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大案——甘肃冒赈案

上一章

第八章 六下江南——处处留情真风流

下一章

更多图书

一个牛脾气揪出一群贪官

像李侍尧这样重量级的高官贪污引起轰动大家可以理解,像甘肃这样全省集体贪污的事件炒得沸沸扬扬大家也可以理解。但是,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贪污弄得全国皆知大家能理解吗?

作案者是浙江平阳县的一个县令,捅出这个案子的是一个脾气相当直的老头。这个老头捅出这个案子后,不但没有得到奖赏,反而被处分降职,这是这个案子最奇怪的一个地方。

这个倔老头名叫窦光鼐,山东人,担任浙江学政。窦光鼐这个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根筋,认死理,说话做事经常得罪人,这种人在官场里肯定是个讨人嫌的角色,说实话,连乾隆都不喜欢他。乾隆屡次降他的职,但是考虑到他这种人性格耿直,在官场上比较少见,降职后又多次起用他。

浙江学政本来是主管教育的,吏治的事、财务的事本来不归窦光鼐管。当时,浙江上上下下都贪污,大家互相包庇,官官相护,没有人敢捅开这层纸。

王亶望、陈辉祖这些人贪污事发后,乾隆对浙江官场疑虑相当深,他觉得浙江肯定上下都不干净,便任命福崧为新任的浙江巡抚,指望他查清浙江官场的腐败情况。不过,有意思的是,乾隆送福崧赴任之前叮嘱他:查归查,但也不要搞得满城风雨,尽量要和风细雨。

福崧来到浙江后,发现全省亏空一百三十多万两银子,平均每个县亏空两万两。乾隆让福崧在三年之内补足亏空,福崧表示一点问题都没有。三年之期终于到了,福崧却没有完成任务,说还欠三十三万两。乾隆不高兴了,山东发生贪污案后,新任的巡抚用两年的时间就补足两百万两亏空。浙江是何等富裕的地方,三年时间怎么就补不了一百多万两银子?乾隆怀疑,福崧可能也被侵蚀了。

乾隆于是又派户部尚书曹文埴、刑部侍郎姜晟和工部侍郎伊龄阿等人前往浙江监察。不久,乾隆就免去福崧浙江巡抚的职务。曹文埴、姜晟、伊龄阿这些人来到浙江后,向乾隆奏报,浙江亏空确实只有三十多万两,跟福崧报告的数据差不多,而且各级官员正在紧急弥补亏空。

钦差大臣的这个奏折本来可以平息乾隆的愤怒,没想到中间杀出了个窦光鼐,他爆出了个猛料:浙江亏空远远不止三十多万两。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窦光鼐自从来到浙江,负责各州县的教育事务,但老窦这人对财务也特别感兴趣。他亲临各县,明白各州县的亏空远远比实际上报的数字要多。福崧让各州县官员上报亏空数字,官员们不敢如实上报,福崧对此浑然不觉。但时间长了,福崧慢慢也知道了,不过此时他也不敢上报乾隆,怕乾隆骂他:“你当初是怎么办事的?”

没办法,福崧只好命各州县的官员尽快把亏空补足,上报的和没上报的一起补足。窦光鼐对这些都了解,他并没有傻乎乎地蹦出来,把这事情揭开。他知道福崧也有难处,所以把嘴边的话强行憋了三年。

三年之后,再也憋不住了。他催促福崧尽快采用强硬措施,但福崧这个人做事优柔寡断,他觉得这样不太好。后来乾隆派钦差大臣来浙江后,他们上奏说浙江只有三十多万两亏空,然而窦光鼐却给乾隆上了一道密折,把幕后真相揭露出来。在奏折中,窦光鼐还说福崧这个人人品没问题,只不过对下面的人太宽容了。窦光鼐因此被乾隆提拔为吏部侍郎,乾隆圆滑地告诉他:“浙江有问题,你也有责任,不可以漠不关心,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

