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乾隆反贪“风暴”

上一章

惊天大案——甘肃冒赈案

下一章

更多图书

宦海惊魂——大贪官李侍尧逍遥法外之谜

李侍尧案发,和珅审理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清廷发生了一起怪诞的贪污案。这个案子怪就怪在高官李侍尧被人揭发后,经过审理,犯罪证据确凿。刑部三次议定死刑,最终李侍尧却逍遥法外,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官越做越大。更奇的是,那些揭发李侍尧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有的被处死,有的被流放。这个案子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玄机呢?

如果说乾隆纵容贪腐、惩贪不严,那不是事实。晚清洋务派学者薛福成评价乾隆是个英明的皇帝,惩贪也非常严,但是越惩治贪污之风越甚。薛福成总结的原因是当时有一种力量迫使人们不得不贪,并不是因为那时人们显得格外贪婪。这种力量,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官场潜规则。

这个李侍尧官职非常高,是云贵总督。李侍尧的家世也非常显赫,祖上是清初的开国功臣李永芳,他的父亲担任过户部尚书。一直以来,李侍尧都很受乾隆的赏识,他是一个办事能力很强的官员。李侍尧的贪心跟能力成正比,担任云贵总督期间他大量收取陋规,聚敛无度。

李侍尧是乾隆一手提拔起来的,先后担任户部尚书、两广总督、湖广总督和云贵总督等要职,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擢升为文华殿大学士兼军机大臣,位极人臣。乾隆经常夸奖李侍尧,说他办事能力在督抚中最为出色,并将他和阿桂并称,认为这两人是国家的栋梁支柱。

李侍尧在担任总督期间,虽然受贿不少,但无人敢告发他,可见其“御下有方”。

然而,在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年底,李侍尧被人捅了出来。绝的是并不是有人故意要告他,只不过是在闲聊时无意提到。透露出这个秘密的是一个叫海宁的官员,他在跟军机处的朋友聊天时,随口谈到了李侍尧贪污索贿之事。

海宁曾经当了一年的云南粮储道,对上司李侍尧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海宁本人也送过李侍尧两百两黄金作寿礼。海宁并不愿给李侍尧送礼,只是云南的官员都送礼,如果偏偏自己不送,李侍尧会认为这是有心跟自己作对。

当然,海宁所以提到这事,并不是心痛那两百两黄金,也不是要报复李侍尧,他只是聊天时随口说出。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军机大臣和珅知道此事后,找到海宁,详细询问李侍尧贪污之事。海宁知道自己闯了祸,他根本不敢得罪李侍尧,更不敢得罪和珅,没有办法,只好得罪自己,海宁承认自己曾给李侍尧送过两百两黄金,此外一概不知道。

和珅为什么对李侍尧贪污之事这么关心呢?因为和珅跟李侍尧的矛盾很深。本来,一个是封疆大吏,一个是朝中高官,隔那么远,不至于有太多矛盾啊!可惜,世上的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李侍尧出身显赫,身为封疆大吏又位高权重,所以很看不起出身一般依靠拍马屁在乾隆面前走红的和珅,经常不给和珅面子。譬如,朝鲜使臣就曾说过:“李侍尧年老位高,平时把和珅当儿子一样使唤。”

和珅是一个记恨之人,早已对李侍尧恨得咬牙切齿。逮到这个好机会,他能放过吗?

和珅不仅是想报复李侍尧,他也想借着惩治李侍尧上位。当时和珅虽然受宠,毕竟只是一颗政治新星,官职不过是侍郎,在军机处也不是能拍板的人。

心动不如行动,和珅找到乾隆,将李侍尧贪污的事情和盘托出。得知此事,乾隆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自己如此信任的人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情。乾隆亲自找到海宁问话,海宁是个圆滑的人,他避重就轻,说李侍尧办事非常认真。乾隆打断他:“李侍尧有没有贪污?”海宁只好回答说:“李侍尧对下属要求很严,关于他贪污的流言不是没有,但是微臣真的没有见到任何真凭实据。”

