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文字狱让乾隆很刺激

上一章

一柱楼里飘出死亡气息

下一章

更多图书

写诗是刀尖上的舞蹈

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正月,正是千家万户喜庆的日子,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市松江区)人蔡显慌慌张张地抱着一大堆书籍跑到府衙里,对着青天大老爷哭喊,说自己书中没有半点悖逆字句,希望大老爷明鉴。

这个蔡显也算是文化人,在雍正七年(1729年)中举,尽管如此,他却没能在仕途上发展。我们知道,在古代中举理论上是可以当官的,但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首先必须要有缺,其次你还得有关系,上面有人推荐你补这个缺。

虽然考上了举人,但是没官做,难免会有一些牢骚。蔡显自号闲渔,喜欢学着魏晋名士的派头,跟文人雅士们一起饮酒赋诗。经过多年的积累,蔡显印有《闲渔闲闲录》《宵行杂识》《潭上闲渔稿》和《红蕉诗话》等书。

其中最有名的是《闲渔闲闲录》,古人说不平则鸣,没有牢骚就没法写诗。在《闲渔闲闲录》中充斥着大量的牢骚,对官府的种种行为多有讽刺。当然,这本书出来后也确实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一些文人为诗人的才华倾倒,嬉笑怒骂皆能看出作者文采斐然,简直就是乾隆时期的韩寒,恰好两人也都是松江的。

不过蔡显可没韩寒幸运,在乾隆眼皮底下写讽刺诗,那可是刀尖上的舞蹈,不是亡命徒,别干这种事。这不,被人告发了,蔡显慌了。他自己跑到衙门里坦白,坚信自己并无悖逆之罪。蔡显有这种自信是好的,因为发牢骚跟语言悖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但要看对方是什么人,因为双方对悖逆的标准明显定得不一样,在一般人看来很平常的话,到了清廷那里就变成大逆不道了。

果然,这事松江府不敢做主,上报给两广总督高晋和江苏巡抚明德,这两人既然能在乾隆手下当大员,脾气也跟乾隆一样:无事生非,小题大做。他们认为蔡显:心怀不轨,创作逆书,毁谤朝廷,丧心病狂,罪大恶极,应该按照大逆律凌迟处死,亲戚家属一律连坐。

《闲渔闲闲录》这本书送到乾隆案桌前,乾隆毕竟也是个文化人,他翻了翻这些书,不觉得有什么大逆,只不过牢骚多了点而已,说实话,乾隆还觉得这个人确实有些才华。所以,刚开始的时候,乾隆根本没考虑按大逆律对待蔡显的,甚至都打算教训一顿无罪释放。然而,随着乾隆通观全书,他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乾隆发现书中竟然有这样的话:“戴名世以南山集弃世,钱名世以年案得罪……”说的是康熙和雍正年间的文字狱,乾隆心想,这都什么话啊,我想饶你蔡显,你蔡显自己要找死。这条真正谋逆的“罪证”高晋和明德都没有发现,他们发现的只是一些模棱两可的诗句,比如:“莫教行化乌肠国,风雨龙王欲怒嗔”“风雨从所好,南北杳难分”等。

说实话能从这些诗句中看出大逆不道那是很需要脑细胞的,“莫教”那两句诗大概是说乾隆乾纲独断、喜怒无常,做事不依靠道德和法律,完全凭个人喜恶办事。“风雨从所好,南北杳难分”更隐晦了,大概是说朝廷上上下下都从上所好,是非曲直已经完全分不清楚了。

《闲渔闲闲录》中还有《哀漳城》这首诗:“城里无烟白日荒,北军搜尽万家粮。戈船蔽海天常黑,铁骑飞沙雾转黄。一郡饥魂哭秋雨,千山战骨夜埋霜。我生不尽哀时感,衰草寒夜几断肠。”这首诗很明显是在控诉清朝入关的暴行,蔡显即使想辩解,也很难成功,就算是今天人们也能一眼看出其中的意思,别说是当时敏感的朝廷。

蔡显真是该死,碰到乾隆这么敏感的文化皇帝。《闲渔闲闲录》立即被宣布为禁书,蔡显也进入了最恐怖的审判环节。在酷刑逼供下,蔡显只好认罪,说自己是草野无知,无心写下这些东西,没想到其中有寓意,实在是罪该万死。

高晋奏请凌迟处死蔡显,乾隆施恩,判为斩立决。蔡显长子蔡必照改为斩监候,秋后处决,两个幼子和女儿发配功臣为奴。蔡显的弟子们杖打一百,流放三千里。印书的人杖打八十。一些办事不力的官员也受到惩罚,高晋和明德本来是想邀功,结果受到乾隆的责备,说他们姑息养奸,理由是没有发现真正“大逆”的文字,反而把一些发牢骚的文字当成“大逆”。

