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打击盐枭

上一章

第十四章 失败但不屈服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十三章 惨不忍睹的鸦片战争

在《南京条约》中,中英双方对鸦片都只字未提。英国作为当时一个强大的国家,在正式的条约中不方便将鸦片写进去,英国当局很清楚,这么做的话必然会留下污点,而且会遗留下很多麻烦,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是把它留在阴暗处。

外来的不速之客

西方的资本主义正处于上升阶段,他们到中国来并非是用一种彬彬有礼、公平竞争的姿态,更多的是咄咄逼人的殖民姿态。对于中国市场,他们有极强的占领欲望。加上他们有坚船利炮,无疑会对中国形成一种很强的政治压力。

当然,清政府的姿态也是相当强硬的,从康熙以来一直如此。到了道光年间,帝国虽然衰朽,但是对于西方的蔑视还是非常明显的。

英国可不管中国的情绪,他们始终为打不开中国市场耿耿于怀。1834年,这一年是道光十四年,英国政府对东印度公司在对外贸易上的无能非常不满,解除了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的特权,决定增设一个驻华商务监督部门。

当时,英国急于扭转对华的贸易逆差,决定不顾中国的禁烟令,将鸦片再次大规模地输入中国市场。通过鸦片走私,英国在很短时间内就扭转了贸易逆差,在英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中,鸦片贸易总额占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这对于英国来说是好事,但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伤害,首先是人民健康受损,其次是白银大量外流。

白银外流的结果是银贵钱贱,国库更加空虚,财政更加困难。银贵钱贱会导致民生更加凋敝,因为老百姓通常是用铜钱交易,但是缴税的时候必须把铜钱换成银子,由于银子价格看涨,以前一千个铜钱换一两银子,现在可能要一千六、一千八,无形之中加重了老百姓的负担。

农民负担加重又会导致国内市场萎缩,老百姓没有余钱用来消费。当时很多有识之士都意识到这个问题,林则徐是其中最为杰出的一个人物。林则徐曾上书道光:现在江南一带商业日益疲软,细查暗访之下才知道,百姓的钱大多用于购买鸦片了。

也正是在林则徐的强烈坚持下,道光下令大力禁烟。

经济的损失还在其次,鸦片对中国人最直接的危害是侵蚀人的精神和肉体。吸鸦片的人越来越多,颓废之风越来越重,许多官员加入吸毒者行列,官风日益倾颓。当官的吸毒,难免会贪污渎职;百姓吸毒,肯定没法从事劳动生产。到道光十五年(1835年),保守估计,全国吸食鸦片的人达到两百万。

最可怕的是军人吸食鸦片,军队是最讲究纪律和斗志的,一支充满烟鬼的军队还能称为军队吗?能指望这些人保家卫国吗?

林则徐发出疾呼:再不禁烟,国家就要亡了!

虎门销烟

道光元年(1821年)就开始禁烟,不过力度不大,没有多少效果。

道光九年(1829年),制定了更为严厉的禁令。外国商船进港后,必须写明“并无夹带鸦片”的字条,交给洋行的商人,随后,经过海关查核,确实没有鸦片方可放行。这些禁令有用吗?有,但是作用不大。道光比他的前辈们下的禁烟令都多,但偏偏道光时期鸦片走私最为严重。

当时朝中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吸食鸦片的都是游手好闲之徒,这些人吸食鸦片不会对国民经济造成多大的损害,这部分人过分强调鸦片贸易造成的白银流失问题,主张中国自己种植鸦片,不从国外进口,这派人物以许乃济为代表。还有一派坚决主张禁烟,认为鸦片非禁不可,要严惩吸食者,等禁到无人去买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出现白银流失的问题,这一派以给事中黄爵滋为代表。