看海宁说话模棱两可,乾隆很生气,让军机大臣福隆安严审此案。在刑法的威逼之下,海宁终于说出了实话,将李侍尧的贪污行径如实说出。根据海宁的说法,李侍尧大概贪了两万六千两白银。

李侍尧认罪

看到海宁的供状后,乾隆任命和珅为钦差大臣,前往贵州调查李侍尧。在和珅离开京城之前,乾隆下了密旨,让人先将李侍尧暗中监视起来。

李侍尧待在云南,乾隆为什么让和珅去贵州呢?其实这是乾隆声东击西的策略,防止李侍尧起疑心。

和珅到达昆明后,先对李侍尧的心腹家奴张永受、连国雄等人进行隔离审查,这些家奴的财产远远超过一个家奴应当拥有的家产。和珅询问他们这些钱财是从哪儿来的,他们都无法提供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在和珅的严刑逼供下,他们只好老实交代,这些财产是李侍尧贪污所得,经过他们办理分得的一部分。

家奴们的供词成为李侍尧犯罪的有力证据。接下来,和珅根据海宁的名单,开始审讯向李侍尧行贿的官员。在和珅的威逼之下,这些官员纷纷交代了行贿的情节。原来李侍尧借着为朝廷办理贡品的名义,经常向下属伸手要钱,下属们不敢得罪李侍尧,只能掏钱。

当和珅获得足够的证据后,便正式向李侍尧开刀。李侍尧还想抵赖,但是在强大的人证和物证面前,李侍尧不得不低头认罪。于是,他供认了下面的受贿事实:迤南道庄肇奎送银两千两,鲁甸通判素尔方阿送银三千两,按察使汪圻送银五千两,临川知府德起送银两千两,东川知府张珑送银四千两……

根据李侍尧的交代,他总共收受白银三万一千两,当然实际数目肯定比这个大得多。

李侍尧认罪后不久,湖南巡抚李湖给乾隆上了一道密折,说自己的下属在湖南捉到了李侍尧的家奴张曜等人。根据张曜的供认,他去年被李侍尧从云南派到北京,帮李侍尧从北京家中送回白银五千二百两、玉器十件,此外,张永受也带回了七千两白银。得到这个线索,乾隆立即派户部尚书英廉审讯李侍尧的管家,最后证明实有其事。

英廉顺着线索追查,发现张永受拥有房产六处、地亩一处,放债四千两;张永受的母亲有住房三十多间,田地四五顷。一个家奴家产就如此之多,至于主人李侍尧贪污多少则可想而知。

调查李侍尧,对乾隆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不仅因为李侍尧是乾隆的“脊梁”,更因为李侍尧在进贡的时候精益求精。无论如何,李侍尧是一个对主子非常忠心的奴才,贪污也许是事实,但这不改变他的“恋主”之心。

和珅固然把这个案子办得相当漂亮,但未必符合乾隆的心意。案子水落石出后,乾隆下令将李侍尧押到京城。李侍尧落到和珅手里,论理是没有活路的,根据雍正修订的法律,贪污超过一千两就是死刑,而李侍尧自己供认的就已经有三万一千两。

乾隆怜惜李侍尧可能有这样一个原因:李侍尧在进贡方面特别卖力,如果李侍尧不受贿,哪有那么多钱给自己整这么多宝物。乾隆在初期律己甚严,但到了后来,乾隆喜好奢靡的本性开始暴露,乾隆虽然不能约束自己的喜好,但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个案子查到最后,总归会回到进贡的问题上,到时候落马的就不只李侍尧,自己也会留下骂名。

一审死缓

高官李侍尧落马,和珅心里那个滋味真就一个“美”字可形容。

乾隆下旨痛斥李侍尧和那些行贿的官员,并下令将李侍尧革职查问,其他行贿人等全部革职,具体如何量刑由刑部和和珅等人拟定。此外,乾隆还下旨将云南巡抚孙士毅革职,发配伊犁,理由是隐匿不报。其实,孙士毅并没有向李侍尧行贿。如果让孙士毅告发李侍尧,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太可能。

