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压林爽文起义

上一章

反击廓尔喀

下一章

更多图书

出兵安南

明朝的时候,统治安南的是后黎王朝,明朝中后期开始腐朽时,后黎王朝也越来越腐败。乾隆三十年(1765年)以后,阮文岳、阮文惠和阮文吕三兄弟在西山崛起,这三兄弟本是地方上的豪强,但他们抓住机会,趁着后黎王朝腐败,国内政局混乱之际,推翻后黎王朝,统一安南。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这三兄弟借口清君侧除掉权臣郑氏,攻入后黎王朝都城黎城。安南国王和大臣们纷纷逃亡,许多人跑到广西避难,请求中国政府出手援助。

本来这是别人的家事,但安南自古是中国的附属国,历来安南新君即位,都需要清政府批准,给他们一个文件,证明新政府是合法的。安南这次权力更迭,事先没有给乾隆打招呼,最为失策。

乾隆对大臣们说:“安南臣服本朝,最为恭顺,现在被强臣篡夺,安南君臣向我们呼救,如果我们置之不理,就没法让那些臣服于我们的小国信服了。所以,我们应当纠集强势兵力,声讨阮氏逆贼。”

当时,朝中重臣阿桂表示反对,阿桂的意思是这是安南的家事,如果我们因此劳师动众就太不值得了。其实,阿桂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安南不管是谁执政,都会向中国朝贡的。如果他们不肯臣服,再打也不迟。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六月,乾隆让两广总督孙士毅召集军队调拨粮饷,准备大举进攻安南,驱逐阮氏政权。十月底,孙士毅带领万人军队,取道镇南关,进入安南境内。二十多天后,云南提督乌大经率军进入安南境内。

刚开始的时候,清军获得了一系列的胜利,这还得感谢清军庞大的宣传攻势。进入安南境内后,清军大量散发“讨阮扶黎”的传单,当地的兵民纷纷配合,支持清军。十一月十三日,清军渡过寿昌江,大败阮文惠的军队;四天后,渡过市球江;六天后,渡过富良江。面对清军的强大攻势,阮文惠只好放弃黎城,向南逃去。十一月二十日,孙士毅率军进入黎城。孙士毅遵照乾隆旨意,册封黎维祁为国王。

乾隆对战事的结果很满意,封孙士毅为一等公,赏戴红宝石帽顶,将领许世亨封为一等子爵。在这种情况下,阮文惠向清廷求和,请求清廷给自己一个臣服朝贡的机会,但遭到拒绝。此时,清廷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然而,危机已经悄悄探出头,很快就蔓延了开来。

战术上的胜利并不能补救战略上的失败。远征安南,最大的一个弊病就是补给困难,后勤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就很难继续讨伐阮文惠。当时清军的补给全靠内地供应,安南那边并不能提供多少粮草。攻占黎城后,清军的粮草很快就陷入了困境,沿途运粮的差夫虽然有四五万人,但补给线长达两千里,中途还有安南叛军的骚扰,清政府已经疲于应付了。

清军虽然占领了不少土地,却随时有可能失去这些地方。

黎维祁这个人也非常不争气,复位以后,他不是卧薪尝胆重新振作,反而仗着清廷撑腰,对政敌进行疯狂地报复,不惜代价铲除异己,从而让自己的人气跌到谷底。后黎王朝统治腐败,早已失去人心,安南正经历类似中国历史中的周期循环,一个新生的朝代取代腐败的王朝。乾隆出兵,打破了安南历史新陈代谢的过程,也给自己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为一个昏君出兵值不值得呢?乾隆不止一次问自己这个问题。

孙士毅待在黎城的日子里,由于粮草短缺,一再向安南人民施压催粮,结果引起了安南人民的反感,他们搞不懂这些人是来拯救自己还是欺负自己。安南人民不交,孙士毅就纵容手下抢掠。孙士毅这些措施无疑给自己抹上了非正义的色彩,结果让阮文惠捞到政治资本,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支持阮文惠。

阮文惠在彬山称帝,招兵买马,准备大反攻。在反攻之前,狡猾的阮文惠假意向孙士毅投降。孙士毅未必相信,但他坚信阮文惠已是强弩之末,败亡只是迟早的事。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正月初二,就在清军欢度新春佳节之时,安南国王黎维祁也抱着幼子到清军大营来庆贺,黎维祁还带来了一个消息,说阮文惠会报复,随时准备反扑。说完,黎维祁请求孙士毅把自己父子送到中国境内。

孙士毅非常鄙视黎维祁,但还是很客气地把他送回中国境内。随后,孙士毅部署好防御计划。第二天,总兵张朝龙带领三千精兵和阮文惠激战,由于兵力悬殊,虽然清军战斗顽强,但张朝龙还是被打得找不着北。随后,大将许世亨前来支援张朝龙,双方再次激战,整个战斗只能用“惨烈”二字来形容,双方的伤亡都非常惨重。不久,驻扎在富良江南岸的总兵尚维昇和参将王宣也赶过来支援。

孙士毅坐守大营,四面都是请求他支援的呼声,而孙士毅手下不过一千五百人,应付不过来,居然带着几百人渡河逃走。逃走还不算,孙士毅担心阮文惠的追兵过来,居然把浮桥砍断。结果,许多激战中的清兵突围出来,来到浮桥边,发现浮桥断了,悲愤异常,只好再杀回黎城,导致伤亡惨重。这一仗,清朝阵亡和失踪的士兵达到五千人,提督许世亨,总兵张朝龙、李化龙,参将杨兴龙、王宣等人全部战死。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误,孙士毅说自己曾再三劝阻官兵们撤退,结果他们不听。乾隆远在北京,不知道真实情况,听信了孙士毅的辩解,只是将他调离两广总督的职位,剥夺之前对他的赏赐,让福康安接替他。

阮文惠重创清军,又击毙清廷的大将,自知捅了个大娄子,再加上刚建立新政权,人心不服。他也考虑如何取得清廷的谅解,于是几次派人去清廷请求臣服朝贡,让乾隆给他一个证件,成为安南名正言顺的新君。

此时,乾隆非常尴尬,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早就扶持阮氏政权不就没事了。经过慎重的考虑,乾隆决定接受阮文惠的请求,毕竟黎氏政权已经是扶不起的阿斗。从一开始,出兵安南就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失误。

乾隆虽然同意接受阮文惠的臣服,但示意福康安对阮文惠严厉一点,好让他真心悔罪。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正月二十二日,阮文惠派使者到谅山,又担心清廷不准,便派使者先去镇南关试探。乾隆认为阮文惠很没有诚意,如果真心投诚,必须先将清军俘虏送还,并且将杀害清廷大员的人绑起来,送到福康安那里。

阮文惠立即照办,乾隆才松口,示意福康安和他接触。五月,阮文惠派侄子阮光显进京觐见,并表示一旦国内稳定,一定亲自过来朝觐。乾隆不满,认为阮文惠不亲自来朝觐,不够礼貌,所献贡物不便接受,乾隆要求阮文惠在明年八月进京朝觐,也就是乾隆八十大寿的时候。六月,福康安再次呈递阮文惠的两道表文,乾隆看他的话说得非常恭敬,这才决定封阮文惠为安南国王。

安南国王虽然后来也定期朝贡,但对乾隆这次武功只能打零分,因为这是一场可有可无的战争。乾隆没必要干涉安南内政,阮文惠一再请求向清廷称臣,乾隆为了逞能,悍然发动了这场劳民伤财破坏两国人民友谊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