固。帝国的未来是非常不清晰的,朝中大臣多是多尔衮的亲信,王公大臣们很多是变色龙,你不知道他们会倒向哪边。此时,孝庄最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帮助自己的人,这个人必须对大清忠心耿耿,而且是个谋略高手。应该找谁帮忙呢?

清算多尔衮

阿济格的案子揭开了清算多尔衮的序幕。

接下来就是大清洗了,我们很难想象这样成熟的政治手笔是出自十三岁的顺治手中。对于孝庄这个女人,我们实在应该刮目相看。

说实话,听到多尔衮的死讯,孝庄是根本没有时间为多尔衮哀悼的,当前最要紧的是如何应对这种剧变,如何让帝国稳固。帝国的未来是非常不清晰的,朝中大臣多是多尔衮的亲信,王公大臣们很多是变色龙,你不知道他们会倒向哪边。

此时,孝庄最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帮助自己的人,这个人必须对大清忠心耿耿,而且是个谋略高手。应该找谁帮忙呢?孝庄想到了德高望重的范文程。皇太极在世的时候,经常召范文程进宫议事,所以孝庄也经常看到范文程,对于这个大清国的栋梁之臣,孝庄以师礼相待。

多尔衮逝世后,政局不明朗,孝庄不方便用太后的身份召见朝廷重臣。每到这时候,总少不了一个人的身影——苏麻喇姑。

苏麻喇姑见到范文程后,警惕的范文程就低声说:“小心隔墙有耳。”两人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范文程才感慨地说:“太后的处境老朽了然于胸,你不必赘言,时间紧迫。我只想知道,太后是否一切以大清江山为重,没有其他的想法?”

苏麻喇姑忙不迭地点头。

范文程终于郑重地说道:“虽然摄政王对我们大清有很大的功勋,然而已位极人臣,形式上跟皇帝没什么区别,这是对朝廷的蔑视啊!即使摄政王自己没有想法,但是一帮宵小在他耳边蛊惑,导致悖逆的态势越来越明显,摄政王不忠之举越来越多。也是上苍保佑我大清,居然让摄政王猝死关外。不过,形势仍然不容乐观,两白旗和正蓝旗的王公大臣仗着武力,气焰嚣张;现在武英郡王准备浑水摸鱼,形势那是非常危险的。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出现一个有手段有魄力的人,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危险势力斩草除根。除此之外,我觉得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苏麻喇姑的记忆力是非常好的,范文程的话她牢记在心,一字不漏地复述给孝庄太后听。

孝庄听完后,一言不发,良久才说道:“霹雳手段我可以做得到,也必须去做;菩萨心肠,纵然我心怀此念,也未必能做得圆满。”

顺治八年(1651年)二月十五日,有人控告多尔衮谋反,尽管这时多尔衮已经死了。控告者是谁呢?苏克萨哈,正白旗的议政大臣,以前是多尔衮的亲信。他控告多尔衮什么呢?

苏克萨哈说多尔衮死在行猎之地,侍女吴尔库尼要殉葬。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有时候不是这样的,有时候是人之将死其言也恶,这侍女本来活得好好的,现在要跟多尔衮陪葬,是人都不爽。你让我陪葬,我就告你谋反,我们现在没法知道吴尔库尼的心思。

吴尔库尼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如果没有她告多尔衮谋反的事,估计这女人就不会在史书中出现。在电视剧《孝庄秘史》中,吴尔库尼之所以揭发多尔衮是因为多尔衮拆散了她和自己心爱的人。真实情况怎样,我们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多尔衮非常喜欢这个侍女,虽然这个侍女身份低微,但多尔衮指定让她殉葬。

吴尔库尼为什么揭发多尔衮,一直是个谜。她这个揭发对自己是没有好处的,揭发完了之后还是被迫自杀殉葬了。当然,也有人认为她是被灭口的,不是自杀。具体怎样,我们现在已经搞不清楚了。