黄爵滋特别指出,西方国家虽然贩卖鸦片,但它们自己的国民却不吸食,因为它们对吸烟者有非常严厉的惩罚措施。所以,我们最好是把吸烟者处以极刑,虽然不必全部处死,但最好杀一批,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黄爵滋的主张是最为极端的,因为在此以前,还没有哪个皇帝要对吸烟者处以死刑。黄爵滋的观点出来以后,很多官员反对,有的官员是出于人道精神,更多的则是跟鸦片走私有这样或那样的联系,有的是家人或亲戚中就有吸烟者。

反对黄爵滋的人认为行法治就得公平公正,如果吸食鸦片的人应该判处死刑,那么贩卖鸦片、开烟馆的人又该如何论罪?本来吸食者是禁烟环节中的末端,不应该处以这么严重的刑罚。用现代的法律精神来看,这个观点也是有道理的,吸烟者是犯错,贩毒者是犯法,犯错的被处死,犯法的反而轻判,于常理不合。

林则徐在禁烟问题上也是一个激进派,他非常赞同黄爵滋的意见,甚至补充说应当把贩卖鸦片和开烟馆的人一同治以重罪。林则徐把鸦片危害提高到亡国灭种的高度,也确实引起了道光的重视。

综合各方面意见后,道光制定了新的禁烟条例,主要内容如下:

一、走私鸦片的,不论走私量多大,一律处死。

二、对玩忽职守的官员和士兵以及内地奸商,一律严惩不贷。

三、对吸食鸦片的人,从严惩治,必要时可以处死。

四、对于失察、窝藏鸦片贩子的公职人员,根据情节轻重予以处罚。

禁烟令颁发后,一大批犯人受到惩罚,郭亚平是个大毒枭,多年来从事鸦片贸易,在海上负责接送、转运,牟取了巨额利润,道光十八年(1838年)被处以绞刑。太监李秋澄身在宫禁,却吸食鸦片,被检举后,发配黑龙江为奴。

仅在湖北省,林则徐就缴获鸦片一万两千多两,烟枪一千两百多杆;在湖南收缴烟枪三千五百多杆;庆亲王奕窦和辅国公溥喜因为吸烟被革去爵位,并被罚俸两年。

道光禁烟的决心是非常坚定的,所以他重用林则徐。道光十八年(1838年)十一月的一天,道光刚起床就召见林则徐。两天后,又召见林则徐,允许他在紫禁城内骑马,让他务必要把禁烟的事情办好。经过仔细商讨,道光决定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派遣他到广东亲自指挥禁烟事宜。

林则徐在京城待了十三天,道光召见了他十九次,赏赐他在紫禁城里骑马坐轿的特权,由此可见道光对禁烟一事的重视。林则徐接到任务后,风雨兼程地出发了。一路上,林则徐不辞辛劳地考察鸦片情况,询问当地百姓,研究鸦片蔓延到了什么地步。

林则徐是一个非常清廉正直的官员,凡路过的地方,他都吩咐地方官员在接待时一律不准铺张,更不准送礼。每到一个地方,林则徐就向地方官晓谕皇上禁烟的决心,让大家积极配合上面的政策。

在到达广东之前,林则徐就给广东布政使邓廷桢和按察使怡良发出机密公文,那是一份鸦片走私贩子的名单。林则徐让他们尽快抓到犯人,早日处决。钦差人还没到,禁烟行动已经开始,林则徐办事果然雷厉风行。

英国有一个鸦片大贩,绰号叫“铁头老鼠”,在广东从事走私十几年。这一次,得到内幕消息,听说林则徐过来了,广东将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禁烟运动,“铁头老鼠”赶紧溜之大吉。

1839年3月10日,林则徐终于到达广州,在越秀书院落脚。第二天,林则徐就命人在广州城四处张贴布告,向全城百姓宣布此次来广东的目的。一时间,关于林则徐禁烟的消息在广州城传得沸沸扬扬,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心惊胆战,有人拭目以待。来到广州后,那些支持禁烟的人给了林则徐很大的精神支持,他们中很多人主动向林则徐提供情报。

