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教大劫

上一章

第六章 还原十全武功真相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王伦起义

王伦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震撼一代雄主乾隆,让他产生害怕的感觉?

王伦也是山东人,家住寿张县党家庄。二十三年前,王伦认识了清水教的一个堂主张既成,跟随他加入清水教。在清水教中,王伦是一个本领高强的人,拳脚功夫了得,据说还会气功,经常在家乡附近的几个县行医传教,跟刘省过装神弄鬼故作高深藏在家里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王伦的教徒很快发展到几千人。

名誉教主刘省过被抓住后,王伦知道自己的好日子也不长了,与其等人拿刀来砍,不如自己先拿起刀去砍别人,还能占个先下手为强的便宜。

王伦虽然属于清水教一个分支的首领,但事实上他的权力最大,加上他看病不收钱只收徒,所以三教九流的人士都愿意跟他混。而王伦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收的,王伦应该很早就开始想造反,一路上他胸有成竹,注意挑选那些精干强壮的人。这说明王伦多少还是有见识的,知道造反群体贵精不贵多。

王伦被大家称为“收元之主”,以区别清水教的刘姓教主。

王伦之所以选在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春起事,固然跟刘省过被抓有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山东发生了饥荒。官府不但不赈灾,反而额外征收钱粮,许多农民无以为生;清水教此时就像一个巨大的海绵,而这些民众正如唐太宗所谓的“能覆舟”的水。

看到饥民纷纷投奔自己,王伦以为大势所趋,是时候造反了。七月,他召集清水教的骨干人员,决定在八月二十八日起事。

造反是中国历史中风险最大的一个举动,当然如果成功,收益也是最大的。若非拥有非凡能耐的人是不敢轻易造反的。所有造反的人都需要一个旗号,换句话说,都要一套蛊惑人心的宣传。王伦的舆论也非常蛊惑人:“在八月以后,有四十九天大劫,跟随我的人可以免遭劫难。”王伦还预言在大劫之时,将会有大风雨。

八月二十八日五更,清水教部众如期起事。寿张县内的教徒在半夜打开城门,迎接其中一个头领梵伟进城,他们随即围住衙门,杀了知县沈齐义,占领城池。第二天,教徒们迎接王伦进城。这几天果然如王伦预言的那样风雨大作,于是,相信王伦的人越来越多。王伦随后又攻下堂邑县和阳谷县,部众发展到几千人,还缴获了数百辆车。由于寿张、堂邑、阳谷三县城池低矮残破,王伦决定攻下临清作为暂时的大本营。

九月五日,起义军占领距离临清四十里的柳家庄。七日,山东巡抚徐绩带兵五百,围攻柳家庄。说是围攻,其实非常荒唐,官兵们胆子非常小,老远看到义军,就稀里糊涂乱放枪,结果起义军到他们跟前时,他们的枪炮已经用完了。徐绩等人反而被围住,最后一个叫惟一的满人总兵带兵救了徐绩。

徐绩捡回一条命,当即躲在临清城里。在攻打临清的过程中,王伦不知用了什么计策,让官兵们的枪炮失效。守城官兵认为王伦用了邪术,把鸡血狗血往下面洒。官兵们昏庸至此,战斗力可以想象。

后来,德州、青州和直隶相继派兵增援,才解了临清之围。

乾隆是九月五日收到奏折,才得知王伦叛乱的消息。乾隆传谕徐绩:“这种奸民,实在罪大恶极,这个案子特别严重,要按叛逆案来处理,跟平常百姓游行示威有所不同。一旦抓获,为首的立刻凌迟,同党斩首。要多办一些人,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大家知道怕处。抓到王伦后,将他全家斩首。”

临清有两个城,旧城城墙坍塌,但是面积很大,人口稠密。新城主要是做军事用的,城墙坚固,但里面人相对较少。看到新城久攻不下,王伦带着部众在旧城宿营;为了抵御官兵,王伦将车子堵在街头巷尾。这时候,王伦的部队已经发展到上万人。可以想象,这个人还是有一定的领导能力的。