多尔衮死后,吴尔库尼找来罗什、博尔辉、苏拜、詹岱、穆济伦五个人,告诉他们:“在摄政王王府里有八补黄袍、大东珠、素珠、黑狐褂,王爷没有让其他人知道,你们可以把这些东西偷偷放进王爷的棺木中。”

如果说吴尔库尼是为了求生的话,她这个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但事实上她也自杀殉葬了。将黄袍这些东西作为陪葬品,简直就是谋反的证据。当然了,这事情很有可能是栽赃,压根就不关吴尔库尼什么事。

这事发生后,告发多尔衮的人越来越多,俨然变成了一股潮流。墙倒众人推一定是没错的,墙没倒去推是有风险的。

不久,有人告发多尔衮在永平府一带圈地,准备把两白旗的人马搬到那儿。顺治帝接到举报后,自然是让大臣们认真调查。接着,又有人举报说何洛会曾经依附多尔衮,辱骂豪格的儿子,顺治说好好调查。

调查的过程应该说是非常有效率的,结果是告发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多尔衮私制黄袍、率两旗驻扎永平、阴谋叛逆,这些罪行都是确凿的。判决很快就下来了,多尔衮的家产和人口被没收,养子多尔博和养女东莪被送给亲王多尼。何洛会被抄家,凌迟处死。苏拜没有举报多尔衮棺材内的违禁品,本来也应该处死,但顺治帝格外开恩,免死。

如果认为对多尔衮的清算到此结束,那我们就太小看了孝庄。

二月二十一日,济尔哈朗、满达海、博洛和尼堪四位亲王联合大臣们联名上奏,要追论睿亲王多尔衮的罪状。所谓追论就是以前讨论的还不全面,现在必须综合更多材料,更加详细地讨论这个人的罪状。多尔衮的罪状那是相当多,我们不妨列举一些主要的。

一、以皇上之继位尽为己功;

二、擅权独断,作威作福,任意罢免选拔人才,一切公文自己裁断,僭称圣旨;

三、不让济尔哈朗摄政,擅自让自己的弟弟多铎当上辅政王;

四、整死肃亲王豪格,逼纳其妃;

五、以朝廷自居,令诸王、贝勒、贝子公侯等每天都到自己的府上议事;

六、排场跟皇帝一样,浪费国家资源;

七、擅入皇宫内院;

八、诳称太宗皇太极之即位“原系夺立”;

九、逼取皇上侍臣归到自己的旗下;

十、私制帝服,藏匿御用珠宝;

十一、欲带两旗移至永平;

……

顺治拿到罪状一看,心想,这些大臣真是好样的,看到这张罪状,大家都觉得多尔衮人神共愤。如果宽恕的话,实在是天理难容。但多尔衮已经死了,家产也被没收了,还能怎么处罚他呢?

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首先是剥夺多尔衮的爵位和名誉,顺治帝下诏:“谨告天地、太庙、社稷,将伊(多尔衮)母子并妻所得封典,悉行追夺。”从多尔衮死后被追尊为成宗皇帝,到剥夺一切仅仅两个月的时间。

当然,这还没有结束,西洋传教士卫匡国记载,顺治帝对多尔衮跟自己母亲的暧昧事非常痛恨,加上一直看不惯多尔衮,顺治帝下令鞭尸。将多尔衮的尸体从坟墓里挖出来,用棍子打,用鞭子抽,最后枭首示众。鞭尸这种行为如果没有刻骨的恨是做不出来的,但究竟是顺治想鞭尸,还是孝庄想鞭尸,抑或是两人都想鞭尸,这个就说不清楚了。

在清算多尔衮的同时,顺治也在积极为长兄豪格平反。二月,顺治帝封豪格的儿子富寿为和硕显亲王,将豪格的功劳重新记录在赏功册上,并且归还豪格的财产。

令人吃惊的是,清算多尔衮的过程中,大学士刚林也受到了惩处。根据谈迁的说法,多尔衮死前和阿济格密谋,正是刚林识破了阴谋,连夜赶到京城,才将政变扼杀在摇篮里。在多尔衮死后,刚林的功劳是非常大的。他不仅告密,提前扑灭了一场政变,还帮助皇上从多尔衮的府中收回信符和赏功册。即便功劳如此大,由于刚林多年追随多尔衮,济尔哈朗认为这个人不可信,始终是一个祸患,所以选择了杀人灭口。刚林被处死后,家产被没收,妻子被贬为奴。