林则徐不是一个凡客,他出手不凡,总能找出问题的症结,对症下药。他下令加强海防,搜缴外国的烟贩子。不久,在零丁洋海口发现了二十二艘外国走私船,每条船上都有一千箱以上的鸦片。林则徐既是一个性格刚直的人,也是一种做事讲究分寸和策略的人,他没有派兵直接搜捕英国商船,而是将鸦片全部收缴。

林则徐被认为是当年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个人,说明他多少了解西方,也许他不知道英国真正的实力,但是他可以肯定英国比国人想象的要强大。所以,他不会贸然挑起战争,如果直接扣押英国商船,搜缴鸦片,很可能会引发战争。

林则徐叫来十三行的人,让他们转告洋商,限期缴纳鸦片,并承诺以后永远不夹带鸦片,如果夹带的话,将没收所有的鸦片,还要将人犯正法。

林则徐对大家说:“鸦片一日未绝,本大人一日不回去,誓与此事相始终,断无终止之理。”

让英国商人交出鸦片还得过他们商务监督这一关。英国商务监督查理·义律一向把中国的法令当成儿戏,这可能跟他长期与中国官员打交道的经验有关。所以,对林则徐的通告,义律敷衍塞责。义律的态度惹恼了林则徐,看来只能采取强硬手段了,于是他下令逮捕拒绝交出鸦片的大走私犯颠地。义律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带人从澳门赶到广州,掩护颠地逃走。

林则徐得知义律所为后,极为震怒。他下令把外国商船全部封起来,还调派水师封锁外国商馆。义律为此陷入困境,致信威胁邓廷桢,要采取相应的行动,同时致电清政府,允许他们离开广州。从头至尾,义律对鸦片一事只字未提。林则徐根本就没理睬义律,如果义律不让步的话,他会拿出霹雳手段。

面对强势的林则徐,义律只能低头屈服,但他的屈服是暂时的。义律被迫交出两万零两百八十三箱鸦片,林则徐对义律的“认罪”态度比较满意,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些补偿。凡是缴纳一箱鸦片的,补偿茶叶五斤。

林则徐把缴获的鸦片囤积在虎门海滩上,宣布要当众销毁这些鸦片。

销毁鸦片的当天,无数百姓前来围观,场面极为壮观。焚烟过程持续了三周,这一举动固然可以取悦道光,也可以振奋那些憎恨鸦片的人,然而却引起了灾难性的后果,那就是我们所熟知的两次鸦片战争。

旧世界与新世界的战争

中英的这场战争从根本上说是为了钱,对于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英国商人垂涎三尺。

英国作为当时西方最先进的一个国家,一开始对中国的禁烟态度也很温和,如果因为禁烟就对中国发动战争,在道义上他们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试想,如果中国人在英国贩卖鸦片,那肯定也是被判处死刑。

义律是主张对中国动武的,但英国的外交大臣甚至对驻华商务监督义律说出这样的话:“女王陛下统治的政府,不支持不道德的商人。”女王的意思是让义律用和平的外交的手段解决争端,不可以提到武力层面。

随后,英国政府获知林则徐因为鸦片贸易主张全面禁止与英国通商,这等于是将英国从中国市场赶走。对于欲望正处于上升期的资本主义来说,这是他们无法忍受的。终于,英国国会发起投票,主战派占上风,战争就这样打响。

战争之初,清廷认为英国不过是蛮夷,对中国构不成威胁。

1840年6月,英国统帅兼全权代表义律率领十六艘战舰抵达澳门,总兵力有四千人。巴麦尊指示义律封锁珠江口以后,率领大部队北上,攻下舟山群岛。7月5日,英军袭击舟山市定海县县城,鸦片战争正式爆发。8月,英国舰队抵达天津的大沽口,主战派首领道光帝看到英国舰队来势汹汹,立场发生了动摇。

