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惊魂——大贪官李侍尧逍遥法外之谜

上一章

一个牛脾气揪出一群贪官

下一章

更多图书

惊天大案——甘肃冒赈案

通省都是贪官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三月,甘肃发生了回教反清起义。起义的领导人是一个叫苏四十三的穆斯林教徒,他领军围困兰州城,陕甘总督勒尔锦平叛不力,被押回北京候审。

乾隆随后派遣政坛新星和珅前去督战,和珅督战不力,乾隆只好让王牌将领阿桂前往甘肃。令人意外的是,这次平叛居然揪出了一件惊天贪污案。

和珅是当年四月到达兰州的,到后不久,他就给乾隆上了一道奏折,这道奏折纯属军情,丝毫不涉及贪污案。和珅在奏折里说他刚一进入甘肃境内就遇到大雨。十天后,阿桂来到甘肃。阿桂也给乾隆上了一道关于军情的奏折,在折子里他也提到甘肃连日下大雨,阻碍了行军,对用兵很不利。

这两个奏折没有任何特殊之处,谈的都是军情。然而,心细如发的乾隆却从中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收到这两份奏折后,乾隆马上想起了甘肃省连年的旱情奏折。

甘肃省接连上奏折说天气干旱,庄家收成大减,百姓生活困苦。为此,乾隆耗用巨资给甘肃赈灾。现在,和珅和阿桂的奏折都说甘肃连日大雨,雨量相当充沛。为什么甘肃年年旱灾,今年雨水特别充沛呢?乾隆觉得这里面肯定有蹊跷。在惩办陕甘总督勒尔锦和甘肃布政使王廷赞时,乾隆的怀疑被证实了。

勒尔锦被抄家后,家中仅存七千两白银,但是他的家奴曹禄家中却发现了两万余两白银。乾隆因此认定勒尔锦隐匿财产,让阿桂在前线也顺带关注一下此事。

布政使王廷赞守城有功,然而却盲从勒尔锦,延误了军机,顺带着也被革职,进京接受调查。王廷赞为了将功补过,提出愿意将自己四万两养廉银献给甘肃府库充作军饷。但让王廷赞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么做居然弄巧成拙,让乾隆更加怀疑。王廷赞出手这么大方,背后肯定还有更多的银子。

再联系到王廷赞的前任王亶望,不久前捐款五十万两修建浙江海塘工程之事,乾隆当时就很奇怪王亶望怎么会这么有钱。王亶望到浙江期间,名声还不错,乾隆由此推测,王亶望和王廷赞的钱财应该都是在甘肃捞的。

这时,乾隆收到和珅的奏折:“王廷赞担任甘肃布政使多年,家里非常充裕,就是再多捐出几倍,对他来说也是小事情。”

乾隆让新任陕甘总督李侍尧和阿桂审理此案。经李侍尧和阿桂一查,一个巨大的贪污网络浮出水面。

当这个贪污网络浮出水面后,乾隆感到震惊,这是他当皇帝以来最大的一个贪污案。原来,甘肃接连七年谎报灾情,赃银高达一千万两,涉案官员多达一百多人,以至于乾隆大呼这个案子是自古未有的奇贪大案。

冒赈中的猫腻

案子很快分两头审理起来,一头由阿桂和李侍尧对甘肃省各级官吏进行审讯,一头由闽浙总督陈辉祖在浙江对王亶望等人进行审理。

王亶望拒不认罪,没办法,乾隆只好把他押解到热河行宫进行审讯。王亶望和王廷赞等人仍然抵赖不认账,随着证据越来越多,他们面对这么多有力的人证和物证,再也没法狡辩了。

甘肃接连七年上报灾情,其实这七年并没有大旱。那这些官员谎报灾情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

事情还得从捐监说起。捐监是清朝的一种特殊制度,它允许为国家捐钱的读书人获得国子监监生的资格。这是方便一些有钱却无学问的人,给他们一个做官入仕的机会。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四月十八日,乾隆下旨批准陕甘总督勒尔锦在甘肃实行捐监制度。乾隆批准这个项目也是别有原因,因为当时甘肃连年旱灾,需要大量的赈灾钱粮。捐监可以部分地解决钱粮问题,但是也会带来很多弊端。为此,乾隆特派浙江布政使王亶望前往甘肃,负责捐监事务。

