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个性的皇帝

上一章

不走父亲的路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祖孙情

有一种传说,康熙之所以在临终前传位给雍正是为了雍正将来把皇位传给弘历。这种说法并非出自野史趣闻,而是来自乾隆自己的说法。裕陵前有一块《神功圣德碑》,那上面记载了乾隆一生的功绩,其中就讲到了这件事,说乾隆十二岁的时候,跟康熙在牡丹台宴饮,康熙说这个孙子的福气超过自己,决定将来把皇位传给这个孙子。

这个说法造成了一个什么结果呢?雍正只是一个过渡,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怪不得历史学家在书写康乾盛世的时候,也直接忽略雍正。这个说法到底有几分真实性,我们无从考证,但康熙和乾隆的祖孙之情确实为后人称道。

要知道,康熙光儿子就一大堆,孙子就更不用说了,很多孙子康熙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乾隆是如何在这些人中脱颖而出的呢?

虽然这祖孙俩关系不错,但他们真正见面的时间很晚。在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也就是康熙生命中的最后一年,康熙与乾隆第一次见面,地点在圆明园,也就是雍正住的地方。当时乾隆是十二岁,第一次见到自己至高无上的祖父。

康熙与乾隆的见面充满了巧合因素。若不是那年圆明园的牡丹花开得特别鲜艳,若不是雍正有心提出请父亲来赏牡丹,这事或许就不会发生。

晚年的康熙为储位的事情伤透了脑筋,在储位之事上,只有雍正表现得那么淡然,如今雍正提出赏花,正好可以让老皇帝解解闷。

这一天是三月十二日,康熙驾临牡丹台,一边赏着牡丹花,一边喝着美酒,吹着春风,烦恼不知不觉就消逝了。

就在这时,雍正提出让皇帝见见自己两个儿子,雍正说:“这俩孩子长到现在,还没见过祖父的圣颜呢!”

康熙顿时露出慈祥的笑容,说道:“好啊,朕也想见见两个皇孙,听说他们的书读得相当好,你把他们叫过来看看吧!”

一般历史学家认为,雍正让康熙见弘历,其实是一种策略。这也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康熙若很欣赏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登位确实有帮助,这可能是历史学家有此猜测的原因。

康熙的孙子接近一百个,弘历能够见到康熙,的确是一种幸运。历史上有名的康乾盛世因为这一见而有了联系,有了纽带。

见到两个孩子时,康熙顿时放下手中的酒杯。这位阅尽沧桑的老皇帝的眼光立刻锁定在弘历的身上,弟弟弘昼没有给康熙留下什么印象。康熙的目光落在弘历身上,弘历身材颀长,容貌也很清秀,乌黑的眼睛充满了灵气。在行礼的时候,弘历显得大方得体,没有小孩子常有的紧张,弟弟弘昼则显得紧张局促。

康熙阅人无数,一眼就认定弘历这孩子与众不同。康熙慈爱地让弘历到自己跟前,亲切地跟弘历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读书上,弘历回答得得体大方,康熙听了,圣心大悦。

康熙认定弘历是自己孙子中最出色的,皇帝的喜爱是巨大的政治资本。回到畅春园后,康熙心里还是放不下弘历,又让人去询问雍正关于弘历的种种琐事,雍正心里极为高兴,这意味着他的政治投资收到了极大的效果。论起心术之高明,雍正似乎还在康熙之上。

没过几天,康熙又让雍正把弘历的八字送过去。古人比较相信生辰八字,认为人一生的吉凶祸福都藏在生辰八字里,康熙此举似乎是想看看弘历八字中有没有“大福”,所谓大福恐怕就是当皇帝。这对雍正一家来说,是非常好的迹象。

几天后,康熙再次驾临圆明园,这一次是康熙主动来的。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把弘历带到宫中,由自己亲自抚养。

经过大师们的研究,弘历的八字终于出来了,看到这个结果,康熙非常惊喜,弘历的福气真的可以超过自己。“乾隆八字”至今还藏在故宫博物院中,上面有相士的批语。乾隆的八字是:辛卯丁酉庚午丙子。批语是:此命富贵天然,这是不用说。占得性情异常,聪明秀气出众,为人仁孝,学必文武精微。幼岁总见浮灾,并不妨碍。运脚十六岁为之得运,该当身健,诸事遂心,志向更佳。命中看得妻星最贤最能,子息极多,寿元高厚。柱中四正成格祯祥。

