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曾剃头来了

上一章

第六章 天国的覆灭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五章 这一年天京有血光之灾

这不,杨秀清过早地提出要跟洪秀全平起平坐,以天父的名义命令洪秀全封自己为“万岁”。洪秀全是什么反应呢?他心里一定非常吃惊非常害怕,虽然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来得太早了。他这时候担心的还不只是自己的天王宝座,而是身家性命。杨秀清说出“万岁”时,洪秀全就知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

天王恨东王

太平天国领导层的矛盾由来已久,在广西时就已埋下了隐患。

洪秀全一直是太平天国名义上的领导者,实际权力掌握在杨秀清的手中。杨秀清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物,他依靠过硬的行政能力和军事天赋,成为仅次于洪秀全的二号人物。当年冯云山设立了一种架空天王的制度,我们很难想象冯云山是为杨秀清准备的,他最开始肯定还是为了大权落到自己的手中,只是杨秀清后来居上,在天国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成为公认的领袖,冯云山也只好承认杨秀清的领导地位。

杨秀清和洪秀全虽然是一个阵营的,但穿的并不是同一条裤子,两人的政见和做事风格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鉴于洪秀全悲剧的科举历程,他对儒家有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想要打倒所有的孔家店。杨秀清虽然没有读过书,也许正因为没读过书,对孔孟之道没那么多的仇恨,他更看重读书人的作用,所以很反感洪秀全的“灭孔”运动。

为了阻止洪秀全焚书坑儒,杨秀清假装天父下凡,要洪秀全立即停止这种自戕的行为。洪秀全不甘心,但也不能不住手。洪秀全也是一个很偏执的人,杨秀清如此不给他面子,他心里自然恨不得将杨秀清千刀万剐。

这还只是个开始。

一天,杨秀清与韦昌辉等人商讨政事的时候,当时洪秀全的几个女官也在这里。杨秀清突然倒地,站起来时已经是天父了,天父说洪秀全已经变得专横跋扈,经常虐待身边的宫女。接着,天父对这四个女官说,你们以后不要去伺候天王了,到东王府伺候东王吧!

杨秀清这是干吗呢?可能是这四个女官长得比较漂亮,他垂涎美色;也有可能是这四个女官很有才能,东王日理万机,需要她们帮忙。但这么做等于是羞辱洪秀全,难道杨秀清不知道?

杨秀清当然不是不知道,而是此时他觉得已经没必要忌惮洪秀全了,军政大事全操于他一人之手,而且他在天国里的威望已经很高。此时,倒是洪秀全非常忌惮杨秀清。

如果说虐待女仆确实有错的话,那么杨秀清指责洪秀全四岁的儿子恣意妄为就有些过分了,一个四岁的小孩,在雨里玩耍,杨秀清却说这种行为过于放纵,为了防止他将来虐待子民,必须禁止。

当然,洪秀全虐待妇女是事实,洪秀全生气的时候,曾经一脚踢伤怀孕的妇女,导致其流产。

杨秀清当然也不是一味地以天父的身份批评洪秀全,他也曾以下属的身份建议过洪秀全,这时候,洪秀全往往听不进去。每逢这时候,杨秀清就玩天父下凡的游戏。杨秀清这么做当然让洪秀全很难受,但对于天国的稳定还是有好处的,因为洪秀全是一个性格粗暴的人,处事方式也非常简单,看不惯的不喜欢的就杀,杨秀清做事要认真谨慎得多,这样就避免了许多冤狱。

在对待男女分营的事情上,洪秀全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杨秀清从人性的角度很反感这样,他觉得革命虽然重要,但也不能泯灭人伦,男女之爱是人的天性,所以不应该禁止男女分营,应该允许他们每隔二十天或是三十天能够回家跟妻子团聚一次。杨秀清还建议不应该把象征帝王的“龙”打入妖魔鬼怪的行列,洪秀全是个反传统的人,所以龙在他眼里也是妖魔鬼怪中的一个。而杨秀清却认为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不应该打入牛鬼蛇神的行列。