王亶望本人就是靠捐监发家的,他通过捐纳当上了知县,后来又担任知府、布政使、巡抚等官职。乾隆所以委派王亶望处理捐监事务是因为王亶望身上有两个优势,第一个优势就是现在常说的理财能力,第二个优势便是王亶望的父亲王师是一个非常正派的官员,廉洁奉公勤政爱民。乾隆心想,都说龙生龙凤生凤,王师既然是个清官,他的儿子王亶望应该不至于是个贪官吧!

这个王亶望能力确实不错,在甘肃三年,收到“监粮”六百多万石,批准了十五万通过捐监获得监生资格的人。按规定,甘肃每年要缴纳的钱粮是八十万到九十万石,王亶望一上来就收获了这么一大笔钱粮,确实是了不起的政绩。因为甘肃是一个经常发生战争的地带,钱粮在这里尤其显得珍贵。

因此,乾隆提拔王亶望为浙江巡抚。当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乾隆震怒了,自己看上的理财高手居然也是一个贪污专家。

我们一定很好奇,王亶望是怎样贪污的呢?

应该说,王亶望确实很聪明,他来甘肃不久就发现了一个贪污门路。甘肃以前经常发生旱灾,粮食短缺,百姓生活困难。如果谎报灾情,正好可以借机贪污国家公款。为了让贪污“大计”得逞,王亶望说服了总督勒尔锦。勒尔锦下水之后,甘肃省的各级官员就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了。

王亶望贪污的另一个手段是在捐监之时额外多收,当时规定的捐监银两是五十五两,王亶望往往要多加收一些银两。为了将这些银子贪污,王亶望特命自己的亲信蒋全迪为兰州知府,专门负责收取捐银。

虚报旱灾之后,王亶望又奏请乾隆,允许将捐银赈济地方百姓,结果这些钱全都被腐败集团私分了。王亶望甚至为各县预定灾情,根据灾情的轻重分别给予不同的钱粮,甘肃的地方官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发财机会,大家纷纷落入王亶望的腐败网络里,私吞赃款,上下一片腐败,通省难得一个好官。

王亶望自然是这些人中贪污最多的一个官员。

事实上,这些监粮主要是钱,并不存在所谓的粮食,但是上报的时候却说成了粮食。乾隆中途也一度产生怀疑,认为甘肃的监粮可能没有那么多。他还曾派遣刑部尚书袁守侗到甘肃查访。袁守侗是一个出名的办案高手,曾经五次破获重大案件。但是,袁守侗这次到甘肃后却扑了一个空。

甘肃各级官员听说皇帝派钦差下来查粮,串通起来设计了一个骗局,在粮仓下面铺设木板,上面撒满谷物,造成粮仓充实的假象。袁守侗回京后,向乾隆奏报,甘肃粮仓非常充实,没有虚假。

乾隆将信将疑,只好把这事情暂时搁置一旁。

明察暗访

事实上,半年前乾隆就对王亶望产生了怀疑之心。其时,乾隆任命阿桂为钦差到浙江视察钱塘工程。到了杭州,阿桂对钱塘工程的各种细节一一过问,并且派人暗访吏治情况。阿桂首先发现杭嘉湖道员王遂有问题。

王遂还没有担任杭州知府之前就已经有一处豪华的房产,担任杭州知府后买下一些房产,将自己的豪宅扩建,扩建之后,王遂的房产已经有一条街的规模,王遂将其他的一些房子当作店铺租给商人。阿桂立刻想到王遂抢占民房,便派人私下里访问那些卖民房的人,根据他们的说法,王遂虽然不是抢占民房,但这些卖房的人也并不是自愿出售的,大家都是迫于他知府的威势不敢不卖。

随着查访的深入,阿桂还发现王遂在西湖附近另有两处房产,并出资数万两银子和商人何永利开办钱庄。掌握了确凿证据后,阿桂奏请乾隆将王遂革职查问。

乾隆收到奏折后,命阿桂负责审理王遂。阿桂带着陈辉祖、富勒浑、李质颖等人前往王遂府上搜查,查出王遂家里有现银九万多两,银器两千多两,王遂还借出四万多两银子。在王遂老家,查出合计八万两白银的田产和财物,此外还有大量的金银玉器。

王遂一年的养廉银不过几千两,按照正常收入不可能有这么多钱。现在王遂有二十四万两存银,如果不是贪污,又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呢?