没过多久,兖州总兵惟一、德州驻防城守尉格图肯率军来到临清旧城外和王伦交战,没想到官兵不堪一击,没坚持多久就败退东昌。王伦借着这个机会阻断漕运,趁机劫夺漕粮。义军控制运河之后,官兵就不敢再南下。

乾隆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就在这朝野震动的关键时刻,给事中李漱芳站了出来,上了一道见解深刻的奏折。他说奸民之所以滋事,主要是由年成歉收和地方官隐瞒灾情引起的,这些“奸民”主要还是一些填不饱肚子的饥民。李漱芳还说,山东的很多饥民往京畿之地流徙时,路过卢沟桥,官兵因为怕皇上知道灾情,居然派兵拦截,不准他们北上。

在奏折中,李漱芳也承认,其中确实有一些奸民,譬如王伦这样的,但大多数都是平常老百姓。李漱芳是希望官兵在镇压时把握好一个度,不仅要镇压,也要安抚饥民,改良吏治。

李漱芳的建议应该说是很好的,但是敏感的乾隆认为李漱芳是在为刁民说话,纯属沽名钓誉。乾隆甚至否认山东遭灾,乾隆的理由很简单,如果山东受灾,地方官早告诉我了,既然没告诉我,就说明没什么灾情。话虽如此,乾隆还是派大学士舒赫德去山东实地查访。

舒赫德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到山东指挥剿匪。舒赫德来到德州后,了解到惟一和尉格图肯临阵脱逃之事,上奏给乾隆。乾隆指示,立即将这两人在军前斩首。舒赫德还密奏徐绩被围时惊慌失措的样子,乾隆说徐绩的事以后再处理。

舒赫德毕竟精干,他率领三路大军围攻义军。义军在城外阻击,终因寡不敌众退回城里,随即展开了巷战。巷战非常惨烈血腥,义军势单力孤,终究不是官兵的对手。有两千多义军在巷战中战死。官兵们后来得知王伦在一栋楼上,将楼团团围住。见此情景,王伦的副帅王经隆劝王伦投降,王伦说:“我宁愿烧死在楼上,也不投降。”

最后,王伦点火,烧死在楼上,有人看到他头发和胡子烧焦了,仍然站在楼上,目光淡定。这人确实不是等闲之辈,如果不是生活在专制时代,应该能成就一番大事。

正如王伦所预言,有一场大劫,但这个大劫不是什么天变,而是官府带来的血光之灾,大量的人被屠杀,无数的人流离失所。

事情平息之后,乾隆觉得是时候处理“不知顺逆大义”的李漱芳了。舒赫德在山东实地查访后,证实了李漱芳所说,山东地区确实歉收,地方官一味隐瞒灾情。乾隆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让舒赫德再查。舒赫德洞悉圣意,再次查访后上奏说:“山东地区并无灾情,也没有加征税赋一说,这次民变完全是因为王伦等邪教徒图谋不轨。”

接下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处理李漱芳了。乾隆批评李漱芳沽名钓誉,为乱民造反提供借口,简直是蛇蝎心肠。接着乾隆自比明君,说自己从来不愿以言论治人罪,只不过李漱芳见识平庸、心术不正,降为礼部主事。四年后,礼部员外郎空缺,吏部尚书永贵建议李漱芳补缺。乾隆又骂永贵沽名,罢免了永贵吏部尚书的职位。

李漱芳从底层动乱中认识到盛世帝国潜藏的衰败因素,及时提醒乾隆关注民生,进行吏治改良,应该说是极有远见的,也是为帝国的长治久安着想,但他意识不到这点,只关注表面的“立场”和眼前的利益。

无论如何,清朝的衰落正是从乾隆开始,而苦果将由乾隆的子孙们来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