也许是迫于形势,洪秀全公开赞扬杨秀清坦诚、无畏、忠实,所以应该被尊为“劝慰师”和“圣神风”,所谓的“劝慰师”和“圣神风”就是三位一体中的圣灵,估计洪秀全这么做也是无奈的。

如果说洪秀全是天父的儿子的话,那么杨秀清似乎正在一步步高升,要把天父的儿子从天国的宝座上挤下来。用今天的话说,杨秀清是一个非常上进的人,已经是二把手的人,再往上爬,洪秀全岂不要从顶端摔下来。

咸丰三年(1853年)十二月,杨秀清几次天父附体,羞辱洪秀全的两大心腹,韦昌辉和秦日纲。杨秀清有时闲得无聊,就会突然倒地,然后让侍女去传唤韦昌辉。韦昌辉到了之后,必须五体投地听杨秀清训诫。杨秀清坐在轿子里,韦昌辉必须在一旁恭敬地当个跟班。就连杨秀清的奴仆都可以把韦昌辉玩得团团转。秦日纲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甚至还要为东王抬轿子。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韦昌辉和秦日纲对洪秀全更加依赖,他们知道只有这个人能够帮自己除掉杨秀清,虽然这个人没什么能力,但他毕竟是天国的最高领导人,至少名义上是这样的。私下里,韦昌辉经常跟杨秀清唱对台戏,杨秀清曾建议洪秀全要节俭,又不是开时装店,干吗弄那么多龙袍。韦昌辉却对洪秀全说:“天王大哥,你现在富甲天下,龙袍当然是越多越好。”

后来,杨秀清知道了这事,洪秀全出来打圆场:“秀清就是古代敢于直言的正直大臣啊,昌辉只是心疼我这个做哥哥的,你们两人都是爱我啊,只是方式不一样而已。”

对杨秀清来说,他是容不下有人再称王,韦昌辉虽然是北王,但在他眼里也只是一个跟班的。杨秀清只想在太平天国内部建立一个四人领导集团,这四人中除了他自己和洪秀全,其他两个都是不存在的。一个是长兄耶稣,一个是三哥冯云山,洪秀全是老二,杨秀清是四弟。

毫无疑问,太平天国已经分化为两个阵营。以杨秀清为首的一派,代表的是更专业更有远见的利益集团,他们的目的是一统江山,再创盛世。以洪秀全为首的一派更多的是关注既得利益,为了既得利益,韦昌辉和秦日纲这些人聚拢在洪秀全周围。

杨秀清曾以上帝的口吻说过这样的话:“千古英雄不得除,流传全仗简中书。”意思很明显,就是让洪秀全珍惜文化和典籍。

杨秀清清楚地看到,走向传统文化的对立面只会威胁天国的事业。杨秀清的看法是对的,当时有很多人对太平天国的统治不满,有读书人,也有一般的劳苦大众。所以,曾国藩拿太平天国毁坏传统的事情大做文章。

咸丰五年(1855年),杨秀清已经病魔缠身,躺在床上的时候他也不忘日理万机,权力就像鸦片,很容易上瘾。杨秀清每次扮演天神下凡时,排场越来越大,他的家属和部属地位已经非常高了,大家整整齐齐排列在宫殿里。杨秀清如果要出巡的话,所有人都必须在宫外提前一两个时辰,恭敬地等候在那里。有时候连洪秀全也不得不跪在天王府门口恭候杨秀清的到来,如果杨秀清不想亲自动身的话,洪秀全还必须跑到东王府听候圣旨。

到此时,洪杨二人之间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事实上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自古一山不能容二虎,权力斗争从来没有双赢机制,双赢只存在于现代的商业和政治活动中。

杨秀清往最高权力路上奔走之时,韦昌辉和秦日纲最辛苦了。如果杨秀清心血来潮,半夜天神附体,韦昌辉必须连夜赶到东王府,倘若迟到一分钟,杨秀清就让人用板子伺候韦昌辉。堂堂一个北王,落到这步田地,我们可以想象他心里的怨恨。

