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弹压“暴民”不手软

上一章

取缔大乘教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米价上涨引发的心灵创伤

乾隆经常以爱民皇帝自居,但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词语是“乾纲独断”,似乎乾纲独断和爱民没有冲突。皇帝说乾纲独断在我们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但其实在明朝之前,皇帝说这样的话,大家会觉得非常奇怪,而且肯定是不喜欢的。

在中国的汉唐盛世里,乾纲独断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在那时人们的心中,这往往是“暴君”会说的话。譬如,唐太宗就说过这样的话:“天下如此之大,百姓如此之多,国家事务千头万绪,如何正确处理、正确判断,需要宰相筹划,百官一起商量,然后才能执行。国家大事,岂可天子一人决断!”

唐太宗说的是实话,天子就算是政治天才、管理高手,也不可能是个全才,对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所以需要和大家商量。但这样势必“分权”,所以朱元璋统一天下后,废除丞相,将国家大权握于一人之手。从此以后,乾纲独断成为一种潮流,历经雍正的改革,到乾隆时代,专制制度走向巅峰。

在乾纲独断的社会里,没有人能限制皇帝的权力,这自然可以提高皇帝政策的执行效率,但也让臣下和百姓失去了权利和自由。统治者想怎样就怎样,百姓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时间一长,国家走向腐败,就是以暴易暴的循环了。

乾隆十三年(1748年)四月,江苏发生饥荒导致苏州米价高抬,许多老百姓买不起粮食,生存受到威胁。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当年江苏多地阴雨绵绵,下了几个月,导致很多地方积水,影响了粮食的收成。后来四五月份,苏州、松江、常州、太仓、徐州、通州等地居然下起了冰雹,这在南方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事情。这冰雹还持续了很多天,进一步减少了粮食的收成。这样一来,米价疯涨,人心惶惶。百姓急切地希望政府能干预米价,让大家都能买得起粮食。

官府对此反应非常冷淡,这是他们的一种习惯,几千年来都是这样。有一个叫顾尧年的人对官府的行政不作为非常愤慨,他写下了“无钱买米穷民难过”八个大字贴在自己的身上,然后跑到巡抚衙门大声哭诉,要求官府救济百姓,平抑米价。他这一哭引来了许多饥民,大家跟着他一起哭。巡抚衙门前顿时人山人海,哭声一片。

巡抚的名字叫安宁,从名字似乎可以看出这人是维稳派。安宁认为自己是达官贵人,出面跟乱民交涉是降低身份,便将这事交给知县郑时庆处理。对于这种事情,官府的处理方式很简单,不用动脑筋就知道把带头的抓起来。逮捕顾尧年之后,动乱并没有平息,饥民们纷纷冲进县衙,让县令释放顾尧年等人。郑时庆可不买账,激起了众人的愤怒,场面开始失控,乱民们开始打砸县衙,郑时庆吓得赶紧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就在事态不可控之时,署理苏州知府姜顺蛟赶了过来。姜顺蛟还算是一个冷静沉着的人,他让大家先安静下来,自己去请示巡抚,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愤怒的百姓跟着姜顺蛟来到巡抚衙门,由于人太多了,场面再度失控,人群将巡抚衙门的栏杆挤倒,在外面大喊大叫,喊声震天。巡抚安宁认为老百姓已经谋反,派兵进行弹压,捉拿了三十九个带头的人。

在这乱哄哄的节骨眼上,顾尧年的朋友陆高、吴宝等人趁机冲进县衙救出了顾尧年。可惜没过几天,他们又被官府抓获。

安宁将这事上奏乾隆,大肆渲染暴民如何可恶。收到奏报之后,乾隆一度很激动,准备在苏州驻防八旗官兵,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不宜将事情闹大。所以,乾隆让巡抚安宁好好教训闹事的元凶,给苏州百姓一个警示。如何警示呢?乾隆说,把他们当众杖毙,自可以杀一儆百。

顾尧年等人被抓住后,百姓并没有忘记他们的领头人,大家想起了两江总督尹继善,在苏州百姓心中,他是一个好官。大家指望尹继善能够救出顾尧年等人,所以纷纷转发匿名传单,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吉甫如来天有眼,禄山不去地无皮。”收到这样的传单后,安宁气得吹胡子瞪眼,他知道后面一句骂的就是自己,因为唐朝安史之乱的安禄山跟自己一样姓安,但吉甫是谁安宁就搞不懂了。他把这个上奏给乾隆,乾隆一肚子墨水,一看就知道吉甫是两江总督尹继善。周宣王时戎狄逼近镐京,尹吉甫带兵勤王,打败了敌人,维护了周朝的安定,受到了百姓的一致称颂。尹继善和尹吉甫同有一个尹字,加上尹继善担任两江总督期间官声不错,乾隆判断这个人一定是尹继善。

要不要派尹继善去处理暴乱事件,乾隆着实伤透了脑筋,因为他看尹继善不顺眼。尹继善这个人到哪里都受到称颂,不管是百姓,还是当地的豪绅,都对他交口称赞。这本来是好事,但乾隆觉得像这种左右逢源的人正是父亲所警惕的巧宦。再说了,尹继善这么做,大家都称颂他,谁还知道皇恩其实比这更浩荡呢?

最后,乾隆还是让尹继善去苏州了。有人说这么做是为了维稳,估计真实原因是故意让苏州百姓改变对尹继善的看法,让他们痛恨尹继善。显然,在尹继善临行前,乾隆已经给他交底了。乾隆警告他:如果你沽名钓誉,损害国家利益博取刁民称颂,那就等着掉脑袋吧!

尹继善来的时候,百姓以为救星到了;讽刺的是,在打死顾尧年、陆高等人的那天,尹继善和安宁共同临场监视。相信这事对苏州百姓的精神打击是残酷的,众目睽睽之下,这三十九人被活活打死,谁也无法救他们。在专制的天空下,皇帝的意志甚至大于天。

这一次,受伤的不只是尹继善,苏州的百姓都受伤了。他们发现,仁政也好,清官也好,都是靠不住的。

乾隆一向以爱民自居,但他爱的民是顺民,无条件地顺。百姓应该明白了,乾隆的爱民不是真爱,把爱改成统治二字更恰当。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事把乾隆说成是一个暴君,归根结底他是一个封建统治者,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从维护统治出发。譬如乾隆在位期间,五次普免天下钱粮,相当于免掉全国一亿五千万两白银;他还三次免掉漕粮一千万石,这些做法在中国古代是极为少见的,但这不代表乾隆爱民,只能说明他深谙统治之术。与此相反,对于那些胆敢叛逆的刁民他也毫不手软,不是斩立决,就是凌迟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