当时督抚大员对辖区的权力之大甚至超过了皇帝,因为全国那么多官员,主要靠督抚来管理。督抚有权推荐和弹劾官员,所以让一个下属去弹劾督抚,那是强人所难。

不过,孙士毅跟和珅的关系较好,和珅替他说情后,免予发配伊犁,最后留在京城编纂《四库全书》。

揭发李侍尧的海宁非但没有得到奖赏,反因为最初不肯交代事实,犯了欺君之罪,被交到刑部议罪。

和珅很希望给李侍尧拟个斩立决,但和珅毕竟是一个相当精明的人。在乾隆身边,无人比和珅更会揣摩圣意。和珅从乾隆的态度看出他对李侍尧多有怜惜之意,好像很不情愿将李侍尧治罪。和珅清楚,李侍尧是乾隆的股肱之臣,自己如果想把李侍尧置于死地,乾隆这么精明的人估计会看破自己的真实想法,到时候也会影响自己的前途。

和珅经过反复考虑,跟刑部侍郎喀宁阿拟了个“斩监候”的刑罚,换句话说就是死缓。狡猾的和珅很明白,这样的量刑对于李侍尧的罪行来说不算重,从而可以掩盖自己报复李侍尧的动机,但是也不会影响李侍尧最后的结局。一般来说,判为斩监候的只不过是多活一段时间,最后也难逃一死。

判决那些向李侍尧行贿的官员倒是容易一些,素尔方阿被判斩监候,秋后处决,家产抄没;汪圻和庄肇奎被发配到伊犁,永不许归,家产入官;张珑、方洛、杨奋被发配到乌鲁木齐,家产入官;德起因为病故,免受追究,不过家产也被抄。

在办理李侍尧案子时,和珅充分展现了自己过人的才干,仅仅用两个月时间就圆满完成任务。

二审斩立决

被判斩监候后,李侍尧觉得自己迟早一死,只想这一天快点结束,免得承受更多的折磨。他不知道的是乾隆并不想他死,乾隆很想出手救他。当乾隆看到和珅奏折上针对李侍尧的量刑时,非常担心李侍尧会被处死。

作为一个皇帝,他是帝国权力最大的人,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能将大清法律视同儿戏。要救李侍尧,也必须钻法律的空子,不能给人独断专行的感觉。

李侍尧作为朝中重臣,他的案子本应由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三家共同会审。现在却只有刑部一个部门审理,乾隆心想,让三家共同会审是不是可以救李侍尧一命呢?但乾隆也担心三家会审会让李侍尧死得更快,除非自己事先打招呼,但提前给三个部门打招呼,君威何在呢?

乾隆于是想起了另一种办法——大学士九卿会议。这个会议是清廷最高的审议机关,成员由九个部门的高级长官组成,由于人员复杂,人心不一,这个会议经常流于形式。很多与会人员对于讨论的事情并不关心,很多人甚至以种种理由为借口不来开会。乾隆觉得这个会议应该不像三司那样要求严格,估计不会判李侍尧死罪,一旦这个会议轻判,自己就有机会救李侍尧了。

然而,让乾隆失望的是,这个会议居然比刑部判刑更严厉:斩立决。

会议代表显然对李侍尧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大家都没有流于形式,而是积极发表意见。大家援引《大清律例》,觉得判处李侍尧斩监候太轻了。许多大学士援引乾隆五年(1740年)九门提督鄂善受贿一千两银子被判死刑的案例,说李侍尧的犯罪情节比鄂善要严重得多,理应斩立决。此外,还有以前的云贵总督恒文和原任贵州巡抚良卿等人,也是在任内贪污,而且贪得还没有李侍尧多,最后两人也是被立即执行死刑。

代表们的话是合情合理的,可惜他们没有揣测到乾隆的真实意思。这条路堵死了,还会有其他的路吗?