洪秀全把秦日纲提拔为燕王,后来因为西征失利,又被杨秀清废掉了。

借刀除东王

杨秀清是太平天国里唯一一个将军政大权掌握在手中的人,之前和之后都没有人做到这一点,包括洪秀全除掉杨秀清后,他也没能将权力都控制在手中。在军事方面,杨秀清拥有最高的裁决权,哪怕他生病时也是这样。可能在政务上有些事情他还得跟洪秀全打声招呼,但在军事上他说一不二,前方将领任何大的军事行动都出于杨秀清的决策。

北伐和西征都是杨秀清一手做出的决策,北伐是失败了,但震动了清廷的统治中心。西征也遭遇了重大挫折,但杨秀清临时易帅,终于挽救了危局。这一系列军事行动都证明了杨秀清卓越的战略眼光,湘军在西征战场上溃败,围困天京的清军大营也被一一攻破,心力交瘁的猛将向荣最终一命呜呼。

胜利很容易激发人的野心,洪杨二人之间的矛盾本来就找不到出路,随着杨秀清威望的提升,两人的矛盾加速激化。洪秀全不可能退位,而杨秀清也不可能把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拱手让人。

本来九千岁和万岁只隔了一千岁,一个台阶而已,但杨秀清受不了。他很希望跟洪秀全平起平坐,杨秀清也是一个权力欲望很强的人,有时候欲望一强,难免就会过于心急。

这不,杨秀清过早地提出要跟洪秀全平起平坐,以天父的名义命令洪秀全封自己为“万岁”。洪秀全是什么反应呢?他心里一定非常吃惊非常害怕,虽然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来得太早了。他这时候担心的还不只是自己的天王宝座,而是身家性命。杨秀清说出“万岁”时,洪秀全就知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

此时,朝政已完全控制在杨秀清手中,军事大权、司法大权完全由他掌控,前方将领也多听从杨秀清指挥。杨秀清如果要杀掉洪秀全,只是举手之劳,甚至连举手都不用,只需说一句话而已。杨秀清为什么没有杀洪秀全,以至于最后反被洪秀全杀了呢?

可以这么说吧,杨秀清没想过要杀掉洪秀全,也许他真实的想法是逼洪秀全退位。作为一个政治家,杨秀清很清楚地知道,如果干掉了洪秀全,天国的这些把戏全都要穿帮,一旦这些统治的神话破灭,天国就会元气大伤。神话一旦穿帮,杨秀清能不能稳住局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所以,他要做的是跟洪秀全平起平坐,一个天国,两个万岁。杨万岁在前台掌权,洪万岁在幕后享乐。

为了给自己造势,杨秀清在太平天国的科考中出了这么个题目:《四海之内有东王》。而且这年春节,杨秀清还在自己的家门前挂上对联:参拜天父,永为我父;护卫东王,早做人王。这已经是非常赤裸地索要权力了,洪秀全只能答应封他为万岁。与此同时,洪秀全也在密谋除掉杨秀清。洪秀全知道,这次博的不只是权力,还有身家性命。

杨秀清早已把韦昌辉和秦日纲这些人支到前线去,洪秀全要除掉杨秀清必须把这些人召回,这是一项高难度的动作,因为天京城内到处都是杨秀清的密探。

为洪秀全送信的还有一个爱尔兰人,爱尔兰人拿了一笔丰厚的钱财,跑到秦日纲的大营里,将天京的事情和盘托出。根据爱尔兰人的描述,杨秀清神灵附体时,洪秀全都要匍匐在地上。杨秀清曾经声色俱厉地问洪秀全:“你打江山,多亏了何人?”洪秀全说:“四弟。”杨秀清又问:“你既然知道四弟有大功劳,为什么不封他万岁呢?”洪秀全说:“应该封四弟为万岁。”杨秀清问:“东王世子也只是千岁吗?”洪秀全说:“东王子孙后代都是万岁。”

据说杨秀清后来也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了,称自己是万岁,洪秀全是万万岁。这个爱尔兰人还说杨秀清虽然很跋扈,但确实是一个有魅力的领导人,他相貌高贵,和蔼可亲。