窦光鼐升官了,报恩心切,告诉乾隆:三年前各州县上报的亏空数目是不真实的,造成亏空的主要原因是由上司勒索造成的,上司一勒索,下面就贪污,反正大家都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所以大家互相庇护;官员交接的时候,都会事先劝说新任官员,让他们对这些事情守口如瓶,新任官员拿到好处以后,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窦光鼐这么做把浙江全省的官员以及皇帝派遣的钦差大臣全得罪了。三位钦差大臣仍然坚持说自己的调查是正确的,窦光鼐提供的数据极为不合理。

这场斗争一开始窦光鼐并不是孤军奋战,至少乾隆站在他这边。所以,窦光鼐干得很卖力,他经过实地查访,发现仙居县亏空近万两,以致新任县令不敢接手;黄岩县亏空粮食五万九千石;乐清县亏空两万两,候补知县也不敢接手;桐庐县也亏空两万多两……

在窦光鼐实地查访的过程中,还发现了一条鳄鱼:平阳县县令黄梅。此人借着弥补亏空的名义居然把钱都塞进自己的腰包里。黄梅在平阳当了八年县令,对百姓勒索摊派,发现亏空后,居然不把银钱补足亏空,反而都揣进自己的腰包里。

说实话,乾隆这时候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固然想解决贪污问题,但也不想搞得太大。作为一个皇帝,还是希望大臣们能拥戴自己,如果为了一个倔老头、为了一些银子搞得跟大臣们不愉快,也不符合乾隆的本意。

乾隆知道,这个案子还得让阿桂去办。窦光鼐失败的地方在于他连阿桂也得罪了,阿桂是何等人物,而且这个人官声也不错,你得罪他不是找麻烦吗?这事也许不能怪窦光鼐,因为阿桂对他一向没有好感。

阿桂到浙江后不久,就上奏说窦光鼐参劾的内容不实,还是曹文埴等人的报告比较可靠。乾隆是非常信任阿桂的,在乾隆的心目中,阿桂是朝中第一重臣,李侍尧是第二重臣。阿桂的话和窦光鼐的话谁的分量重不言自明。

阿桂在浙江主持了一个会议,各路官员都前来开会。这个会议表面上是查贪,其实是整窦光鼐。以前向窦光鼐作证的人全部改口,所有的证词都朝着对窦光鼐不利的方向进行。阿桂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窦光鼐诬陷浙江官员。

此时,乾隆还是清醒的,他没有就此认为窦光鼐完全是在诬告,他感觉背后必定有隐情,所以仍然为窦光鼐开脱。

窦光鼐也没有坐以待毙,他给乾隆上奏说,阿桂来浙江调查后,各级官员都串通好了,钦差大臣们没有实地查访,地方官说的全都是假话,窦光鼐只差没有说阿桂故意在整自己。窦光鼐最大的悲剧是他手中没有确凿的证据,乾隆对这种“负气”的说辞非常恼怒,天下就你窦光鼐一个人正直?你得罪人不要紧,别把我也扯进去。乾隆干脆下旨让窦光鼐不要多管闲事。

没想到窦光鼐的牛脾气上来了,连圣旨也不当回事。管都管了,就一定要管到底,非得出出胸口这顿恶气不可。窦光鼐居然孤身一人前往平阳搜集证据,这一去后面多少官员在看着,每个人都巴不得他早点完蛋。

阿桂第一时间把窦光鼐的行踪报告给乾隆,乾隆的回复是:笑话,且看他如何办案。

窦光鼐到了平阳后,在当地的明伦堂召集衙役和举人们开会,让大家放心大胆地揭露平阳县的腐败问题。

伊龄阿早已派人秘密跟踪窦光鼐,并将窦光鼐的行为添油加醋地报告给乾隆:窦光鼐在平阳搜集证据,大家不愿开口,他就在大堂之上咆哮,威胁那些举人和秀才,让大家都非常害怕。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都察院和吏部又弹劾窦光鼐袒护劣生,擅离职守,建议将他革职。乾隆此时也对窦光鼐烦透了,便下令革去他吏部侍郎和浙江学政的职务。