三审网开一面

二审的结果无疑把李侍尧推上了绝路,但是乾隆仍不想就此放弃,他想出了一个绝招——让地方督抚发表意见定夺。这个想法真绝,亏乾隆想得出来,地方督抚和李侍尧处于相同的立场,自然会帮李侍尧说话。

乾隆怎么会想到这个绝妙的点子呢?当时乾隆还在南巡的途中,皱眉看和珅的奏折时,正接见前来接驾的富勒浑。乾隆就把自己心头的困惑告诉了富勒浑。富勒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李侍尧担任封疆大吏,做事认真负责,时刻将国事放在心上,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固然晚节不保,但一生劳苦功高,应该免他一死,这样日后定会感激圣恩,加倍为国效力。

乾隆当时没有对富勒浑的话表态,不过这番话深深地打动了他。事后,他想到了富勒浑的话,觉得既然走正常路线救不了李侍尧,不妨让督抚们来讨论。只要有一个督抚反对斩立决,自己就有出手救李侍尧的理由。

乾隆下旨让地方督抚们对李侍尧的事情发表意见,在谕旨中,乾隆还循循善诱地说李侍尧才干出众,为自己分了不少忧,但辜负了皇恩,希望督抚们以李侍尧为戒。这番话冠冕堂皇,实际却是暗示督抚们反对斩立决。但是,乾隆的意思特别委婉,若非极会揣摩圣意的人估计很难猜出。

乾隆的谕旨发出来以后,督抚们都没猜到他的真实意思,甚至连富勒浑这次也错误地领会了乾隆的意思,大家都主张将李侍尧斩立决。这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但也是可以理解的,督抚们如果为李侍尧说话,很容易给人一种感觉,我这是在为同类辩护,会不会让皇帝以为我也有问题呢?那么富勒浑为什么也主张斩立决呢?这还得从上次他在乾隆面前说那番话讲起,当时他说话的时候,城府很深的乾隆没有任何表情,说完之后富勒浑胆战心惊,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这次乾隆再问话,他赶紧主张斩立决。

只有一个人猜到了乾隆的意思,这便是安徽巡抚闵鹗元。闵鹗元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根据字面意思来理解,他拿到圣旨后,反复推敲,终于从蛛丝马迹中推测出乾隆的真实意图。闵鹗元清楚,李侍尧的罪行证据确凿,经过两次会审后,乾隆迟迟不拍案,这时突然让督抚们讨论此事,一定是有原因。如果乾隆想处死李侍尧,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闵鹗元非常圆滑,他首先肯定刑部和大学士九卿会议宣判得有道理,然后又说李侍尧劳苦功高,是国家的栋梁,虽然晚节失保,但根据律例“八议”中的“议勤”和“议能”两项可以对李侍尧法外施恩,免除死刑。闵鹗元用律法为李侍尧说情正中乾隆下怀,可以说闵鹗元的奏折为乾隆解了围。

有了这个突破口,乾隆可以施展手脚了。

不久,乾隆颁发了一道谕旨,说已经收集了各省督抚的题本,考虑到其中有人请求赦免李侍尧,所以暂时不对李侍尧作出判决,等到明年再审。这当然只是一个堂皇的借口,半年后,回人反清起义爆发,乾隆立即让李侍尧从牢房中出来,前去甘肃处理军务。不久,陕甘总督勒尔锦因咎获罪,李侍尧取代了他的职位。从云贵总督变成战略地位更加重要的陕甘总督,李侍尧的权势有增无减。

更绝的是甘肃省冒赈的事情爆发,乾隆让李侍尧和阿桂查办此案,用贪官来反贪,乾隆可谓深谙以毒攻毒之道。李侍尧本身是一个贪官,对于贪官的伎俩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很快就把这个案子办得干净利索,深得乾隆欣赏。正应了那句古老的哲理:“使功不如使过。”

乾隆为何对李侍尧法外施恩?

乾隆处置的贪官很多,为何偏偏要放过李侍尧呢?