王亶望作为王遂的顶头上司,很可能是一个更大的贪污犯,乾隆叮嘱阿桂务必要钓出潜水的大鱼。王遂不仅是王亶望的下属,还是王亶望一手提拔和推荐上来的。正因为这层关系,要王遂供出王亶望并不容易。自己贪污的罪证被发现,王遂只好自认倒霉,拒不供认“恩人”王亶望。

结案之时,王遂一案并没有进展,刑部给王遂拟定了“绞监候”。乾隆不想立即处死王遂,始终希望他能供出王亶望。

王遂虽然没有供出王亶望,但阿桂和和珅前往甘肃平叛时无意中给乾隆提供了另一条线索,乾隆终于抓住了王亶望的尾巴。

刑部堂官英廉等人负责审讯勒尔锦,勒尔锦没有抵赖。事已至此,他知道还是认罪比较好,于是将这些年来贪污受贿的情况交代出来。但勒尔锦把主要责任推到王亶望身上,他说自己本来是不想这么干的,是王亶望一再怂恿,自己也怕得罪人,一时意志不坚定,跟着大家同流合污了。

根据勒尔锦的供词,王亶望是冒赈案的主谋,这个案子是他一手策划一手筹办的,其他人都是从犯。与此同时,甘肃省蕃司王廷赞也坦白,王亶望将捐粮改收为银两,每个捐生收银五十五两,这事由王亶望的亲信负责,自己只不过是沿着王亶望铺好的路走而已。

大批贪官落马

经过一年半的审理,案子已经水落石出了。看到结果,乾隆非常震惊,甘肃省的官员几乎全部落马。

阿桂给乾隆呈递的贪官名单上有一百多人。这起冒赈案贪污的具体数字并不清楚,但毫无疑问数额是非常庞大的,仅仅从王亶望家里就查抄出三百多万两银子。根据王亶望自己交代,甘肃全省贪污银两总共大概有一千多万两,这个数字肯定还是保守的。

现在,摆在乾隆面前的问题是,要不要把这些官员全杀了呢?根据国法,是应该全部杀掉的。但是这么一来,甘肃官场顿时就会出现真空状态,政务谁来处理呢?一时之间也没法找到这么多官员来替补。如果不杀,国法何在,贪污之风如何抑制?

经过再三考虑,乾隆采取了折中的做法,既强调严惩贪官,又表示事情已经过去多年,能宽容的就宽容,加上涉案官员太多,能不杀就不杀。乾隆还下了一道特别的规定:贪污超过两万两白银的斩立决,贪污在一万到两万两之间的判为斩监候。由于涉案官员太多,乾隆不得不把死刑标准放宽。但即便如此,也有五十六名官员被处死,王亶望是立即正法,勒尔锦享受到自尽的待遇,王廷赞被判为绞监候。

当这些官员们一一认罪伏法,甘肃省的官场立即陷入了瘫痪状态。乾隆从全国各地往甘肃调派官员,这才解决衙门瘫痪的问题。

乾隆对这起贪污案进行了认真的反思,他认为真正的元凶并不是王亶望,而是刚辞世不久的首席军机大臣于敏中。因为当时勒尔锦奏请捐监时,于敏中极力劝说乾隆批准。于敏中如此热心于推行甘肃捐监,当时乾隆也猜不透其真实的意图。现在想想,乾隆觉得很可能于敏中就是幕后最大的人物。