还有一个大学士叫祁充格,因为以前跟着多尔衮,擅自修改《太祖实录》,参与多尔衮的谋反,最后也被判了死刑。汉人大臣范文程、宁完我、王文奎等人也被人告发,曾经和多尔衮狼狈为奸,但是顺治皇帝并没有给他们治罪,其中原因我们也不得而知。当然,跟顺治帝深受汉文化影响有关系,跟幕后人物孝庄的态度也有关系。

四月,又惩处了大臣巴哈纳,罪名是谄媚睿王,将户部金银送到多尔衮家中。巴哈纳也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历任户部尚书和刑部尚书,是个位高权重的人。巴哈纳被革职,家产被没收了三分之二。

冷僧机也被惩处了,冷僧机以前是满洲正黄旗人,跟着三贝勒莽古尔泰。皇太极打掉莽古尔泰时,冷僧机非常识趣,自首保命,此后就跟着皇太极。多尔衮掌权后,冷僧机又跟着多尔衮,而且还得到多尔衮的宠信。冷僧机的罪名是为多尔衮说话,污蔑两黄旗大臣,到处强调当年立顺治的是多尔衮。冷僧机为了讨好多尔衮,还把珍贵的白狼裘献给多尔衮,没想过这么好的东西应该献给皇上。大家商议之后,决定把冷僧机处死。不过顺治帝却饶他一死,批道:“姑从宽免死为民。”

八月,吏部尚书谭泰被人告发,罗列罪状十多条,其中最严重的一条是,谭泰曾经在多尔衮府上表示“我死亦在此门,我生亦在此门”。议政王大臣商量之后,认为谭泰和子孙都应该问斩。顺治网开一面:谭泰就地正法,籍没家产,子孙免死。

冷僧机逃过第一劫,却没有逃过第二劫,也许是做错了什么事。顺治九年(1652年)三月,顺治皇帝突然颁布了一道谕旨:“拜音图、巩阿岱、锡翰、席那布库、冷僧机这五个人曾经依附多尔衮,朕心知肚明,之所以从轻发落是希望他们幡然悔悟,没想到这些人死不悔改,还敢藐视朕,扰乱国政,朕实在是不能再原谅他们了。”

议政王大臣们又开始搜罗这些人的罪状,这些大臣们当然是希望从严发落,而顺治一定是从宽发落,以此彰显君王仁慈,皇恩浩荡。

顺治说,拜音图这个人庸弱无能,到了晚年,更是昏聩,看在他年老体迈的份儿上,就免他一死,关在牢里。巩阿岱、锡翰、席那布库、冷僧机这些人呢,死不悔改的东西,全部就地正法,没收家产。

本来这五人的家人也应该一并处死的,但皇恩总是浩荡的,不必要的死伤是皇帝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你们都不必死,老老实实做老百姓吧!

经过一年多的清洗,多尔衮的党羽总算剔除得差不多了。如果说这次清算有什么特色的话,就是只在高层内进行,没有扩大到下层官员,更没有扩大到平民百姓。这个做法是非常明智的,没有引起国家的动荡。

多尔衮一生戎马,为大清国立下了汗马功劳,遭到这种对待估计是他始料未及的。直到一百多年后,出现了一个喜欢下江南,喜欢到处享乐的乾隆,才给他平了反。乾隆是个享乐主义者,心里没那么多怨恨,觉得这人对我们大清有功,不该是这么个待遇,应该给他平反。看来,有时候做好事只需要平常心。

当然,我们也不能说孝庄和顺治这么做就做坏了。当时,国家不稳,皇帝又很小,满朝都是多尔衮的爪牙。小皇帝要树立威信,加强皇权,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再说,多尔衮本来就是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顺治不拿他开刀拿谁开刀,何况他还是个死人,毫无还手之力。

