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从傀儡皇帝到痛苦皇帝

上一章

第四章 海上烽烟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三章 白莲教风云

就在大家感觉天晦地暗的时候,白莲教教徒来到了人们中间,好比耶稣来到生活在罗马暴政之下的人群中。他们向百姓宣扬:“信仰白莲教吧,从此你们就可以获救,没有生命危险,不用一分钱就可以走遍天下。加入我们吧,只要我们有一口吃的,你们也会有。”

官逼民反——历史再循环

我们再回到禅位大典吧,体会一下那普天同庆的一幕,当时谁也没有料到灾难会来得这么快。如果是天灾尚可以理解,可惜偏偏是人祸。

禅位大典之后,性喜奢华的乾隆举办了盛大的千叟宴,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川楚一带的百姓却流离失所,食不果腹。这是非常讽刺的。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乾隆没有料到,在他的统治下,还有许多人连最基本的生存问题都得不到解决。

当乾隆在千叟宴上满怀盛世豪情之时,警报已经传到了京城。

清廷档案中记载了对白莲教起义原因的调查,直接原因是教首宋之清被清廷抓捕处决。宋之清在湖北、四川、陕西、河南、安徽一带传教,秘密策划反清活动。事情败露后,地方官开展地毯式搜捕,逮捕了以宋之清为首的六十七名教徒首领。宋之清被凌迟枭首,其余人全被斩首。

这次起义一个特别的地方是直接打出了“官逼民反”的旗号,其他起义大多也是官逼民反,但像白莲教起义这样直接将官逼民反堂而皇之地打出来还是很少见的。

在乾隆中后期,皇室贵胄和地方豪强疯狂兼并土地,大量农民丧失土地,无以为业。许多人拖家带口逃到深山老林里,过着半原始的生活。乾隆末年,湖北、四川、陕西、河南等地发生天灾,百姓的生活更加艰难。当时逃到山林里的百姓最多达到百万人,这样庞大的一群失去生计的人聚集在一起,可以想象会出现什么情况。

就在大家感觉天晦地暗的时候,白莲教教徒来到了人们中间,好比耶稣来到生活在罗马暴政之下的人群中。他们向百姓宣扬:“信仰白莲教吧,从此你们就可以获救,没有生命危险,不用一分钱就可以走遍天下。加入我们吧,只要我们有一口吃的,你们也会有。”

对于受难的劳苦大众,这些话如同福音。救世主来了,不跟着他又跟着谁呢?就这样,白莲教的队伍迅速膨胀。

星星之火,很快燎原,当白莲教在全国蔓延开来时,清廷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剿抚。

在剿抚中,最为给力的是四川南充一个著名的清官,此人名叫刘清。由于刘清官声很好,在四川一带颇有名望,所以很多起义军都被他“安抚”了。对于招抚的义军兵民,刘清也非常爱护,这无疑对义军构成了一种可怕的威胁。义军宁愿官兵残忍一点,这样也好全力反抗,可是一旦刘清这样的人出现了,你去打他又显得自己不义,是刁民所为。像刘清这样的人,对义军来说是一股令人纠结的反对力量。

当时四川的起义军用颜色作为军号,有点儿类似于八旗。白号的首领王三槐骁勇善战,然而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过于相信刘清。刘清把他骗到清军大营后,居然将他逮捕,解送到京城,随后被处决。

到了京城后,嘉庆亲自审问王三槐。王三槐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不是要造反,是那些当官的逼我们造反。”

嘉庆虽然生气,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几分道理,问道:“难不成四川就没有一个好官吗?”

