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次鸦片战争

上一章

第十章 告别这个让人伤心的世界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九章 风流短命的皇帝

咸丰四年(1854年)秋,丽妃终于怀上龙种,听到这个消息,咸丰非常开心。一直以来,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丽妃能为自己生下一个皇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孩子就是未来的继承人了。咸丰对丽妃的宠爱越发深厚,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风云诡谲的后宫

在大家的印象里,咸丰时期最有名的两个女人就是慈禧和慈安了,而前者又把后者给弄死了。

咸丰的第一个女人其实是孝德皇后,这个女人是道光钦点的。可惜福薄命薄,嫁给咸丰两年后就因病去世,她死后一个月,咸丰就当上了皇帝。后来,咸丰感念她的贤惠,追封她为皇后。

咸丰并没有难受多久,作为一个皇帝,他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旧人去新人来。很快,咸丰就开始选秀女了,慈禧和慈安就是这时候进入咸丰的后宫的。

咸丰二年(1852年),终于服满丧期,是时候为后宫挑选一个掌门人了。到底谁能当上皇后呢?说实话,谁也猜不中,咸丰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在后宫中,有一个叫兰儿的姑娘,此人姓叶赫那拉氏。兰儿的曾祖父名叫吉郎阿,历经乾隆、嘉庆、道光三朝,做的官不是很大。在乾隆年间,他最高做到刑部员外郎,嘉庆时当上盛京刑部主事,道光时担任山东司刑部员外郎。兰儿的父亲惠征在道光朝长期担任笔帖式。

兰儿家世虽然谈不上显赫,但也确实出身于官宦人家,是个大家闺秀。

“兰儿”这个小名是家里人对她的爱称,这兰儿在成为太后之前还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的,长得挺漂亮,也挺活泼,比较讨人喜欢。

这个兰儿就是后来的慈禧,根据慈禧的女官德龄女士的回忆录,兰儿从小就是一个很有志气的女孩,“她有伟大的梦想,那种梦想是如此的伟大,有时连她自己也有点害怕……她渴望在一个缥缈的将来,能够突破礼教的限制”,兰儿的心声正是武则天年轻时的心声。

根据德龄的介绍,兰儿年轻时跟荣禄关系很好,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慈禧掌权期间,荣禄确实仕途顺畅。

兰儿刚进宫时身份是个贵人,在她前面有五个等级: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

咸丰二年(1852年)二月,封了三个妃嫔,分别是贞嫔、云贵人和英庶妃。不仅没封皇后,连贵妃都没有封。这个贞嫔就是后来的慈安,她的出身比其他人要好,出身于皇后家族钮祜禄氏,父亲穆扬阿是广西右江道道台。从清人的画像来看,慈安长得确实要比慈禧更温柔贤惠一些。

五月,咸丰晋升贞嫔为贞贵妃。咸丰此举很明显,这是立皇后的信号。这时候的慈禧或者说兰儿虽然不能说失宠,但确实有些失意。她忽然发现,宫廷其实比什么地方都残酷,如果你不能得到皇帝的宠爱,那你就什么都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帝在花丛中穿梭,自己不光受冷落,还得受其他人欺负。

说实话,兰儿对咸丰有些失望,她原本以为皇帝是一个完美的丈夫,见了皇帝才发现,这个男的还经常让自己伤心。兰儿知道,要想在后宫里生存下去,自己必须有所改变,有所突破,技压群芳,成为皇帝最宠爱的人。

兰儿还沉浸在对未来的思考中时,咸丰已经立钮祜禄氏为皇后了。在咸丰还是皇子的时候,钮祜禄氏就随侍左右,两人感情比较深厚。

钮祜禄氏人品也确实不错,清朝的一些野史作家向来刻毒,但对慈安却笔下有情,称赞她节俭、贤惠、仁爱。钮祜禄氏深得咸丰宠信,中宫掌门人的位子是不会动摇的,但仍然存在风险,皇家里向来母以子贵,如果没有儿子,这个位子就不太牢靠。

遗憾的是,直到咸丰死,钮祜禄氏也没有为他添一男半女。

咸丰的独生子同治是慈禧生的,这是慈禧能够最终掌握权柄的最大筹码。

现在有一个问题,咸丰对慈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呢?他喜不喜欢慈禧呢?