浪花淘尽英雄——评多尔衮

政治这东西不是非常残酷,而是绝对残酷。在政治角逐中,几乎就没有第二名的立足之地。

多尔衮摄政七年,权力无边,他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没有篡位。如果他篡位当了皇帝,后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而且他当时的情况确实具备篡位的资本。

在中国历史中,权臣一般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从春秋时期晋国的赵盾到明末张居正、清末袁世凯这些人。像曹操这种,虽然自己没篡位,但儿子篡位的就不会有什么风险。权臣、丞相、摄政王这些职务在中国历史中都是风险非常高的职业。

明朝万历年间的张居正是一代权相,辅佐明神宗十年。张居正掌权期间,利用手中权力,整顿朝纲,惩治腐败,加强军事力量,清查税收,创造了一段时间的盛世。万历头十年边境安定,国库充实,出现了少有的太平盛世的景象。张居正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不光是靠左右逢源的做人技巧,应该说主要还是依靠霹雳手段,你要改革,必然会触动一群人的利益,要想改革成功,没有铁腕是不行的。

不用怀疑,张居正的改革得罪了许多人,甚至连皇帝都得罪了。当小皇帝长大成人后,自然渴望摆脱这个严师的影响。张居正死了以后,反对者们开始给他罗列罪名,明神宗突然觉得自己被张居正骗了很多年,于是向死去的张居正举起了屠刀。张居正的罪名何其多,其中就有一条是谋反,当然,明神宗并不真的相信张居正谋反。只是剥夺了他的一切称号,将他的家产充公,子弟发配到边远地区,亲信大臣一一革职。

多尔衮和张居正的地位很像,但实际情况却不尽相同。张居正是为了国家大局着想实行改革,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这些人反击他更多的是为了自身利益。多尔衮的情况不太相同,多尔衮掌权之后,打压异己,虽然为国家立了大功,但对于对手多尔衮下手也非常重。多尔衮死后,对手们更多的是为了报复而清算他。

政敌们对多尔衮更多的是恨,这些仇恨都集中在多尔衮的头上,并没有涉及具体的政策。多尔衮和张居正都对本朝做出了巨大贡献,张居正被打倒是跟他的改革密切相关,而多尔衮被打倒更多的是因为权力斗争。

乾隆皇帝为多尔衮平反时说,多尔衮虽然独断擅权,但是没有谋逆的意思,如果谋逆的话,当时多尔衮手中掌握兵权,想自立为帝并不是什么难事。这里要说明的是,多尔衮没有谋逆,不代表他不想当皇帝。

多尔衮对于清朝的贡献是非常大的,但是在政治上,远远赶不上皇太极。我们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考察。

经济和民生方面,多尔衮做得远远不如皇太极,他大肆圈地,处决逃人(指逃跑的人)非常残酷。入关后,多尔衮对于反抗的汉人实行了恐怖的屠杀政策,如果是皇太极,这种事情是不会出现的,或者至少出现得非常少。多尔衮自始至终没有统一中原,跟他的政策不无关系。多尔衮在文化上也毫无建树,他真正的功劳就是为清朝打下江山。

如果把皇太极比作一个一流的政治家,多尔衮最多只能算是二流。多尔衮应该算是一个优秀的军事家。

叛逆的顺治

顺治从六岁当皇帝,到十三岁亲政,中间有七年的时间。这七年他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变成一个熟悉权力斗争的少年,开始对自己身处其中的这个环境有所了解。他没有成熟,但是他开始觉醒。

顺治继承了皇太极和孝庄的基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可惜他没有机会接受皇太极那样的教育,很小的时候就被置身于风口浪尖之上,来不及按照生命本来的轨迹成长。特殊的环境加上天生的敏感,导致他性情特别暴躁,喜怒无常。