洪秀全自己手中没多少兵,就一些亲兵,靠这些人没法除掉杨秀清,但韦昌辉、秦日纲、石达开手中有兵啊!韦昌辉受了杨秀清不少气,最难堪的是有一次韦昌辉的士兵闹兵变,杨秀清当众打了韦昌辉几百军棍,差点把他打残。挨打之后,韦昌辉还说东王依法办事,赏罚分明,让人心服口服。还有一次,韦昌辉的哥哥跟杨秀清的小舅子争地皮,韦昌辉居然把自己的哥哥五马分尸。韦昌辉也是厉害的角色,把刀悬在心里,隐忍功夫很厉害。

秦日纲是跟着韦昌辉混的,同样对杨秀清恨之入骨,洪秀全选择这两人是没错的。但选择石达开就有问题了,石达开虽然也有理由恨杨秀清,因为之前他的岳父黄玉昆得罪了杨秀清,被杖打三百,革职查办。但是,杨秀清又很器重石达开,石达开跟杨秀清的关系到底怎样非常难说。

根据史料记载,石达开是反对洪秀全诛杀杨秀清的,他跑到天京来阻止,可惜为时已晚。世人称石达开为奇男子,他奇特的地方,并不仅仅在于凌迟的时候泰然自若一声不吭,而是这个人的心思不可捉摸。除了岳父被打之外,他跟杨秀清没什么大的矛盾,两人之间更多的是明主和良将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他被捕后没有说杨秀清一句坏话,后来又请示洪秀全诛杀韦昌辉和秦日纲。

但石达开也有欲望啊,他手握重兵,东王一旦被杀,没有人能控制得了他。他就可以取代杨秀清的位置,然而,杨秀清既然被杀,难保他以后也不被杀,所以他是很矛盾的。加上世人普遍认为石达开的性格优柔寡断,所以我们很难断定他对诛杀杨秀清的真实态度,但仍然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杨秀清器重石达开是大家都看到的事实,大家看不到的是杨秀清很有可能对石达开非常猜忌。没有证据表明杨秀清对石达开非常猜忌,但是我们可以做出合理的推测,石达开是诸王之中兵权最重的一个人,也是能力最强、威望最高的大王,能力和地位仅次于杨秀清。杨秀清也许看不起洪秀全,但他一定忌惮石达开,他不敢对洪秀全动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怕激起石达开叛变。

杨秀清的性格很像雍正,雄才大略但是猜忌心非常重,韦昌辉和秦日纲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石达开也担心杨秀清将来有天会这样对自己。石达开被俘后写了个《自述》,在《自述》中他有两点歪曲事实:一、他说洪秀全主动诛杀韦昌辉,其实是他以兵权威胁洪秀全诛杀韦昌辉;二、他说洪秀全是主动封杨秀清为万岁,韦昌辉不服气,所以诛杀了杨秀清,其实是杨秀清逼宫,洪秀全借刀杀人。

石达开为什么要歪曲事实呢?他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说天京事变跟自己没关系,由此可见,石达开很可能也参与了密谋杀害杨秀清的计划,或许他中途又反悔了。

咸丰六年(1856年)九月一日深夜,韦昌辉带领三千太平军抵达南京,这些士兵全都跟随他多年,忠实可靠。秦日纲已经在天京城内,他驻扎的地方离天京不远,之所以按兵不动,是在等待韦昌辉的到来。

韦昌辉到了以后,大家在洪秀全家里开了一个会,商议好了,只杀杨秀清一个人。与会者一致认为,在天京城内有六千人是完全忠于杨秀清的,如果等他反应过来的话,行动会很不便,所以应该尽快下手,杀杨秀清一个措手不及。至于石达开那边,以后再说。

东王府的人听到韦昌辉深夜敲门,以为有紧急军情,便打开大门。韦昌辉进来以后,大手一挥,士兵们一下子涌进来,见人就杀。

士兵们终于到达了杨秀清的寝宫里,杨秀清很吃惊,他发现今天的韦昌辉已经不是往日的韦昌辉了。他满脸是血,眼睛通红。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杨秀清知道大事不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韦昌辉已经举起手中的钢刀,只听咔嚓一声,一代枭雄杨秀清的人头就被捏在韦昌辉的手中。

