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死大臣的伪稿案

上一章

制造文字狱让乾隆很刺激

下一章

更多图书

两个不要命的疯子

在现代社会疯子杀人理论上是无罪的,如果说疯子说了什么疯话,大家都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别人是疯子,跟疯子计较岂不是代表自己也是疯子?然而,在封建社会,专制政府比疯子还疯,一个疯子说了几句狂悖的话,居然要将其置于死地。

乾隆十六年(1751年),山西巡抚阿思哈抓获了一个叫王肇基的人,这个人既没偷什么,又没抢什么,只不过说了一些胡话。但是,阿思哈却比抓到盗贼更加警惕,亲自审问他。其实,这个王肇基并不是什么疯子,不过是个穷酸秀才,想当官想发财想疯了。

皇太后万寿,他胡诌了一首诗歌颂皇太后,想谋个一官半职。他把这首诗投给山西汾州府的衙门,想让衙门的人给自己推荐个一官半职干干。

同知图桑阿本拿到诗一看,发现全是阿谀之词,阿谀倒没问题,拍马屁也是好的,但关键要拍对地方、拍到点子上。王肇基万万没想到,谋官不成,反而惹祸。他在诗歌下面附了一段评论,正是这段评论要了他的命。

我们现在不知道这段评论到底写了什么,不过官方说王肇基的言论“毁谤圣贤,狂妄悖逆”,看来王肇基对时政发表了一些自以为是的评论。

阿思哈派人到王肇基家里搜,发现了更多悖逆的书文。王肇基辩解说:“我不过是一个小民,写诗祝贺皇太后,只希望圣上喜欢,没有其他意思。”

阿思哈又问:“你在诗后面发表议论,妄议国事,指责大臣,毁谤圣贤,到底是何用意?”

王肇回答:“现在是尧舜盛世,我怎么可能毁谤朝廷呢?我不过是把孔孟程朱的话糅合在一起,以显示自己有学问,希望皇上欣赏我,赏个一官半职。”

阿思哈开始还怀疑王肇基可能跟伪稿案有牵连,后来发现他不过是一个“疯汉”,他奏请乾隆,请乾隆定夺。这种事,在雍正朝最多就是打一顿或者关几个月,然后再释放。但乾隆比乃父更狠毒,居然让阿思哈把王肇基杖毙于廷下。

杖毙是非常残忍的一种刑罚,比斩立决更残酷,仅次于凌迟。王肇基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疯子,他的死还可以说是因言论获罪。

两年后,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被凌迟,这是大清国第一个被酷刑处死的精神病犯人。此后,陆续有精神病患者被

处死。

这个人叫丁文斌。丁文斌从小就是一个孤僻多疑之人,读过一些书,但是连秀才都没有考上。他与母亲相依为命,靠打短工为生。乾隆十二年(1747年),他母亲病死。自此以后,丁文斌的性情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经常自言自语,对着墙壁说话。丁文斌的生活更加悲惨,要文没文,要力气没力气,生活过得很艰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精神越来越混乱,也没多少人愿意请他抄写或是授课。走投无路之下,他跑到路边摆摊,为人测字算命。一个精神病人给人算命这是非常荒唐的,很快他就混不下去,沦落为乞丐。

虽然生活这么艰难,他在内心里还幻想着娶到一个漂亮老婆。乞讨的时候,他暗恋上董家的黄花闺女,虽然他是疯子,也知道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可能的事。丁文斌知道,要想娶到漂亮媳妇必须有钱啊!

但是怎样才能有钱呢?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自己造钱,这样不就成为富翁了吗?丁文斌在想象中把自己造的钱命名为“太公九府钱”。意淫的滋味是甜美的,可是睁开眼一看,失落感更重。想来想去他发现钱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自己之所以这么下贱,倒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因为没权势啊!

丁文斌可算是想到点子上了,对于他这样的人这是认知的突破,但也是死亡的开始。丁文斌想入非非,世上最有权势的人莫过于皇帝,皇帝要什么有什么。如果当了皇帝,不就什么都有了吗?很多造反的人都跟丁文斌有相似的想法,不过他们好歹是理智的,知道能不能当上皇帝靠的是实力和运气,而不是空想。

但丁文斌除了空想,什么都不会。到了中年时,丁文斌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经常出现幻觉。后来,他经常听到“上帝”在跟自己说话,在“上帝”的启示下,他写下了《文武记》和《太公望传》这两本书。他自认为这两本书写得相当好,想投石问路,找个公职做做,便拦住了江苏学政庄有恭的轿子。庄有恭是个很有学问的人,丁文斌指望他能看上自己。

没想到,书是送给了庄有恭,但此后毫无音信。没办法,丁文斌又沉入了幻想中。“上帝”又开始对他说话了,让他把以前的作品改写成《洪范》和《春秋》。丁文斌于是开始修改了,他把书中的“丁子日”统统改成“天子日”或“王帝日”。在中国古代史书里,只能用帝王的年号纪年,而丁文斌居然自号“丁子”,用自己的号来纪年。这已经是大逆不道了,他后来改成天子和王帝,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天子和皇帝。

丁文斌还决定定国号和年号,准备颁布一本《时宪书》,让天下人都奉新朝为正朔。丁文斌把国号定位大明,年号用天元。

丁文斌如果只是自己想想,还不至于送命,但他居然异想天开,准备去山东把自己的书交给孔子的后代。孔子的第七十一世孙孔昭焕看到丁文斌这些书,立刻下令府里的人把他捆起来,并迅速将这事禀报乾隆。

这个案子简直不用审了,反迹昭彰,唯一要考虑的是丁文斌是精神病。审讯中,丁文斌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上帝的旨意。审讯官荒唐到什么地步?居然让他把上帝叫出来。

杨应琚负责审理此案,他经历的事情多,虽然不懂现代精神病学,但是也知道这种情况是大脑出了问题。杨应琚在审理这个案子时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精神病血口喷人,乱咬一气,把朝中大官都咬进来。所以,他希望快点结案。他也知道乾隆是个非常多疑的人;如果乾隆疑虑加深,本来没什么事情,都会弄出许多事情来。

乾隆跟杨应琚的想法差不多,都主张尽快把犯人按大逆罪凌迟处死。

就这样,一个疯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凌迟处死,看客们的表情都非常麻木。只有一个人有所触动,这个人就是庄有恭。庄有恭当然不是同情丁文斌,是他自己跟着遭殃了。乾隆不久发现了丁文斌曾经给庄有恭投书。庄有恭早把这事忘在脑后了,等到想起时,拿起那本书给乾隆。乾隆发现这本书跟从丁文斌身上搜出的书完全不一样,认为庄有恭故意隐瞒。

乾隆决定罚款:你庄有恭做了多少年的官,把你的拿到的薪水乘以十,好好还吧!自己没还完,后代接着还。十四年后,庄有恭郁闷而死,死前还欠了六万多两银子。

此后,乾隆还处决了直隶的疯子刘德照等人,以及一些因为笔误而受处罚的人。

对疯子搞文字狱,而且文字狱一搞势必牵连到罪犯的家人,这种荒唐事竟然发生在号称明君的乾隆头上。后来一些大臣实在看不下去了,斗胆对乾隆说,这些疯子疯言疯语,即使要惩罚,止于他们自身就行了,没必要牵累到家人,并不是家人把他们逼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