这也不能怪他,换作别人,结果可能也差不多。如果你头脑迟钝一点还好,偏偏顺治很聪明很敏感,所以就很痛苦。

他的内心强烈地缺乏安全感,这导致了他的情感,无论是好的情感还是不良的情感都特别强烈。他无法理解自己的母亲,也看不惯自己的母亲;他很讨厌多尔衮,却又惧怕他的权威。他很愤怒,他很生气,但是他没有办法。终于等到多尔衮死掉,一切似乎可以重新开始。

狠狠地报复了多尔衮一通之后,顺治发现自己并不幸福,他还是那样喜怒无常,还是动辄生气。他发现环境依然很复杂,自己依然掌控不了很多东西,连自己的幸福和自由都无法掌控,他很压抑,情绪特别敏感,经常和母亲闹别扭、发脾气。

他发现自己是那么反感那个别人称之为太后的母亲。

在顺治短暂的一生中,充满了矛盾和痛苦,用时髦的话来说,他没法和谐。本来母子之间应该很和睦才对啊,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不是提出过什么恋母情结吗?母亲和儿子本来不应该有那么多矛盾的,顺治帝为啥这么恨自己的母亲,估计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这中间可能有个过程:恋母——恨父——恨母。

母子关系不好,君臣关系也好不到哪里去,夫妻关系也一样。最后没办法,只好一头扎进佛教中,可惜就连出家都失败了,在内外交困身心俱疲的情况下,二十四岁的顺治患上天花,一命呜呼。

顺治帝有“痴情天子”的称号,那是基于他对董鄂妃的迷恋,其实董鄂妃还是他从他弟弟那儿抢过来的。为此,他弟弟受不了,自杀了。要说顺治纯情,真不太可能,根据洋人汤若望的描写,顺治是个非常好色的皇帝。当然,这并不影响他对董鄂妃的痴情,好色跟痴情有时候并不矛盾。像他老爹皇太极,老婆一大堆,还是对海兰珠情有独钟。

顺治八年(1651年)正月十二日,十三岁的顺治在太和殿举行了隆重的亲政大典,名义上是顺治掌权,但是背后仍然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孝庄。二月初十,顺治率领文武大臣给孝庄上尊号——昭圣慈寿皇太后。

皇太后随即也有所表示,亲自给顺治下了一篇《诰谕》,这份《诰谕》可以看作是教导小皇帝如何当皇帝的,我们不妨摘录下来,确实挺有道理,是封建社会里做好皇帝的指导性文件,凝聚了孝庄历经政治波涛后的大智慧。

为天子者,处于至尊,诚为不易。上承祖宗功德,益廓鸿图;下能兢兢业业,经国理民,斯可为天下主。

民者,国之本,治民必简任贤才,治国必亲忠远佞,用人必出于灼见真知,莅政必加以详审刚断,赏罚必得其平,服用必合乎则。毋作奢靡,务图远大,勤学好问,惩忿戒嬉。倘专事佚豫,则大业由兹替矣!凡几务至前,必综理勿倦。诚守此言,岂惟福泽及于万世,亦大孝之本也。

这番话说得非常漂亮,体现了孝庄的一片苦心。如果顺治帝能够将其谨记于心,即使赶不上儿子康熙,估计也是个不错的皇帝。可惜顺治非常叛逆,表面上谨遵母后教诲,背地却按着自己那套行事。

根据史书记载,顺治亲政的第五天,他妈给他找来了一个皇后。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孝庄亲哥哥吴克善的女儿,论理亲上加亲,在没有近亲不能结婚的意识的古代,绝对是美事一桩啊!就连顺治也认为这女孩子不但容貌可以称得上佳丽,而且心灵手巧称得上贤惠。但是当大臣们请求在二月内举行婚礼的时候,顺治帝却说这事得从长计议,暂且还不行,容我慢慢考虑。

顺治的表现让孝庄十分不解,儿子这是咋的,怎么变成这样了?

孝庄不理解的是,孩子长大了不由娘,以前你说啥是啥,现在你指东,他偏要往西。因为顺治帝正在长大,他的独立人格正在形成。

顺治从一出生就是皇太极的儿子,老爸死后,母亲为他打理一切。母亲跟多尔衮斗智斗勇,他是看在眼里的,他的江山是母亲给他的,现在母亲又给他安排了一个老婆,什么都是母后做主,母后英明,母后伟大。那么,顺治的自我呢?他的尊严呢?他的独立人格呢?