窦光鼐已经不管这些了,他下定决心,就算豁出老命也要把这些官员拉下马。伊龄阿这人不仅书画才能棒,搬弄是非的能力也特别强,他立即给乾隆上奏折说窦光鼐不想做官了,也不要性命了,有违大臣之礼。乾隆听了,怒不可遏,下令将窦光鼐押解进京,由刑部议罪。

这么一来,窦光鼐把所有人都得罪了,连乾隆也站在他的对立面。

窦光鼐在做人方面是完全失败的,但他执着的精神发人深思,如果官场中能够多一些这样的人,吏治还会这么污浊吗?

我们还是先看看窦光鼐的命运,这个原本想捅出官场腐败的老头眼看就要自身难保了。幸运的是,在被押解进京之前,他已经搜集到黄梅的贪污证据。窦光鼐带着人证物证风尘仆仆地来到巡抚衙门前,要求伊龄阿重审这个案子。伊龄阿一口回绝,直白地告诉他:“老先生,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是为自己考虑考虑吧!”此时,乾隆下令将窦光鼐押解进京的谕旨还没有到杭州,但伊龄阿相信窦光鼐这次肯定难逃一劫。

窦光鼐急了,写了一封密折给乾隆,把自己搜集的证据全都寄给乾隆。根据窦光鼐的调查,一个小小的平阳县令黄梅居然贪污高达二十万两银子。

窦光鼐这个折子到了朝廷后,不仅是乾隆,整个朝野都震惊了。因为乾隆已经给浙江亏空案结案了,难道窦光鼐想翻皇上定下的案子?

窦光鼐密折发出后不久,他本人也戴上镣铐,前往京城。乾隆发出一道谕旨,让官差中途把窦光鼐释放。接着,乾隆第三次任命钦差大臣闵鹗元前往浙江,会同阿桂重新审理这个案子。

这层纸捅破之后,查起来非常顺手,贪官们认罪态度也相当好。判决如下:

黄梅斩立决,就地正法;黄梅的儿子黄嘉图,协同犯罪,发配伊犁。

平阳县的一些犯法的衙役从犯,杖打八十,关押两个月。

黄梅的顶头上司、温州知府范思敬贪污受贿,包庇黄梅,发配伊犁当差。

原浙江巡抚福崧,包庇贪官,玩忽职守,革去现任山西巡抚的职务,调到新疆担任帮办大臣。不过后来乾隆又把福崧调回内地担任巡抚。

整个判决中,最让人意外的莫过于对现任浙江巡抚伊龄阿的审判了。伊龄阿是阻挠这次贪污案的一个罪魁,出于私心,百般诋毁窦光鼐,袒护腐败官员。伊龄阿本以为自己即使不杀头,也要发配三千里。让他意外的是,乾隆不但没有降罪于他,反而升他的职。乾隆将他提拔为内务府大臣,同时兼任崇文门税务总督,由从二品变成了正二品,而且,不管内务府大臣还是崇文门税务总督都是肥差。要理解乾隆为何作出这样一个判决,必须了解伊龄阿的出身。伊龄阿是内务府出来的一个奴才,换句话说是乾隆的家奴。就算狗在外面咬人了,主人也不会把狗给宰了,狗永远是狗,永远忠于主人。

对阿桂的惩罚是革职留任,这种惩罚当然更多的是一种形式。乾隆是不可能真处置阿桂的,但阿桂也因为这件事影响到自己的地位。而和珅正好借机攀缘,最后和珅成为乾隆的第一宠臣。

窦光鼐也许正兴奋地等待乾隆对自己的奖赏,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惩罚。一纸文书下来,免除窦光鼐吏部侍郎职务,改授宗人府府丞,由从二品降为正三品。当然,乾隆也肯定了窦光鼐“实心任事、忠心事主、功不可没”,但他话锋一转,说窦光鼐固然有功,但在查案中行为乖张、咆哮公堂,也犯了不少错误,所以必须给他敲敲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