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缔大乘教

上一章

清水教大劫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福建老官斋教徒暴动

罗教可以追溯到明朝嘉靖时,当时山东即墨县有一个叫罗清的人,此人创立了罗教,被教徒们尊称为罗祖。罗清是一个颇有思想、颇有头脑的人,他吸收了佛教的“万物皆空”理论,认为“真空”是宇宙的本源,又糅合了道教和宋明理学的理论,认为万般都是无极化。所以,罗教又被称为“无极教”和“太极教”。

福建老官斋教是罗教的一个支派,在官府眼里,这个教派就是大乘教。乾隆十三年(1748年)三月,福州将军新柱上奏,说老官斋教是罗教的化名,也就是大乘教(这位将军显然没搞清大乘教跟罗教的区别,不过他看到了一个本质性的问题,就是两者都是邪教)。根据新柱的说法,老官斋教是由浙江处州府庆元县姚姓远祖普善传来的;普善留下了《三世因由》一书,书中说初世姓罗,二世姓殷,三世姓姚。他们都是天上的弥勒佛的化身,号为无极佛祖。男女老幼都可以加入这个宗教,不过必须吃斋,凡是教徒,都必须用普字作为教名。

乾隆初期,庆元县姚氏后人姚正益每年都会来福建传教一次,刚开始的时候教徒不多,后来人数越来越多,教徒们都把姚正益奉若神明。

这些教徒们自号老官斋教徒,经常聚在一起吃斋,地方官当时没在意。后来,他们的声势越来越大。乾隆十二年十一月,斋明堂首领陈光耀搭建长篷,聚集大量乡民,大家一起点烛念经,引起了地方官的不安。事情告发后,官府派人把首领抓住。

这事发生后,各堂的堂主都惶惶不安,担心牵连到自己。于是,一些首领居然商议劫狱。其中,有一个叫宋锦标的教徒,他的妻子严氏是一个女巫,自称能通神。她竟然扬言受到祖师的感召,弥勒佛降灵到自己身体上,准备治理乱世。这样一来,很多教徒深受鼓舞,他们搜集各种兵器,还模仿政府军设置了元帅、总兵、副将、游击、守备、千总等军衔,每人头上裹一块破布,正式拉开暴乱序幕。

几千名教徒就这样浩浩荡荡地直奔宁府城,最先告诉官府老官斋教徒叛乱消息的是一个叫张国贤的布贩子。当时,张国贤经过县城附近,被教徒扣押。幸亏张国贤机灵,中途逃出,匆匆赶往府城,向知府徐士俊禀报。徐士俊觉得张国贤是大惊小怪,太平盛世怎么可能有暴乱,一定是张国贤弄错了,那些教徒不过是私下里聚会什么的。后来收到官兵报告,徐士俊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立即派遣官兵镇压。

这些教徒毕竟只是一些乌合之众,官兵一来,轻易就把他们打散。许多教徒往山里窜,结果官兵进山捉拿了三百多人。

事情报告到乾隆这里,他不但没有赞扬徐士俊弹压有功,还将他撤职,理由是:邪教建立斋堂,发展到图谋不轨,作为知府平时不注意防范,导致酿成事端,理应承担责任。

对这次暴动,乾隆非常关心,当他得知为首的魏现逃脱后,指示地方官一定要将人缉拿归案,乾隆说这个犯人情节特别严重。对于其他教徒,乾隆也主张从严处理,多杀几个人,让奸徒们知道畏惧,有助于维护稳定。

后来,官兵在深山老林中将魏现抓捕。在处理此案过程中,乾隆一反往日的宽大,定了六等罪:首犯凌迟处死,助谋斩立决,宣传邪教蛊惑愚民的处以绞刑,被胁迫的犯人充军,知情不报的流放,不知情的教徒暂缓处理。

结果,一人被凌迟处死,四十九人斩首,九人被绞死,一人绞候(有待进一步审理),发配充军的八十八人,杖责有九十九人,罪犯家属入奴发配的有十九人,还有几十人或自杀,或瘐死狱中。

这个案子的处理是非常残酷的,从中可以看出乾隆的统治思想,仁政只是表面文章,治国根本还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次暴动虽然规模小时间短,但是给乾隆的冲击很大,他觉得这些乱民真是不知好歹,实行仁政他们反而得寸进尺。随后,乾隆决定清查邪教,将老官斋教全部扫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