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多尔衮死后,顺治仍然还只是一个傀儡。不,他已经受够了做傀儡的日子。他要亲手构建自己的幸福,所以他不能接受母亲为自己安排的老婆。这可能就是青春期的叛逆,顺治发育得稍早一些,十三岁也不算太早熟,加上是古代,加上是在宫廷中,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他的行为和心理。

这一沉寂就是八个月,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八个月后敲锣打鼓的,顺治拉长着脸娶了这个皇后。可以想象,母子之间发生过多少次争吵。婚礼的第二天就册封了吴克善的女儿为皇后,婚礼确实非常隆重,场面极其热闹。我们可以想象顺治的心情有多烦。

顺治与皇后博尔济吉特氏相处了两年的时间,就遇上了婚姻之痒,受不了啦,要闹离婚。

顺治十年(1653年)八月下旬,顺治帝降旨命礼部讨论废后的事情。这道圣旨下来,群臣一片哗然,大学士冯铨、陈名夏、刘正宗等人联名上奏:“臣等不胜惶恐,窃以为皇后母仪天下,此事关系重大,希望皇上三思而行。”

顺治看了奏章,气不打一处来,下了一道圣旨批评这些大臣:我也知道皇后母仪天下,关系重大,所以才要废后啊!不能让无能之人当皇后啊!你们好好反思吧,怎么替朕办事的?

还没等大臣们反思,第二天顺治就把皇后降为静妃。不久,顺治帝又增补了一条废后的理由:这桩婚姻是多尔衮在世的时候定下的,没有经过选择,从册立皇后开始,朕就觉得很不满意。

在中国古代的宫廷里,废后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顺治帝废后的理由实在不充足。皇后并没有什么重大失德的地方。

孝庄虽然知道自己这孩子脾气很怪,万万没有料到他会来这一招。孝庄是个聪明的女人,而且做事非常稳重,她知道孩子的举动非常奇怪,所以更加不能采取强硬手段,威胁孩子。事实上,当年顺治不愿结婚的时候,孝庄就让苏麻喇姑去做孩子的思想工作。那时候,顺治已经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了,他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他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自己现在太嫩,不是母后的对手。

两年后,顺治觉得自己已经很厉害了,可以跟孝庄对着干了。顺治指责当年多尔衮和孝庄为自己指定亲事,在当时看来是毫无道理的,在现代当然体现了追求自由恋爱的精神。由于顺治不是一个艺术家,更不是思想家,所以没有理由这么离经叛道。别说你是皇帝,就是平常百姓,也得遵守父母之言啊!顺治的圣旨如此指责自己的母亲,显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也许顺治帝也知道自己闹得非常过分,为了让自己的要求看起来更合理,他又找了一个借口:我跟皇后相处三年(实际才两年)了,三年的时间居然从未和皇后做过夫妻之间应该做的事情,这样下去怎么了得,一旦后继无人,岂不是对不起江山社稷,我顺治可不想做这个罪人,大家说怎么办吧?

顺治这番话可不光是对母亲和大臣们说的,还是对普天下老百姓说的,多聪明的一个人,知道争取广大人民的支持,把握住舆论的力量。那么小的年纪就追求自由的婚姻,有事没事还想着入佛教,感受宗教的温暖。顺治帝,真的是一个非常前卫的年轻人。

我们平常人思想前卫、行为叛逆都让老一辈的看不惯,更别说一国之君了。一些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汉臣们,以礼部尚书胡世安为首,经常在皇帝耳边唠叨,兹事体大,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再谨慎。

礼部员外郎孔允樾仗着自己是孔子的后代,逮住皇帝,大声质询:“皇上啊,你说这么大个事儿,你怎么可以轻易决断呢!老臣看到圣谕里说皇后是无能之人,当时没把老臣晕死。皇后在位三年,没看做啥错事啊!皇上怎么可以用无能来形容皇后呢,难道皇上不知道这很伤人啊!”

