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帝王心术

上一章

盘根错节的朋党

下一章

更多图书

流产的叛乱

这事还得从庄亲王允禄说起。允禄是雍正的十六弟,在雍正的兄弟中,他的地位仅次于允祥。可以说,允禄是雍正朝的既得利益者。

乾隆上台之后,为了缓和宗室关系,善待在雍正朝受到迫害的王公。这事乾隆办得不错,但是以允禄为首的既得利益群体不高兴了,这也可以理解,因为他们在新朝不如旧朝受宠,反而不断地失势。客观来说,乾隆对允禄还是不错的,命他总理事务,领取双倍俸禄。

可惜,失势就是失势,对于一个贪恋权力和既得利益的人来说,小恩小惠是不管用的。

允禄既然对新朝不满,想结党保住自己的利益,那么他就必须结交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康熙的嫡长孙、胤礽的嫡长子弘晳。如果按照嫡长子继承制,大清江山就应该交给弘晳。康熙最开始也确实是打算遵循嫡长子继承制的,只可惜后来与太子胤礽的矛盾激化,致使皇位旁落到雍正这一支。在雍正当皇帝时,弘晳不敢有怨言,这个人毕竟是自己的叔叔,而且心狠手辣。到了乾隆当皇帝时,弘晳开始有想法了。我们知道,宋太祖死后兄终弟及,赵光义即位后曾表示将来把皇位还给赵匡胤的儿子,虽然他后来没还。弘晳当时也想到了那段历史,他觉得清朝的皇位原本属于我家,我爸没当上皇帝是因为跟爷爷关系不好,你雍正当完了皇帝,也该把皇位还过来了。

弘晳和允禄是这个集团的灵魂,除此之外还有允禄的儿子弘普和宁和,允祥的儿子弘昌和弘晈也参与其中。说实话,乾隆对这些人都有恩,弘普在乾隆元年受封为贝子,宁和得了个“额外世袭公爵”。为何叫额外世袭公爵呢?本来允禄一家只有一个人能世袭爵位,现在乾隆给了宁和一个机会,允许他的后代世袭,等于是给了允禄一家两个世袭爵位。

雍正跟允祥的关系非常好,允祥死后配享太庙,雍正还打破祖制,命允祥怡亲王的王爵世袭罔替,这是极大的恩宠,俗称铁帽子王。在整个清朝历史中,只有十二位铁帽子王,其中有八位是开国功臣。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何谓“世袭罔替”吧!

在了解这个制度之前,我们先粗略地了解一下清朝的封爵制度。皇族爵位是封爵制度的一个重要部分,皇族爵位共有十二等,依次为:和硕亲王、多罗郡王、多罗贝勒、固山贝子、奉恩镇国公、奉恩辅国公、不入八分镇国公、不入八分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和奉恩将军。

清朝封爵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功封,一种是恩封。功封是臣民在战争和治国中立有大功受封,恩封是皇帝加恩所封。承袭爵位的方式也有两种,一般情况下是降等承袭,也就是说子孙承袭爵位每一代就要下降一个等级,降到辅国将军就不再降了。第二种承袭方式就是我们说的世袭罔替,就是说爵位传承之时等级不变,子孙后代永远可以保持这个爵位。这样的人又称为铁帽子王,整个清朝只有十二个铁帽子王,我们来看看这十二个铁帽子王。

第一个是和硕礼亲王代善,第二个是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第三个是和硕睿亲王多尔衮,第四个是和硕豫亲王多铎,第五个是和硕肃亲王豪格,第六个是和硕庄亲王硕塞(皇太极第五子),第七个是多罗克勤郡王岳托(代善长子),第八个是多罗顺承郡王勒克德浑(代善的孙子)。前面这八个既是皇亲贵胄,又是开国功臣,都是清初很有分量的人物。后面四个铁帽子王,第一个就是允祥,第二个是和硕恭亲王奕(道光第六子),第三个是和硕醇亲王奕譞(道光第七子),第四个是和硕庆亲王奕劻(乾隆帝十七子永璘六子绵性长子)。

允祥的两个儿子参与弘晳、允禄集团确实让人感到意外,此外参与谋反集团的还有恒亲王允祺的长子弘昇。弘昇在康熙末年被封为世子,后来被雍正削去爵位,乾隆即位以后封他为郡王,掌管火器营事务,应该说对他也是有恩的。然而,这些人却不约而同地加入了反对派,无疑让乾隆对“仁政”二字感到困惑。

乾隆执政三年后就察觉到了这个“地下党”,不过当时证据不足,所以没有采取行动。乾隆四年(1739年)冬,终于有人告发弘晳和庄亲王允禄“结党营私,往来诡秘”,乾隆立刻让宗人府审理此案。

宗人府审理之后,奏请将这些人革去王爵,永远圈禁;特别强调弘晳不知畏惧,抗拒认罪。乾隆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允禄不过是庸碌之辈,言下之意是他干不了大事,有贼胆无贼力,所以从宽处置,免去他的双俸和职位,保留王爵。而弘昇不过是吃饱了没事要生事的家伙,永远监禁,保留爵位;弘昌是秉性愚蠢,弘普是行为不检,弘晈是没有识见,停止给这些人发薪水。

在这些人中,对弘晳的处罚最为严厉,革去了他的亲王爵位,但没有囚禁他,允许他仍然住在王府里。

乾隆对这个案子的处理是非常低调温和的,没有像他父亲那样大开杀戒。但是到了十二月,案情突然变得严重,弘晳的亲信富宁突然跑到王府告发弘晳犯有弥天大罪。乾隆大惊,让平郡王福彭审理此案。福彭背景很厚,是岳托的五世孙,也是乾隆的同窗好友,由此可见乾隆对此案的重视。福彭还有一个身份——曹雪芹的表兄弟,是以很多人推测《红楼梦》影射的是宫廷斗争。

福彭很快就查出弘晳的巫师安泰,安泰的口供让福彭震惊。根据安泰的供词,他曾在弘晳的府中作法,在作法过程中安泰浑身抖颤,自称是祖师降灵到自己身体上,随后弘晳问了他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可以构成大逆不道的罪名。弘晳问他:“天下会太平多长时间?准噶尔什么时候到京城来?皇上寿考如何?我将来还有‘升迁’的机会吗?”

这些问题暴露了弘晳的野心,最让人费解的是他为何问准噶尔何时到京。我们知道,准噶尔是清廷的死对头,弘晳问准噶尔何时入京,难免让人怀疑他和准噶尔勾结,企图改天换日。弘晳不仅觊觎神器,而且付诸实践,福彭查出,弘晳仿照宫廷内务府体制,设立了掌仪司、会计司,私下里意淫当皇帝的感觉。

乾隆指责弘晳昏暴鄙陋居心大逆,让福彭和九卿议罪,最后大家一致奏请革去弘晳宗室,立即正法。乾隆免他死罪,囚禁在景山东果园。在处理谋逆案时,乾隆拿捏得很有分寸,充分显示了一个成熟帝王的高明心术。乾隆时代跟雍正时代最大的不同是政治斗争没有那么激烈,没有那么势如水火,如果再像雍正那么做,就不是强人,而是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