王三槐答道:“只有刘青天一人而已。”别人把他卖了,他还记着别人的好。

刘清虽然出卖了义军首领,这个首领却为他做了一次临终宣传。从此,刘清名扬天下,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清官。

清官不好当,虽然刘清功劳很大,但是清廷却把功劳都给了将领勒保等人,只字不提刘清。这个很好理解,刘清在“贼众”中名声很好,在清廷看来,如果重赏刘清,等于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刘清属于典型的吃力不讨好的官员,分好处的时候拿不到,碰到了要作战或是安抚,总是让他亲往第一线。事后,刘清仍然经常亲自到白莲教大营安抚,大家因为王三槐的事都不敢再轻易相信他,不过大家都知道他是个清官,所以不忍心杀了他。

刘清先后招抚的人超过了两万,大家并没有因为他骗取了王三槐的信任而怨恨他。从这些事情中可以看出,当时百姓深受贪官污吏之害,难得出现一个清官,大家都知道珍惜,哪怕这个清官出于某些原因伤害了大家的感情。

嘉庆后来发了一道上谕,承认白莲教起义是“官逼民反”,对起义的大众抱有一定程度的同情。但是他把责任全都推到和珅身上,认为官僚集团这么腐败是和珅一手造成的。

嘉庆认识到一个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如何处理皇帝代理人——也就是官僚集团跟百姓的关系。尽管意识到这个问题,嘉庆却没能解决,有人说嘉庆性格优柔,手段平庸,所以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但我们不能对嘉庆求全责备,这个问题自古以来就存在,很少有人能解决。

这里顺便说说刘清的结局,刘清的结局不怎么好,但也不怎么坏。白莲教起义平定之后,嘉庆亲自召见刘清,高度赞扬他是一个大清官,是巴蜀人民的幸运。嘉庆还准备提拔刘清为四川布政使,相当于省内二把手,主管财务。然而,刘清却以能力不够拒绝了。

刘清真的能力不够吗?不是这样的,刘清很明白,如果自己担任布政使,一定会认真清理整顿财务,这样做必然会得罪很多人。如果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不符合自己做官做人的原则。权衡之下,还是不当这个官。所以,刘清改而请求嘉庆给自己一个武官的职位,于是嘉庆让他做了山东登州总兵。

女中豪杰王聪儿

在白莲教起义中,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王聪儿。

王聪儿是湖北襄阳人,出身贫苦,父亲是衙门里的一个勤杂工,工资微薄。后来,王聪儿的父亲因劳累而重病,由于无钱医治,很快就去世了。

从此以后,王聪儿就跟着母亲到处流浪,靠打短工和乞讨为生。童年时期的王聪儿就饱尝人间苦楚,后来母女俩实在活不下去了,母亲只好把她卖给一个戏班子,王聪儿聪明漂亮,吃尽苦头之后,终于成为一个“流浪艺人”。

在跟着戏班子流浪的日子里,王聪儿更是阅尽人间沧桑,看到社会角落里种种黑暗和肮脏,这跟乾隆看到的世界完全是两个样。自高自大的乾隆只看到自己的文治武功,丝毫没有看到文治武功背后百姓悲惨的生活。

生活的艰辛、世道的不堪让王聪儿很早就有了一种反抗意识,她恨透了腐朽的清王朝,恨透了那些欺压百姓的贪官。

闯荡江湖的时候,王聪儿结识了白莲教众,并成为其中的一分子。王聪儿认识了自己的另一半,这个人是襄阳的一个差役小头头,名唤齐林。齐林是身在衙门心在白莲教,两人这一结合,不仅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也激荡出了事业的豪情。

让齐林非常吃惊的是,王聪儿组织能力非常强,白莲教很多人都很崇拜她,这个年轻的女人居然是谋划起义的重要人物。在起义之前,王聪儿已经是湖北白莲教的首领了。

齐林和王聪儿计划在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的元宵节起义,夺取襄阳。没想到计划败露,齐林被清廷捕杀。失去丈夫后,王聪儿更加悲愤,但她没有消沉,而是化悲痛为力量,在众人的推举下,当上了起义军的领袖。王聪儿豪气干云,视封建礼教为粪土,当众剪去长发,横刀跃马,领导着教众走上轰轰烈烈的反清之路。

嘉庆元年(1796年)三月,王聪儿率领教众在襄阳发动起义。

王聪儿是一个头发长、见识也长的女人,她努力把乌合之众改造成一支有纪律、有编制的军队。她将起义军分成五营,还设立各级文武官员,用“万利”作为年号,造反本就是“一本万利”的好事,本就是性命,利就是江山。

