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子也风流

上一章

红颜未老情已绝

下一章

更多图书

贤后一去不复返

乾隆与康熙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与原配的感情都非常好,虽然是父母指婚,但情深意笃,两情长久。康熙与乾隆一生最爱的都是自己的第一位皇后。

乾隆的挚爱是富察氏孝贤皇后,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孝贤皇后三十多岁便猝然离开人间。富察氏是满洲镶黄旗人,察哈尔总管李荣保的女儿,协办大学士傅恒的亲姐姐。富察氏是雍正钦点的儿媳妇,婚后与乾隆的感情很好,两人相敬如宾,非常恩爱。

婚后第二年,富察氏就为乾隆生下了一个儿子,雍正对这孩子非常喜欢,亲自为他取名为“永琏”,大有希望他延续帝国大业的意思。

乾隆继位后,服完二十七个月的孝期,便册立富察氏为皇后。应该说,对这个皇后,乾隆是非常满意的,在乾隆心中,富察氏就是长孙皇后那样的贤后。自古婆媳关系最难处,但富察氏与太后的关系相当好。有了这样一个贤内助,后宫之事完全不必乾隆操心了,所以乾隆说自己之所以全心致力于国事,军功章上有富察氏的一半。

明君贤后,还有聪明的太子(乾隆很早就将永琏密定为储君),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完美。可惜世事难料,乾隆三年(1738年)十月,一个巨大的打击降临到乾隆和皇后头上——永琏因病医治无效去世。这夫妻俩悲痛万分,乾隆悲哀已极,以太子的礼仪安葬永琏,并公布了永琏的身份为密定继承人。

幸运的是,乾隆十一年(1746年)四月初八,孝贤皇后又为乾隆生下了永琮,乾隆大喜,再次将永琮密定为继承人。然而,灾难再次降临到这对父母身上——永琮不满两周岁就因出痘而亡,这对乾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孝贤皇后一病不起,乾隆勉强振作,以太子礼仪安葬永琮。

祸不单行,这时钦天监报告天有异象,有一颗“客星”出现在离宫六星之中,这预示着中宫皇后可能有难。乾隆听了大惊,自我安慰说,这可能是说皇后痛失爱子吧!

十多天后,客星消失,皇后的病也逐渐好了起来。乾隆放心了。

不久就是东巡的日子,届时乾隆将带上太后去祭拜泰山和孔庙。要不要带上皇后呢?乾隆想皇后身子刚好,还是留在宫里养病吧!不过,皇后执意要去,说自己在病中梦到了碧霞元君,此去就是为了还愿。乾隆答应了她。

尽管如此,乾隆却总是觉得不安,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罩在他心头。东巡前几天,他心烦意躁,写下了二十首小诗排遣内心的烦闷。其中有一首小诗叫《一去无还意》:记得分离日,相期不日还;如何一契阔,长此望边关。

这些诗句完全是不经意间写出来的,写完后,连乾隆自己都感到诧异。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写出这么哀伤惨绝的诗,想到这里他的内心更加压抑了。

东巡之旅终于开始了。到山东后,乾隆等人先去曲阜祭拜孔庙。接下来便是爬泰山了,一路上看不出皇后有什么异样,她的精神似乎很好。此去泰山,皇后重点拜访的一个地方是碧霞宫;乾隆和皇后在那里伫立良久,仿佛都被一种无言的情绪笼罩,久久不忍离去。

在前往济南的途中,皇后突然病倒了。乾隆想让她在济南府养病,皇后却不愿因此耽误了国事,让乾隆早日启程回京。旅途颠簸,皇后病体如何受得了。到德州时,皇后已经快不行了,当乾隆赶到她身边时,皇后已经闭上了双眼。

此时,乾隆的心里充满了寂寞与哀伤,作为一个皇帝,他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面对命运的力量,他发现自己是那么无力。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乾隆提笔,书写满腔的愁怨:

恩情廿二载,内治十三年。

忽作春风梦,偏于旅岸边。

圣慈深忆孝,宫壶尽钦贤。

忍诵关雎什,朱琴已断弦。

孝贤皇后是乾隆一生中最爱的女人,如果她没有这么早去世,乾隆应该不至于变成一个风流天子。

尽管乾隆对孝贤皇后如此深情,关于她的死还是留下了许多传言。

比如,有人说孝贤皇后是跳河自尽的,这是《清朝野史大观》的说法。书中记载,乾隆喜欢上了傅恒的夫人,经常跟她私通,最后被孝贤皇后察觉,两人经常为此争吵。一次,吵翻了脸,孝贤皇后颜面扫地,跳河自杀。

这些传言无非是为了抹黑乾隆,孝贤皇后的真正死因是感染风寒。乾隆与她的感情很好,真正对她精神造成沉重打击的是两个爱子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