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认为慈禧不是咸丰的宠妃,这种观点甚至认为,咸丰在临死前想杀害慈禧。

从清宫档案的记载来看,咸丰对慈禧并没有特别的宠爱。在咸丰六年(1856年),慈禧生下同治,由懿妃升为懿贵妃,但这不表示咸丰对慈禧情有独钟,只能说他珍惜这个为他带来龙子的女人。咸丰最宠爱的妃子是丽妃他他拉氏,丽妃长得非常漂亮,风姿绰约,咸丰最希望丽妃为他生个儿子。

在宫中庆典中,皇后坐在东边头桌,丽妃坐在第二桌,慈禧坐在西边头桌。由此可见,慈禧跟丽妃是分庭抗礼的。在咸丰死后,那时已经成为太后的慈禧首先对丽妃采取了动作,虽然只是撤销了她的干果盘,但也说明了多年来慈禧一直对丽妃怀恨在心。

在咸丰生前的一些赏赐中,皇后和丽妃都得到了丰盛的一份,但偏偏慈禧没有。从这些生活的细节中我们可以看出,慈禧并不受咸丰的宠爱。咸丰病死当天,在他灵前祭奠的只有慈安和琳贵妃,慈禧无缘参加。要知道慈禧可是为咸丰生了儿子的女人,而且这个儿子马上就要当上皇帝了。

种种迹象表明,慈禧可能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受宠。顾命大臣肃顺对慈安一向恭顺,偏偏跟慈禧关系不好,这是否也说明了慈禧的地位。肃顺是官场中的老手,如果慈禧真的地位很高,他不至于蠢到自绝前途的地步。

还有一些野史说同治不是咸丰的亲生儿子,因为咸丰妃嫔众多,却只有一个儿子,难免让人怀疑了。《清稗类钞》是这样记载的:慈禧对自己地位低下深为不满,很想要个儿子来提高自己的地位,后来听说有个宫女生了个儿子,便找人毒死这个宫女,然后把孩子抱过来,还告诉咸丰说,自己生下这个孩子一个多月了。

这个说法不太可信,因为清朝对皇子皇女管理非常严格,妃嫔一怀孕就得立即上报,哪能生下孩子一个月后才告诉皇帝。写这野史的人肯定不了解宫廷的制度。根据清宫档案的记载,同治确实是慈禧亲生的。当然,有人会说了,就算是慈禧亲生的,也不代表一定是咸丰的孩子。这个说法我们就不反驳了,理论上好像是有点道理,但谁敢碰皇帝的女人啊?慈禧就算要跟荣禄偷情,也得出宫啊!

另一种观点更为流行,认为咸丰专宠慈禧。这个不难理解,因为慈禧是最终胜利者,掌握了最终的话语权。用慈禧自己的话说:“文宗(咸丰)专宠我”“初入宫,宫人以我美,咸妒我”“迨后皇子生,我之地位更巩固矣”。

慈禧能够掌握朝政大权,脸皮自然是很厚的,我们就不必跟她争论了。但是她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虽然我们从清宫的画像和照片中确实看不出慈禧有多么美丽,只能说比较而言还是不错的。

美国女画家卡尔曾经为慈禧画过像,她是这样描述慈禧的:太后真是一个极品女人,她身体各个部位极为相称,容貌之佳让人一看心生好感,太后的手嫩白纤细,身材苗条,头发漆黑如夜,太后的额头宽阔丰颐,眼睛明亮动人,眉毛弯如柳叶,鼻子挺拔,樱桃小口真叫动人,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不带有任何的勉强态度,气质迷人,再加上她那丰满的耳垂和洁白如贝壳一般的牙齿,笑起来真的是百媚丛生,令人心旷神怡,我若不知道她已经六十九岁,还以为她是一个刚满四十的美妇人呢!哎,世上竟有这样的奇女子,她的美、她的庄严简直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

中国人有个毛病,自己同胞说的话不太相信,很相信老外的话,觉得老外很客观。美国人最现实了,收了别人的钱,可能马屁拍得比中国人还响。人都是懂得感恩的,谁给好处,那自然就挺谁了。如果慈禧把卡尔痛骂一顿,扫地出门,估计她又是另一番说法,说这个人简直是个恶毒的母老虎,阴狠歹毒,笑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认为咸丰专宠慈禧的人总结了以下几种理由:

一、慈禧貌美。我们现在看到的照片基本上都是慈禧老年时的,从她老年的样子中看不出她年轻时是绝代佳人,但肯定还是有些姿色的。当然很多见过慈禧的人都说她确实美貌。话又说回来,后宫里不可能有母夜叉,慈禧美,可能别人更美,这个不是受宠的必然原因。

二、慈禧聪慧伶俐,善解人意。一个精于权力斗争的女人不可能不聪明的,但聪明也不是受宠的必然原因,很多时候,男人对聪明女人是非常防范和忌惮的。

三、慈禧有文化,代替咸丰批奏章。这个是事实,慈禧在少女时代就喜欢看历史,所以深谙权力斗争。咸丰后来沉溺于女色,自然疏于政事,让慈禧批奏章也是事实,而且他也看到了慈禧的才华。从这里可以看出咸丰还是比较重视慈禧的,但这是不是代表专宠她呢?

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重视一个人和喜欢一个人完全是两回事,喜欢跟专宠又完全是不同的。所以我们不妨大胆推测,咸丰看到了慈禧理政的才能,而他自己又沉溺于酒色之中,慈禧能为他分忧,他很高兴。再加上慈禧也还有姿色,他觉得有这样一个贤内助还是很划算的。

逐鹿后宫

咸丰最敬重的女人无疑是皇后钮祜禄氏,最宠爱的女人是丽妃他他拉氏。丽妃在后宫的女人中姿色最为突出,不用说,后宫的女人都吃她的醋,连皇后也不例外。

咸丰四年(1854年)秋,丽妃终于怀上龙种,听到这个消息,咸丰非常开心。一直以来,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丽妃能为自己生下一个皇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孩子就是未来的继承人了。咸丰对丽妃的宠爱越发深厚,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这一来,后宫里的其他女人就非常失落了,皇后钮祜禄氏心里最难受了。身为中宫之主,她却不能为皇帝添一个儿子,哪怕是个女儿也可以聊以自慰啊!她心里有种自卑感,更有愧疚感,还有危机感。

尽管如此,皇后看到皇帝这么高兴,还是希望丽妃能生下一个龙子,为了太平天国的事情,皇上已经很郁闷了,她多希望他能快乐啊!是的,作为一个女人,有时候必须得付出,尤其是皇宫里的女人。

慈禧可不这样想,她气得要死,入宫以来,她每天晚上都要诅咒丽妃,现在这个女人居然怀上了龙种,老天简直是故意跟自己作对。慈禧是个权力女人,但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忍受。

竞争已经开始了,慈禧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讨咸丰的欢心,让咸丰频繁地宠幸自己,然后自己也怀上龙种,只有这样才有抗衡的资本。咸丰第一次当父亲,虽然无限宠爱丽妃,但作为一个男人,他还是希望丽妃能顺利地产下龙种。所以,丽妃怀孕期间他也不好去骚扰她,免得惊动了胎气。

慈禧瞅准了这个缝隙,故意打扮得花枝招展,妖冶十足,日日陪伴咸丰。这段时间咸丰在政事上很不顺利,太平天国越闹越大,那些大臣一个个都没有作为。慈禧的陪伴让他很放松,很快两人感情便加深了。

更让咸丰感到贴心的是,慈禧还经常劝咸丰要注意身体,得节省点精力处理政事。咸丰一听,如饮甘露,这女人真贴心啊!

丽妃终于生产了,没想到居然是个女孩,咸丰很失望,今年二十五岁的他多希望有一个儿子啊!丽妃更失望了,原本想着母凭子贵,不断往上爬,现在看来还得再接再厉了。咸丰不是个好父亲,女儿也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啊,就算失望也不应该表现出来,他居然把给孩子满月的赏赐品减半。孩子小,当然不知道伤心,但丽妃就伤心了。

最高兴的就是慈禧了,这时候她也怀上了,慈禧对肚子里的孩子说:“你要争气啊,别让我像丽妃一样。”