在襄樊,王聪儿与清军展开大战,结果清军溃不成军。胜利之后,王聪儿带着义军奔向荆楚重镇襄阳。义军将襄阳城团团围困起来,不过襄阳是个军事重镇,要想攻下来没那么容易。嘉庆紧急调遣各路兵马支援襄阳,在清军的围堵之下,王聪儿只好放弃攻取襄阳,带着义军战略性撤退,来到河南,在邓州、新野一带和其他义军会师。

王聪儿与清军的第二次大战发生在湖北安陆府的钟祥。战争贵在神速,当王聪儿带领军队抵达钟祥时,清军才反应过来,匆匆调遣陕西总兵杨秀前去堵截。杨秀兵力有限,在起义军大潮面前显得相当弱小。钟祥很快沦陷,被起义军占领。

嘉庆手忙脚乱,痛骂王聪儿是众贼之首,让总兵永保整合湖北军队,对王聪儿实行围剿。

面对清军的围攻,王聪儿显得相当镇定。她没有选择被动挨打,反而根据地形主动出击,经常打得永保措手不及。她还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假装攻击清军的粮仓,吸引清军的兵力,从而让清军兵力分散,疲于应付。

永保被王聪儿整怕了,这个女人实在太厉害。永保想,与其等着被骚扰,不如选择一个特别的日子全力出击。永保选择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里发动突然袭击,准备速战速决,攻下起义军大本营。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王聪儿。王聪儿事先侦察到清军进攻的计划,做了周密的部署,当清军到来之时,发现起义军早已准备好。狭路相逢勇者胜,两军激战到深夜,双方都死伤惨重。由于起义军拖家带口,王聪儿决定兵分两路撤退。清军穷追不舍,在陈家河一带,起义军调转马头,痛击清军,歼灭了大量的清军。

嘉庆非常气愤,将满腔怒火发泄到永保头上,下令将永保逮捕入狱,换上了惠龄。这一战胜利后,王聪儿感到一丝安慰,这些天来虽然取得了不小的胜利,却也让她深深体会到造反大业的艰难。

陈家河告捷不久,四川白莲教的首领徐天德和王三槐分别在达州和东乡发动起义。确认此事后,王聪儿决定带领军队进入四川会师。为了摆脱清军追击,王聪儿将起义军分成很多队,忽东忽西,让清军不明所以,被王聪儿牵着鼻子走。沿途,王聪儿劫富济贫,更多的人加入起义军。

没多久,王聪儿就在陕西汉阴与高均德会师,又在镇安与王廷诏、李全会师。清军被王聪儿的迂回战术彻底搞蒙了,疲惫不堪。嘉庆气得七窍生烟,痛骂惠龄无能。

在镇安会师后,王聪儿故意做出向北进攻的架势,结果清军立即中计,将兵力调到北边。王聪儿见此,立即带领主力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渡过汉水。当惠龄赶到汉水边时,只能对着江水发呆了。

嘉庆对惠龄彻底失望了,立即将他革职,换上陕甘总督宜绵。

王聪儿渡过汉水后,清军副都统阿尔萨朗慌忙派兵拦截,也许是太慌乱了,阿尔萨朗赶到后,和起义军激战,不幸中枪身亡,清军的前锋参领和副参领也都阵亡。这一战,起义军歼灭清军健锐营千余人。

此时,四川首领徐天德率领的起义军正被清军包围,处境艰难。王聪儿长枪一指,迅速奔向清军的后方,对清军发起了猛攻。面对猝然袭击,清军慌忙调转枪口。看到援军来了,徐天德的部队大为振奋,和王聪儿前后夹击,打得清军落花流水。

造反是件悲催的事

川楚白莲教会师将整个反清起义推向了高潮,但高潮往往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它往往意味着低潮的到来、败亡之路的开始。

这次会师在史书上又被称为“东乡之会”,十几万起义军第一次聚在一起,真有天南地北兄弟来相聚的感觉。表面上,会师之后,起义军的力量更加壮大了。然而,这只是一种错觉,自古以来造反的人,自刘邦、项羽以来,就是貌合神离。大家本来都是平起平坐的,这个时候谁也不甘心推举一个最高领导人,然后大家都听这个领导人的命令。虽然这么做,无疑对造反大业有利,但人性的特点告诉我们,肯定是谁也不服谁。当王的感觉多好,谁也不想受别人制约。