韦昌辉溅了一脸的血,看着手中这个血淋淋的人头,他心中全是复仇的快感,丝毫没意识到死神已经在身后。

天国大地震

东王府的人被杀得一干二净,但是杨秀清还有很多忠实的部下,他们如果知道杨秀清被杀的话,很可能会叛变,到时天京城就会变成战场。

如何处理这件事呢?洪秀全找韦昌辉商量:“昌辉,你还得再付出一次,东王的下属肯定很愤怒。我只好假装痛斥你滥杀无辜,对外界说当众打你五百棍,然后再把你处死,用这个理由邀请东王的下属来观刑,他们一定不会拒绝的。”

韦昌辉阴险地问:“天王是想等他们来了,再把他们一网打尽是吧?”

洪秀全笑道:“昌辉,我没有看走眼,你是很有潜力的。”

行刑的场所就在天王府内,之前就有规定,进入天王府的人一律要交出兵器。东王的部下乖乖地交出兵器,大家恨透了韦昌辉,只想看到他被千刀万剐,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一条毒计。这六千人进去以后,连韦昌辉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在大家感觉出什么事的时候,脚底下的炸药忽然炸开,接着一群士兵拿着刀枪冲了过来。

尸体,全都是尸体,东王的人马已被彻底清除了。论理,洪秀全应该放心了吧!

还不行,必须在全城搜捕杨秀清的亲信,一个也不能放过。两万多人死于这场屠杀,到最后参与屠杀的已不只是韦昌辉,洪秀全出动了天京城内的士兵。

屠杀完成后,石达开终于赶到天京,老实说他非常吃惊,他万万没想到洪秀全和韦昌辉做事会这么绝。石达开当面指责韦昌辉滥杀无辜,他这么做不一定是为杨秀清鸣不平,而是他清楚地看到,这么做是在自取灭亡。

韦昌辉自然很恼火,他认为石达开是杨秀清的人马,或者已经投向清廷。不过这时韦昌辉还没有要杀掉石达开的意思,他还想笼络石达开。韦昌辉本来和石达开是竞争对手,都是王,都得听洪秀全节制,如果韦昌辉头脑正常,就不会想笼络石达开,而是要想办法除掉他。

韦昌辉的头脑很正常,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他想取代洪秀全成为最高领导者。要除掉洪秀全,还得打败清军,他不能不笼络石达开。

但石达开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哪受得了韦昌辉这样专横的人。但石达开才知道自己处境很危险,韦昌辉和洪秀全这么残忍,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这时,石达开的一个部下建议他快点逃,正如部下所说:“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石达开也是一个聪明人,连夜逃出天京城,他不敢走正门,让人从上面放个绳子,慢慢滑下城。堂堂西征军统帅,逃走的时候这么狼狈,由此可见,当时天京城局势之恐怖。

听说石达开逃走,韦昌辉气得咬牙切齿,杨秀清死后,石达开是军中威望最高的人,他逃走就代表不想和新的政府机构配合。韦昌辉杀人上瘾,请求洪秀全让自己诛杀石达开全家,洪秀全立即同意了。

洪秀全做事还是很有头脑的,让韦昌辉杀石达开全家,还让秦日纲去追杀石达开。秦日纲没追到石达开,韦昌辉倒是把石达开全家杀得一干二净。

石达开逃到安庆后,洪秀全才意识到,现在石达开是最大的军阀,他坐拥几十万大军,比杨秀清的威胁性更大。如果石达开要造反,几十万人大半都会跟着他,因为石达开在太平军中名声最好。

果然,石达开在安庆点兵,扬言要杀回天京,平息叛乱。洪秀全听说这事,立即慌了,立即做出姿态谴责韦昌辉:“我本来没有杀东王的意思,是你逼我这样做的,就算杀了东王,他的下属也是无辜的,你把他们全部都杀了。你这样做让我很心疼,如果不是天父仁慈,我岂能轻饶你。”

韦昌辉一听,就差没有当洪秀全的面骂娘,愤然反击道:“我为你除掉大害,你利用了我,现在反而沽名钓誉指责我,你当我是任人宰割的牛羊啊!”