现在想来,于敏中的动机很简单,就是为了从中捞钱。于敏中很幸运,在冒赈案还没露底之前他就已经去世。于敏中这个人在生前享有廉洁正直的美誉,没有人会想到他也是一个贪官。他的问题是怎么查出来的呢?说来还是他的后代们为了分家产打官司,官府一查,发现于敏中家中居然有银子两百多万两。

乾隆一看,就知道其中大部分是从甘肃那边捞来的。愤怒的乾隆让人查抄于敏中的家产,并表示如果他还活着,一定要重罪惩治,看在他过世兼为国效力多年的份上,就不追究了。

刑部尚书袁守侗和刑部左侍郎阿扬阿曾经前往甘肃查看监粮,因被甘肃官员蒙蔽,没能发现问题。乾隆认为应该给予他们处分,把他们交给刑部议处。这案子还牵连到陕西巡抚毕沅,毕沅虽然是陕西巡抚,但是根据乾隆制定的规章,陕西巡抚有责任监察邻省的事情。而且毕沅这个人才华出众,在陕西当了十几年巡抚,理应了解甘肃那边的情况。甘肃通省贪官,毕沅却没有发现,降三级留用,并停发所有薪俸。

审判官陈辉祖也卷入案中

就在甘肃冒赈案接近尾声的时候,没想到跟随阿桂查案的闽浙总督陈辉祖竟不幸卷入贪污案中。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陈辉祖曾经负责查抄王亶望的家产。也就是在查抄的过程中,王亶望的巨额资产让陈辉祖产生了贪婪之心。陈辉祖心想,这么多的黄金、珠宝和古董,我顺手牵羊拿一些不会有人知道的。

就这样,陈辉祖把好东西都拿走了,留下一些稀松平常的东西交公。乾隆是一个非常警觉的人,打开王亶望家财的箱柜,发现里面居然都是一些很平常的东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金银珠宝。这实在不像是王亶望的家私,王亶望曾经进献过不少珠宝,而现在这些家私里居然没有一件。

乾隆是个聪明人,立刻想到肯定是有人从中做了手脚。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夏,乾隆在承德避暑山庄召见浙江布政使李封、按察使陈淮等人。乾隆问他们是不是有人把王亶望的家产调包,这几个人都说不知道。乾隆很生气,让人亲自去浙江调查,很快就调查出证据来,发现李封、陈淮正是犯罪嫌疑人,在乾隆的一再逼问下,这两人终于供出了陈辉祖,说陈辉祖用白银换成黄金,还将一些常用的东西替换珠宝。

陈辉祖接受刑讯的时候,百般狡辩,不肯认罪。说到白银换黄金,陈辉祖说当时抄家时,布政使跟自己商量,说金子含水过多,成色不好,运到北京以后,估计耗损会更多,所以干脆换成银子更实惠一点。陈辉祖强调说,这么做也是为了国家着想。为了抵罪,陈辉祖甚至编造出离谱的借口,说王亶望被抄时曾向他求情,怕金子太多引人注目,让自己按照市场价兑换成银子。

说到实物被调换,陈辉祖编造借口说,从王亶望家里搜出的朝珠太普通,自己都不好意思运往北京,所以让人在外面买了一些好的,一并放在里面,这么做也是为朝廷着想。

陈辉祖的供词显然不值一驳,黄金成色不好兑换成银子,怎么送到北京来还有九两黄金。而且陈辉祖对其他一些贵重的珠宝只字不提,这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王亶望曾经向乾隆进贡了一些宝物,乾隆照例返还给他一部分。

陈辉祖的上司阿桂负责审问他,阿桂从陈辉祖家奴口中得知陈辉祖偷换名贵的玉器和字画等。看到调查出来的证据越来越多,陈辉祖知道如果抗拒,后果会更严重,只好坦白。

坦白之后,乾隆开恩,抄了陈辉祖的家,判为斩监候,随后改为自尽。陈辉祖因为一时贪念,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还丢了性命,真应了那句古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陈辉祖死后,江南流传着这样的民谣:昨日抄人家,今日被抄家;贪官皆上路,百姓笑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