结果,起义军首领们商议后,决定用不同的颜色作为起义军的旗号。襄阳王聪儿和姚之富率领的起义军用黄色作为旗号。

会师之后,起义军并没有形成一个整体,各个首领斗得相当厉害,各自都想称王称霸,至少要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王三槐就是因为不堪起义军高层内斗,转而被清官刘清收买。

面对起义火势的蔓延,嘉庆采取了坚壁清野和训练团练的策略,给了起义军沉重的打击。团练和乡勇往往比清廷正规军还能打,而坚壁清野的政策又让起义军缺少粮草来源,与群众隔绝。

当困境到来时,起义军并没有齐心合力,共渡难关,反而互相责备,有人甚至说:“我们四川的事情湖北人搅和个啥,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这种言论无疑是针对王聪儿的,王聪儿可以受得了这个气,湖北的起义军可受不了,离乡背井可不是为了找气受,既然在这里受气,不如回到老家继续造反事业!

王聪儿也觉得继续在四川待下去不是长久之计,起义军分裂是迟早的事情,干脆打回家乡,再闯出一片天,方显巾帼本色。

出来闯不容易,要回去更不容易。首先是回去的路上布满清兵,为了分散清兵,王聪儿还是采取了之前的迂回策略。到达归州后,起义军兵分两路,一路由王聪儿和姚之富率领,进攻兴山,抵达宝康和南漳,再回到襄阳;一路由王廷诏率领,由东攻远安、当阳,最后两军会师。

其中,夔州是起义军回湖北的必经之路。王聪儿打算先占领白帝城,没想到清军已提前在夔州和白帝城布下重兵。清军自以为万无一失,但王聪儿率领义军突然袭击清军的营地,清军立即还击。这时,埋伏好的四五千起义军冲出来,两军交火,一直斗到晚上,起义军暂时撤退。

到了半夜三更之时,起义军突然偷袭清军大营,直到清军援兵到来,起义军才撤退。

回到驻地之后,王聪儿决定改变打法,不分昼夜轮流对清军进行骚扰。两个昼夜之后,终于冲破关卡。随后,王聪儿率军往归州和巴东进发。嘉庆连忙让官兵在中途进行围截,清军统帅明亮匆匆赶到巴东,被王廷诏的部队迷惑,结果与王廷诏激战。

王聪儿正好率领两万主力军队前往兴山、保康、南漳。当明亮发现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后,已经没法追上王聪儿了。王聪儿本想经由宜城、钟祥前往襄樊,然而中途清军关卡重重,只好放弃这个计划,率领部队进入湖北西北山区地带。

很快,王聪儿就意识到湖北是待不下去的,决定进入陕西南部。前往陕西的路上,起义军在长坪与清军发生了一场遭遇战,击毙了清军护军统领惠伦。这次胜利给了处于低潮的起义军很大的鼓舞,然而这也是最后的胜利。

此时,正有几万清军和不计其数的乡勇从各个方向涌来。王聪儿的起义军退到湖北三岔河后,已经无路可退。

三岔河地势非常险峻,到处是悬崖峭壁和苍天古树,固然适合防守,但更适合围住。王聪儿不会想到这里就是她年轻生命的终点。

王聪儿本打算且战且退,进入陕西,然后再回到四川。可惜,她的气数已尽,冲不出这凶险的地方。三岔河里布满清军,到处是炮声,在清军强大的火力面前,王聪儿没有恐惧,当她知道没有可能逃出此地后,从容选择自杀。她带着几十名女兵跳崖,姚之富也跟随她的脚步,场面悲壮慷慨,催人泪下。

造反真是一项悲催的事业。

清军立即到山下寻找王聪儿和姚之富的尸体,割下他们的人头,送到京城邀功。王聪儿虽然失败了,但是给了清廷心脏沉重的一击。

杀了王聪儿,还有后来人

王聪儿牺牲以后,她英勇壮烈的形象反而激起了其他起义军更加激烈的反抗。

襄阳起义军的余部在高均德和李全的率领下,和德楞泰、明亮在陕西展开了激战,起义军打着“为王聪儿报仇”的口号,英勇杀敌,多次击败清军。

嘉庆三年(1798年)六月,湖北蒲圻和崇阳的白莲教众听到王聪儿牺牲的消息,义愤填膺,纷纷表示要为王聪儿报仇。木工出身的王天万在蒲圻发动了八百人,接着又在崇阳召集了一千人,自称都督应劫大元帅,号召大家起义。