蔡显虽死,从他的文字中我们确实可以能看到此人的才华,他的诗意境也不错,如果生活在一个较开明的朝代,大概可以过上文人雅士的风流生活。

接下来我们要说的是与吕留良、黄宗羲、杭世骏齐名的齐周华,这四人并称为浙江四贤。

齐周华是浙江台州天台县人,这人也是一个大儒,而且胆子非常大。

一切还得从吕留良说起。吕留良是名满天下的大儒,曾静奉他为精神导师,在雍正期间,出现了曾静逆书案。这个案子是非常滑稽的,曾静和弟子张照无罪释放,倒是死人吕留良受到株连,被开棺戮尸。这种结果用雍正自己的话说是“出奇料理”,但显然是很不公平的,所以当时就有人写诗鸣不平:

走狗狂惑不见烹,祥麟反作釜中羹。

看彻世事浑如许,头发冲冠剑欲鸣!

写诗的人就是齐周华,他还怕别人看不懂,附上注解:“曾静该杀却不杀,吕晚村无罪却坐罪。这是古今一大恨事啊!”

在齐周华看来,曾静谋逆明显,该杀;但吕留良是一个大儒兼思想家,没有犯任何罪,却受到株连。作者非常愤怒,说世道浑浊到这个地步,自己怒发冲冠,连剑都在鸣动不平。发牢骚还行,但如果愤怒到利剑都快要出鞘,这似乎是一个危险的征兆。

雍正于是开始搜捕这个大逆不道之人。齐周华居然不屑于捉迷藏,站出来光明磊落地跟雍正对峙。雍正虽然残酷,但比乾隆要好很多,他倒没有杀了齐周华,更没有将他凌迟处死,只是下令将他永远圈禁。

齐周华是个汉子,雍正未尝不在心里敬佩他;闽浙总督也对他颇为佩服,曾写诗奉劝他:“物外有人闲始见,山中可乐老方知。”希望他不要再管闲事,好好寄情于山水吧!

乾隆即位以后,天下大赦,齐周华也获得了自由。乾隆上台后推行了一些新政,又让齐周华看到了希望,按捺不住“过问世事”的冲动。

很快齐周华就失望了,他发现这个新皇帝并不比雍正好多少,他上台后处死了曾静师徒,却没有为吕留良平反,也没有召回吕留良发配的家人。后来,齐周华到武当山当了十年的道士。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他的儿子把他接回家还俗。没想到这么一来就出事了。

齐周华回到家里后,脾气非常怪异,他要变卖家产,出版自己这辈子写的作品。最后,闹得跟家人亲族不合,自己搬到城外的一个小楼里居住,关起门来谁也不见,成了孤家寡人。族长齐长庚甚至向官府申请把齐周华逐出宗族,齐周华大骂齐长庚的老婆已经七十了,还到处偷人,简直人尽可夫。最后到了什么地步?齐周华的两个儿子痛打父亲,全家人都排斥他。他的家人之所以这么做自是担心这个倔强的老头遗祸家门,清代动不动就搞文字狱,他又口无遮拦,这种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久,齐周华在杭州把自己平生所写的著作出版,并亲自写了对联:“恶劫难逃,早知不得其死;斯文未丧,庶几无忝所生。”这说明齐周华早就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但自言对得起生养自己的父母。

齐周华也是自己想死,这人间在他眼里已是地狱。当时他家人反对他出书,倒未必是吝惜钱财,而是担心身家性命。齐周华不怕死,他们可怕死。

亲眼见过那么多文字狱,齐周华应该是有心理准备的,他与族人闹翻可能就是为了保护他们。在自己的著作中,齐周华把涉及他人之处全部删除,直面乾隆这个专制魔鬼。

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十月二十四日,浙江巡抚熊学鹏到天台县视察,齐周华拦住他的轿子,献上自己的《名山藏》等书,此外他还呈上一个状子,告发自己的亲族“迫害”自己。

案子一审就是个文字狱,齐周华供认不讳,只是否认李绂、谢济世、沈德潜、房明畴等人为自己作序,这些他全部都改名了,声称是托人伪作,其实全是自己写的。乾隆明白,这个人是公开挑衅自己,下令将齐周华凌迟处死。

遗憾的是,齐周华为亲朋好友设的脱身之计在奸诈的乾隆面前完全没起作用。齐周华的子孙照样连坐,其中四人拟斩监候,妻妾儿媳及小孩发配功臣为奴。堂弟齐召南本是礼部侍郎,被革职抄家,回家不久,齐召南就忧愤而死。李绂、谢济世等人虽去世已久,但也被抄家。

齐周华一案不仅牵连甚重,而且著作也被焚毁,他想藏之名山、期盼警醒后来者的愿望也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