洪秀全一听,脸色骤变,心想你这个白痴,我这是在救你,看你这样子迟早都会反,不如杀了你,还可以笼络石达开。

等韦昌辉走后,洪秀全立即让人拟旨,下诏捕杀韦昌辉。韦昌辉听说后,气得头顶冒烟,直想一刀戳穿洪秀全,立即带领手下的三千精兵围攻天王府。洪秀全早料到他会狗急跳墙,早早关闭了王府的大门。洪秀全是个多疑的人,所以天王府修得坚固如铁桶,怎么攻都攻不破。

就在韦昌辉心急火燎的时候,天王府里忽然冲出一群卫兵。韦昌辉的精兵被这些卫兵击溃,韦昌辉等人狼狈不堪地逃到北王府。

这时,洪秀全从王府中走出来,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下令全力围攻北王府。韦昌辉看大势已去,已不可能推翻洪秀全,便带着几个亲信逃出王府,想悄悄溜出城。韦昌辉逃到城门口,遇到巡逻兵,偏偏他又回答不出口令,被人捆绑起来,押到天王府。

洪秀全根本不想见韦昌辉,只是下了一道命令,将韦昌辉五马分尸。分完尸之后,又让人把韦昌辉的尸体割成无数小块,挂在城楼上,写着:“北奸肉,只许看,不许取。”做完这一切后,洪秀全让人把韦昌辉的人头寄给石达开。石达开仍然不满足,他给洪秀全写了一封信,让他诛杀秦日纲。

洪秀全无奈,只好继续诱捕秦日纲,将秦日纲的首级也送了过去。收到这两人的首级,悲痛中的石达开总算稍感安慰。

咸丰六年(1856年)十二月,石达开抛开仇恨,带领部分人马进入天京城。在天京,石达开受到英雄般的待遇,人们朝他扔鲜花,欢迎他的到来。

洪秀全见到石达开后,泪流满面,悲愤地控诉自己被韦昌辉“挟持”的经历,他说如果没有韦昌辉,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东王不会死,你的家人也不会……

石达开只能安慰洪秀全:“天王,不要这样,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对这起内讧,天国高层讳莫如深,大家都不说事实,都说东王是赎罪期到了,跟着耶稣一样归天了。东王死的这天定为“东王升天日”,即使韦昌辉、秦日纲这些人,大家也不说他们被诛杀,而是说死了,一不小心死了。

虽然高层封锁消息的能力值得肯定,但这起事件就像大地震,波及整个天国控制的区域,连不被天国控制的区域都受到了影响。百姓纷纷说:“天父杀东王,江山打不通。长毛非正主,依旧让咸丰。”太平军的一些士兵说:“天父杀天兄,终归一场空。打包回家转,还是做长工。”

太平天国的很多人是真的相信上帝,相信洪秀全是上帝的二儿子,相信杨秀清是天父的代言人。但现在他们崩溃了,北王杀掉了代言天父的东王,天王又杀了北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了补救统治危机,洪秀全开始追封杨秀清,把他塑造成高大全式的完美人物,甚至亲自写诗讴歌东王:“七月念七东升节,天国代代莫忘记。”洪秀全还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东王,称为幼东王。这些举动当然全是作秀,出于政治需要。后来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与清军湘军交战时处处挨打,洪秀全才真心想起杨秀清的好。

天京事变是一场毁灭性的政变,从此太平天国无奈地走向下坡路。这次政变,杨秀清手下两万多人被杀,这些人不是精兵强将,就是高级参谋,都是太平天国的中流砥柱。他们集体被杀,导致太平天国整体实力急剧下滑。

在天京事变爆发前,整个战略形势对太平军是有利的,当时清军驻扎在天京附近的江北大营和江南大营都已拔去。石达开又击败了湘军,控制了安徽、江西和湖北,随时可能打入湖南,击溃湘军。太平军已经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只要拿下浙江和江苏等地,就等于握住了天下粮仓。

事变之后,曾国藩得到喘息之机,迅速调整部队,准备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