王聪儿虽然被清廷剿杀了,但是起义的火势反而更加旺盛。各地起义军在王聪儿牺牲后又坚持战斗了八年,直到嘉庆十年(1805年)五月十九日,起义军最后一个元帅王世贵倒下。

在这些起义中,有四次值得一提的大战役。

首先是大鹏寨战役,这次战役发生在嘉庆三年(1798年)九月,战斗开始后不久,罗其清和李全领导的起义军占领了四川营山县的军事重地大鹏寨。起义军得到了大量的粮食,接着又修起了坚固的堡垒。清军纠集了四路大军围攻大鹏寨,双方相持了三个多月。其间清军多次强攻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清军又采用老办法,召集当地乡勇打头阵。

乡勇罗思举是本地人,熟悉地形,他带着清军从后面的悬崖爬上大鹏寨,采用夜间突袭加上火攻的办法,打败了起义军。这次战斗使起义军元气大伤,但他们并没有因此丧失锐气。

第二次大的战役是苍溪战役。这次战役是由起义军领袖冉天元指挥的,在起义军中,冉天元是一个善于打伏击的将领。嘉庆四年(1799年)八月,他带兵来到四川巴山,随后进入苍溪境内。

得知这个消息后,清军主帅额勒登保率兵赶过来,将起义军包围在苍溪的人头山上,清军由三路对起义军发起了进攻,企图全歼冉天元。冉天元并没有被清军的势头吓住,他从容指挥,坚守高地,巧设埋伏,持刀士兵在前面,弓箭手在后面,杀得清军死伤成片,这一战清军副将以下的将官损失了二十余名。随后,冉天元突围出来,到达巴州阴背场。额勒登保失败后,自知过失重大,主动向嘉庆“请罪”。

第三场战役是高院场战役。这场战役还是由冉天元指挥的,从苍溪离开后,他带着四千起义军准备经由川北到甘肃与其他起义军会师。冉天元的部队经过成都和重庆,进驻川西时,部队从四千发展到七八万人。看到白莲教势力蔓延得如此迅速,连嘉庆都感到失望,他说贼众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光凭人力简直不可能捕杀干净。

嘉庆五年(1800年)正月十九,冉天元的大部队到达西充县的高院场。清政府火速派川北总兵朱射斗前去扑灭,朱射斗到了以后,火炮狂轰,弓矢狂射。面对清军凶猛的火力,起义军并没有畏缩,反而内心更加愤懑。他们恨透了朱射斗这个清廷鹰犬,组成了一支敢死队,为了躲避敌人的炮火和箭雨,匍匐前进,一直爬到朱射斗的大营前,举起大刀砍杀了清军的这个“巴图鲁”,并歼灭了一千多名清兵。

起义军再次获得了这场战役的胜利,冉天元在起义军中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将领。

第四次战役是马蹄岗战役,这次战役的主要指挥者还是冉天元。高院场战役后,冉天元带着部队北上到达梓潼和江油一带,并任命部将张子聪向成都挺进,以迷惑清军。此计果然见效,三月的一个晚上,冉天元率领大部队从太和镇成功渡过潼河。嘉庆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气愤,下令四川总督魁伦自尽。

随后,冉天元来到马蹄岗,德楞泰率领清军企图再次包围义军,结果两军激战,清军又一次被打得落花流水。起义军反将清军包围,眼看清军就要被全歼,这时清军援军杨遇春和乡勇头目罗思举赶过来。战场形势很快扭转过来,起义军败走,冉天元因为战马受伤,落马被俘。

等待冉天元的是清廷残酷的刑讯,而其终究是一个汉子,始终不肯向清廷低头,最后被斩首。

马蹄岗战役是反清起义的一个转折点,自此以后,起义军逐渐转为劣势,直至最后被清廷扑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