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南巡,康乾有所不同

上一章

南巡途中的故事

下一章

更多图书

劳民伤财的南巡

乾隆十五年(1750年),南巡之事就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了。乾隆继位之后,经过十五年的积累,国库已经很充裕了,南巡的钱是没问题的,所以乾隆希望尽量办得隆重一些。

第一次南巡随行的大臣有三十二人,侍卫章京官员六百一十一名,兵丁两千五百五十九人,马匹六千六百九十匹。南巡途中经过的一些地区还得准备大量的船只和马匹;乾隆御用船只由漕运衙门打造,装饰要求奢华精美。此外,还有大量运粮的骆驼、骡子等。

南巡的路线是这样的:先经过直隶到达山东,在山东祭拜孔庙后,转到江苏,再由江苏进入浙江。仅陆路就有一千七百五十八里,水路一千三百四十六里,往返路程总计五千八百四十里。乾隆每到一处,地方官都要带领兵民前来迎驾,百姓跪在地上夹道欢迎,场面非常宏大。

皇帝南巡这是百年难遇的大事,地方官都引以为荣,百姓也乐得看热闹。所以,只要乾隆到一个地方,这里就成了黄金旅游点,许多百姓赶过来围观,人口往往暴增。乾隆还要求,各地必须保证临时增加人口的物资供应,不能让人饿肚子,所以事先截留几十万石的粮食保证地方上的供应,以免出现粮食匮乏的事情。乾隆是不希望看到有人饿肚子的,南巡本是喜庆事,如果因这事让许多人饿肚子,不仅良心不安,也会煞了喜气。

准备好充足的粮食和蔬菜也是为了防止物价上涨,影响经济的稳定。南巡需要调用大量的民夫,仅乾隆乘坐的御舟就调用了三千六百多个纤夫。这固然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但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心里不踏实。康熙在南巡时就没有这些问题,平平静静,极少扰民。

根据账面上的统计,乾隆六下江南耗费了两千多万两银子,可以肯定,实际数目绝对比这个多得多。各级地方官和商人们贡献了多少钱是没法计算的。

乾隆南巡虽说也做了一些实事,但总的来说就是摆阔花钱,吃喝玩乐。

乾隆是个非常喜欢享受的皇帝,凡事喜欢讲排场,衣食住行相当讲究。在皇宫里享受可以理解,难道南巡的途中就不可以将就一下吗?换作乾隆的祖辈或者子孙都可以,但乾隆是不能将就的。就拿饮用水来说,乾隆喝的是最上等的矿泉水,在直隶饮用的是玉泉山中的泉水,在山东喝的是济南珍珠泉水,在江苏喝的是镇江金山泉水,到浙江则是杭州虎跑泉水。仅运输这些水,就要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有人就问了,喝水就不必这么讲究了吧,地方官为何不能用一般的水假冒呢?

谁敢啊,乾隆的舌头可灵敏了,就算舌头不灵敏,他还有一种特制的仪器,能够测量水质的好坏。如果你敢忽悠他,那是活腻了。

南巡的途中还带了大量的牛羊,牛羊虽多,但也不够吃,不够的肯定是从地方上取。总之,皇帝南巡途中的物资不会有半点匮乏。

乾隆经过的御道也是非常讲究的,陆路御道要修得平直宽敞,路面要坚实稳固。中心正路宽一丈六尺,两旁马道各宽七尺。有石桥的地方,一律要撒上黄土。御驾经过的地方,必须用清水泼街。

沿途修建了三十多处行宫,虽为行宫,条件也不能差。必须布置得富丽堂皇,起码要做到一住进去就能感觉到皇帝的气派。尽管乾隆让各地修建行宫时不要铺张浪费,但事实上地方官员把行宫修得相当豪华,也没看乾隆责备惩罚他们。

商人也借着这个机会向乾隆邀宠,他们纷纷掏钱承担乾隆在江南的花销,有的甚至主动负责接待乾隆。乾隆第一次南巡经过扬州的平山堂,当地的商人闻知乾隆酷爱梅花,集体出资在行宫里栽种了上万株梅花。乾隆来到这里后,看到一望无际的梅林,大为愉悦。盐商汪氏,破费几万两银子在扬州建造了“三仙池”,乾隆看了后大大夸奖了汪氏一番,自然在官盐这块会多给他一些项目。

皇帝下江南,百姓虽说可以看热闹,但真正受苦的还是百姓。御道要笔直,碰到不笔直的地方,不得不把民房拆迁,老百姓活得好好的,突然要搬家,谁乐意啊!一边是皇帝辇车浩浩荡荡,一面是百姓怨声载道。号称察吏安民的乾隆非但没有真正做到安民,反而一再扰民,表面文章做得再好,也不能掩盖舆论。

每到一个地方,侍卫们都要清道,防范百姓如同防贼。虽然乾隆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会回避百姓,但实际上把百姓隔得远远的,老百姓只能看到浩浩荡荡的巡幸队伍,根本没法看到乾隆长什么样。有一次,队伍经过扬州时,一个女人在城楼下面烧火做饭,侍卫们看到烟火,以为有人要行刺,立即乱箭将那名无辜的女子射死。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乾隆晚年时总结南巡说:“朕在位六十年,并没有什么失德的地方,只有六次南巡,劳民伤财,好处不多,坏处不少。”

为此,乾隆对军机章京吴熊光说:“将来如果有皇帝要南巡,你如果不阻止,你就没脸在地下见朕了。”

嘉庆当皇帝后,有一次打算南巡,时任直隶总督的吴熊光立即出来阻止,把乾隆对自己说的话向嘉庆复述了一遍,这才打消了嘉庆下江南的打算。这么看来,乾隆好歹算一个有自知之明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