乾隆释放李侍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李侍尧确实非常能干。乾隆曾经公开宣称“李侍尧是中外最能办事的人”,在乾隆看来,朝中就数阿桂和李侍尧最能干。像这样的人如果出什么问题,是大清国的损失。

关于李侍尧的才能,我们可以举实例来说明。李侍尧四十岁担任广州代理将军,他一上任就做了一件让乾隆印象深刻的事情。李侍尧上任不久,就发现军中马匹数额不对,李侍尧顺着这个线索追查下去,发现前任将军席勒库荒废了马政工作,导致军中缺少五百匹战马。从这件事中,乾隆看出李侍尧做事认真负责,从此对他日加信任。

李侍尧曾经担任两广总督十七年,刚到任的时候,就成功地处理了英国商人洪仁辉事件。洪仁辉罔顾清廷只开放广州港口的命令,屡次将商船开到浙江一带,浙江水师不准他登陆。洪仁辉就到天津去告状,控告广州海关监督李永标勒索外商。李侍尧负责审理此案,他没有按常规出牌,而是将原告和被告各打五十大板。

首先,李永标确实勒索贪污,李侍尧将他革职;而洪仁辉不遵守清廷的法律,还恶人先告状,加上乾隆对洋人非常防范,李侍尧便将洪仁辉押到澳门,监禁三年。之后,李侍尧又颁布了《防夷五事》,对外国人限制更严。

李侍尧的处理方式让乾隆很满意,不久就把李侍尧署理两广总督的职位扶正。在担任封疆大吏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李侍尧干过不少实事。所以,乾隆对他多有依赖,治国这么多年,乾隆深知人才难得,一流的人才更是难得。一旦国家发生了动乱,没有这样的人才就非常麻烦,相反,留下李侍尧利大于弊,乾隆的判断是正确的。果然后来甘肃发生了回族起义事件。但乾隆这么做的危害也非常明显,国法没有权威,其坏处往往影响后面几代人。

除了会办事之外,李侍尧对乾隆可谓是忠心耿耿,乾隆说他“恋主”大概不假。李侍尧时刻把乾隆放在心上,乾隆交代给他的事情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有什么好的东西总是献给乾隆。对此,乾隆心知肚明。

在抄家的时候,李侍尧家里最好的东西是三座黄金佛、一架珍珠葡萄、三株珊瑚树。乾隆一看,这些东西非常眼熟,后来才想起这些是李侍尧献给自己的贡品。根据清廷的规矩,臣子献给的东西,要退还一部分给臣子,算是赏赐吧!这些东西是乾隆退还给李侍尧的,在李侍尧的贡品里是相对差的一部分。现在乾隆看到自己退还给李侍尧的东西居然是他府里最好的东西,乾隆能不感动吗?这说明李侍尧是忠心为主子,把最好的东西全都奉上。

在乾隆眼里,李侍尧是个忠贞不贰的奴才,而且会办事。李侍尧固然贪污受贿,但对于一个才能突出又忠心护主的奴才来说,这不是什么致命的错误。乾隆不想杀李侍尧的根本原因是:到哪儿找这么好的奴才啊?

当然了,乾隆放过李侍尧还有一个原因是进贡,李侍尧的贪污跟向自己进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就这样把李侍尧杀了,乾隆于心有愧。乾隆是一个假模假式的人,经常在臣子面前表现自己勤政爱民,好像非常厌恶奢侈。但是在李侍尧面前就没有这么装了,他曾经对李侍尧说:“你这次进贡的镀金羊景表亭非常好,如果以后发现有和这个一样好看的,多献几件上来;如果发现有比这个还大还好的,也多找几件来,不必在乎价格。”

由此可见,不仅李侍尧主动进献,乾隆有时还会主动索取。

李侍尧虽然贪污勒索下属,但这些钱大多数还是用来服务乾隆的,自己只取其中少数。乾隆曾多次夸奖李侍尧“优于办贡”,意思是他献的贡品很讨自己喜欢。这么一来,官场上办贡成风,所以李侍尧案发后,许多同僚指责他,说他带坏了风气,所以应该严厉惩治。

这种风气对于吏治固然很坏,但是乾隆却不希望终止,他很希望过这种奢侈的生活。乾隆不能杀李侍尧,杀李侍尧等于自绝臣子的纳贡之路。

李侍尧最后的结局非常风光,乾隆不仅归还了他的官职和爵位,还加封他太子太保的头衔。最后,乾隆模仿唐太宗李世民绘制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像,也设置了一个紫烟阁,李侍尧位列二十四功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