顺治沉默不语,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孔允樾一看不妙,便想替顺治打圆场:“我也知道皇后让皇上不是很满意,那皇上也可以模仿旧体制,设立东西二宫,分而治之吧!一国两后不也挺好的吗?”

顺治还是不说话,孔允樾吓坏了,哎呀,我的妈,今天是不是玩大了,会不会掉脑袋。想到这里孔允樾额头上汗水如注,壮着胆子说:“老臣既然是圣人后代,又担任礼官,碰到这种事情正是职责所在,如果我怕斧头的话,只怕也对不起皇上,对不起老祖宗了。皇上如果不高兴,就把我砍了吧!”

顺治帝冷冷说道:“我不会砍你的,你给我回家好好凉快去。”

“皇上圣明。”说完,孔允樾就匆匆走了。

有意思的是,顺治故意让整个朝廷讨论废后一事,朝廷里所有中级以上官员都要对这事发表看法。我们不禁要问,顺治帝到底在想什么?他究竟是想废后,还是另有目的?

废后一事有点吸人眼球的感觉,其实,顺治帝确实有这个意思。当然,他不光是要吸引眼球,还要通过这一事件测试自己手中的权力到底有多硬,达到收权的目的。换句话说,顺治帝把废后一事当成整风运动来玩。

废后一事针对的真正对象是孝庄,一切都是做给孝庄看的,你让不让我独立,不让我独立我跟你没完。什么叫独立,独立就是乾纲独断。大臣们为难了,一边是皇帝,一边是太后,怎么办呢?

当然是太后更重要,太后是实力派,所以大臣们纷纷联名上疏请求皇上收回成命。顺治心想,你们不买我的账,那好啊,不按照我说的做就要办人了。

朝廷顿时吵得沸沸扬扬,礼部尚书胡世安和员外郎孔允樾提出个折中方案,皇后已经立了,轻易废掉是很不好的。不妨保留皇后,仍正位中宫,另外再设立东西两宫。这样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应该说这个意见是非常不错的,可是对于青春叛逆期的顺治来说,这是无法容忍的。年轻人都是比较冲动极端的,顺治回道:“我也知道废后容易引起非议,但我实在受不了皇后了,你们的意见不好,再好好想想。”

顺治的意思很明显,不废后我决不善罢甘休,根本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顺治的态度是非常强硬的,甚至都不接见苏麻喇姑,他不想做出任何让步。

孝庄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应该能够看出儿子废后的真正动机,直到此时,孝庄才明白让儿子亲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清国从此他一个人说了算,自己的影响力正在逐步削弱。

如果说孝庄要阻止顺治的话,是绝对有能力做到的,不光是因为孝庄有这个权力,而且也因为顺治这个做法不合圣人之道。再加上废后势必影响大清和蒙古的关系,为了国家大局着想也不应该废后。蒙古一直都是大清的盟友,因小失大那是得不偿失的事。孝庄只要站出来,就可以把这件事叫停。

可她没有这样做,她选择了妥协。也许她太了解这个儿子,也许她有更深一层的考虑。

想当年,多尔衮入关的时候,顺治还只是一个黄毛小子,在多尔衮面前毫无安全感,皇位随时可能被人取代。多尔衮死后,儿子终于亲政。这几年,他一直努力学习,勤于国政,已经有了人君的气象。他迫切地想要建立自己的权威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因为废后这件事情挫了他的锐气,那对他的打击是非常大的,更要紧的是会降低皇帝的威信。这跟垂帘听政就没什么分别了,以后皇上还怎么治理国家,发号施令?

为了成全顺治的威权,孝庄再一次做出牺牲,孝庄主动出面,说服了以议政王济尔哈朗为首的王公大臣们,同意顺治帝废后。

孝庄这么做,等于是向天下人宣布:大清国皇帝顺治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任何人不得强迫他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大清国的权力掌握在他一人手中。

顺治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是母子之间的感情就日渐淡薄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母子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彼此之间的伤害越来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