乾隆的八字出奇地好,这可能是康熙打算把他带到宫中恩养的原因。在此之前,享受过这种待遇的只有太子的长子。

康熙厚待弘历,最大的受惠者是雍正。康熙即使再喜欢弘历,也不可能像朱元璋那样直接越过儿子传位给孙子。雍正把弘历介绍给康熙确实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当然在此之前,雍正并不知道康熙会青睐弘历,但这是他试探老皇帝的一个机会,如果老皇帝把自己列入候选人的行列,肯定会关心自己的儿子。事实应该出乎雍正的意料,他没想到康熙会如此喜欢弘历这孩子,陡然之间,雍正的政治资本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四月,康熙出塞外巡视,带上了弘历。祖孙二人形影不离,在这接近五个月的时间里,他天天跟祖父待在一起。时值夏季,避暑山庄的风景非常不错。在山庄南部,有一个湖,湖边有一个宫殿,康熙亲自为这个宫殿题名“万壑松风”。康熙在这里处理政务,弘历就陪着他,练习书法。

一天,弘历正在鉴始斋里读书,忽然听到祖父喊他,弘历跑到门口一看,只见祖父正站在湖中的一艘龙舟上。弘历急忙跑过来,康熙看了,生怕他跌倒,大声喊道:“慢点儿,慢点儿。”当弘历跑到湖边时,康熙的龙舟也抵达湖边,弘历跳上船,康熙把他揽入怀中,说道:“慢点,有点闪失那还了得。”康熙的爱孙之情真挚可感,多年后弘历还牢记在心,六十年后弘历在诗中还提到此事。

承德避暑山庄分布着大量的湖泊,夏天的时候,一眼望去,莲花蔽天。某天,康熙和弘历在这里赏莲花。来到湖边的“观莲所”时,康熙指着窗外的莲花问:“读过周敦颐的《爱莲说》吗?”弘历一听,立刻背出《爱莲说》。不仅背出来,弘历还讲解其中的意思。康熙听了,很是欣慰,连连称赞。

康熙对弘历的考验不仅有文化方面,还有骑射。八月初,康熙带着弘历到木兰围场狩猎。秋风飒爽,弘历豪情万丈,跟着康熙围住了一头大熊。康熙用火枪击中一头大熊,大熊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康熙为了给这孩子一个荣誉,特命弘历前去射死那头熊。弘历犹豫着,迟迟没有上前。康熙一看,觉得不对,平常挺欣赏这孩子的,怎么这会儿他这么胆小。康熙大声说:“弘历,犹豫什么,还不快点上去!”

弘历只好带着几个侍卫策马过去,当弘历靠近大熊的时候,大熊突然翻身跳起,扑向弘历。所有人都惊呆了,情急之下,康熙朝大熊连开几枪,终于打死了大熊。这件事让康熙非常后怕,同时又觉得弘历逃过这一劫,命很大,他对大家说:“弘历这孩子的命大,如果他听我的话,早点过去,熊起来后马受惊,就要出大事了。这孩子命真大啊!”

当时,弘历的母亲钮祜禄氏正好在避暑山庄的狮子园里,康熙突发奇想,指名要看看钮祜禄氏。这对一个皇帝来说,简直是破天荒的举动,康熙连自己的孙子都没认全,居然产生了看看孙子母亲的想法,说明他在内心深处确实非常重视弘历。他看弘历生母的真正原因是为了看她的面相。

康熙来到狮子园,终于看到了钮祜禄氏,康熙自己懂一些相术,身边也有一些相士,看到钮祜禄氏的面相后,康熙啧啧叹道:“果然是有福之人啊!”日后,钮祜禄氏果然成为地位尊崇的太后。

受到皇帝公公的召见,是钮祜禄氏一生中的大事。在此之前,她一直是被人忽视的,钮祜禄氏长相虽然谈不上沉鱼落雁,但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母亲,始终有一副健康的体魄和平民本色。

康熙屡次说乾隆有福气,我们可以认为这是封建迷信,但也可以寻找一些遗传学上的解释。爱新觉罗家族有优良的基因,这从努尔哈赤以来的历代皇帝身上可以看出来。努尔哈赤、皇太极、康熙等人都有极高的智商、强大的自制力和无穷的能量。乾隆继承了这些来自父系的基因,乾隆的母亲又给了他什么呢?首先是健康强健的身体,其次是稳重淡定的性格。皇宫中的女人由于缺乏身体锻炼,体质并不好,但钮祜禄氏是一个例外。乾隆当皇帝后,钮祜禄氏跟着他游山玩水,爬山下乡,高兴得就像一个孩子。一个八十五岁的老人能有这样的体魄和心态确实是非常罕见的。

在身体素质上,乾隆明显超过父亲雍正,这跟母亲的优良基因是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