义律给道光递交了一份国书,要求允许通商并惩办林则徐。道光让琦善南下广州与义律谈判,琦善虽然同意惩办林则徐,但是在通商一事上没有给予义律满意的答案。10月,林则徐和邓廷桢被革职。但是在通商问题上,谈判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义律因此失去耐心,决定打完了再谈判。

1841年1月7日,英军事先没有发出战书就袭击了虎门的炮台,清军死伤七百多人,损毁船只十一艘。面对失败,琦善不得不做出让步,与义律签订了《穿鼻草约》,该条约规定将香港割让给英国,但英国必须向中国政府缴纳一定的税额;中国赔偿英国六百万银圆;开放广州为通商口岸;英军撤军,归还定海。

这个条约是琦善和义律私人签订的,中国政府和英国政府都没有签字。英国政府对这个条约很不满,认为极大地损害了英国在中国的利益,女王觉得义律简直不可理喻,对中国人太好了,建议国会将其免职。

而道光帝也对琦善相当不满,认为他在出卖国家利益,下令将琦善革职抄家,同时派遣奕山、隆文和杨芳到广州指挥作战。清军在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的率领下,英勇作战,然而还是抵挡不了英军强大的火力。5月,清军全面溃退,广州附近的要地一一沦陷。奕山率领一万八千名清军退守城内,被迫与英军议和,签订《广州条约》,答应带领部队撤出广州,并勒索广州商家赔偿英军六百万银圆。议和之后,奕山非常害怕,在道光面前,将这次惨败说成是大胜。

不久,英国国会通过女王的提议,将义律免职,调任璞鼎查接替他。璞鼎查来了之后,先后攻占了厦门和鼓浪屿。10月1日,又攻陷定海,后来因为军中流行瘟疫,放弃了定海。在定海战役中,中英双方都损失惨重。1842年1月,英军又攻打台湾中部,被台湾道姚莹和台湾总兵达洪阿击退。没过多久,英军又攻打吴淞口。

道光惊惧交加,任命奕经为总司令,率领两万精兵和英军作战。1842年春,奕经率领两万大军围攻宁波的一千英军,却被英军打得一溃千里,奕经本人侥幸逃了出来。随后英军长驱直入,攻占了上海和江苏镇江,把军舰停泊在南京的江面上。璞鼎查此时非常嚣张地对道光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接受英国提出的条件,将下令大炮轰击南京城。

此时,道光已经顾不得天朝上国的面子了,江山要紧,保命要紧,派人前去和英军谈判,接受英国的条件,签订了《南京条约》。《南京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赔偿英国两千一百万两白银,割让香港全部主权。更过分的还在后头,《南京条约》有一些附加条约,这些附加条约完全无视中国主权,规定英国人与中国人如果发生纠纷,不受中国的司法审判,而由英国领事来审判;英国军舰可以停泊在五个通商港口;英国在五个商埠里可以建立租界,租界如同英国本土;中国以后提供给其他国家的利益,也应该同时给英国一份。

在《南京条约》中,中英双方对鸦片都只字未提。英国作为当时一个强大的国家,在正式的条约中不方便将鸦片写进去,英国当局很清楚,这么做的话必然会留下污点,而且会遗留下很多麻烦,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是把它留在阴暗处。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场战争。

英国实际参战的兵力大概在七千人,加上一些辅助的和补给的不超过两万。中国能够调动的兵力号称有八十万,是英军的数十倍,然而在装备和组织上却远远落后于英军。中国军队的抵抗也不能说不英勇,像两江总督裕谦、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这样的高官都壮烈殉国。

在努尔哈赤时代所向无敌的八旗军怎么这么不堪一击呢?明朝末年,海盗头目郑芝龙指挥的海军就曾全歼荷兰舰队,后来荷兰舰队再次跟郑氏海军PK,又一次输给了郑氏。李约瑟认为,明代海军战斗力超过了欧洲国家的总和,而西方列强用短短两百年的时间就赶超了中国。

鸦片战争的失败是对中国落后于时代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