这段时间,咸丰确实对慈禧好很多了,他很希望这次能产下皇子,为大清江山储备一个接班人。慈禧获宠后,后宫的女人们一样是怨声载道,个个眼红嫉妒。

如果说皇后还能容忍丽妃的话,对慈禧她是深恶痛绝的,出于女人的一种直觉,她觉得这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将来是个很大的威胁。相对来说,丽妃要单纯一点,跟皇后的关系也不是很僵,但慈禧就不一样,她眼珠子一动就让皇后生气,所以皇后很想找个机会惩治她。

虽然咸丰很尊重皇后,但这种尊重让她很受伤,作为一对夫妻,光尊重是不够的,还得生活融洽。这皇后迟迟没有生产,咸丰当然失望,再加上她心情郁闷,沉默寡言,老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如何能激起咸丰的宠爱?

皇后把自己的怒气全都迁怒于慈禧,但要想惩治这个女人并不容易,毕竟她现在很红,怀上了皇帝的种。皇后想起了祖训,清朝的祖训无非是要勤政爱民,不要荒废朝政沉溺女色。皇后自知已经难讨皇帝喜欢,便经常在他耳边聒噪:“皇上,你要珍惜龙体,现在天下这么不太平,你如果不节省精力,处理政事,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啊……”

“好了,好了,朕知道了,朕已经很烦了,你就不要再让朕烦心了。”

咸丰这人对祖训还是敬畏的,皇后这一说,短期内他还是有所收敛的。没过多久,咸丰又故态复萌,咸丰是非常好色的,而慈禧又恰好很有手段,咸丰肯定会对她厌烦的,只是现在新鲜劲儿还没过,所以还是经常往她那里跑。

皇后一听说咸丰又经常往那个女人那里跑,气得七窍生烟,心想我堂堂皇后,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狐狸精。皇后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她不知道这大清国是皇帝一个人说了算。

咸丰六年正月,咸丰接连几天都在慈禧的储秀宫里,皇后一听,这还了得,皇上不处理国家大事,纵情声色,终于被我抓到了把柄。皇后于是宣太监,让他拿出祖训。接着,皇后带着太监,威风凛凛理直气壮地来到储秀宫。

赶到储秀宫时,咸丰正和慈禧一起休息,还没起床。皇后心里更加气愤,直接跪下,高声说道:“请皇上起床听祖训。”

咸丰一听到祖训二字,心跳瞬间加速。咸丰立刻爬起来,恳求皇后:“朕马上就去早朝,别让朕听祖训了。”

说完,咸丰匆匆离开,皇后阴笑一声,走到慈禧面前:“还不快跟我去坤宁宫。”

慈禧虽明知皇后是醋劲儿发作,却也不敢不遵命。

到了坤宁宫后,慈禧非常乖,连忙跪地,皇后说什么,她就认什么,总之现在你是老大,要杀要剐随你便。皇后一听,算你识相,但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怎么能这样轻易放过她,于是大喝一声:“来人呐,棍棒伺候。”

慈禧强忍着耻辱,小心翼翼地护着肚子里的骨肉,默默地说:“孩子你一定要争气,将来娘就靠你报仇了。”

刚打两棍,咸丰忽然赶过来了:“你们这是干吗呢?屁大一点的事,用得着这样吗?”

皇后叹气道:“皇上,这个女人妖媚惑主,如果不教训一下,将来怎么了得。”

咸丰道:“皇后,你也真是的,就算懿妃真有什么不对,她毕竟有身孕啊,你就原谅她一次吧!”

皇后答道:“既然皇上都这样说了,臣妾能不原谅吗?”

这场风波是平息了,但咸丰再也不敢随便去储秀宫了。

失意皇帝纵横欲海

国家越乱,咸丰就越想寻欢作乐,宫里限制又太多,咸丰便想起了汉女。

本来,根据清朝祖制,汉女是不可以入宫的。但咸丰贪慕美色,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他身边的太监了解到皇帝的嗜好后,想尽了办法,终于为咸丰弄到几个绝色女子。他们当然不能说这些是宫女,就假装说都是打更民妇。

我们不知道咸丰的金屋里藏了多少汉女,但其中有四个最艳丽的女子,分别叫牡丹春、杏花春、海棠春和陀罗春。听起来有些像艺名,这些女人确实才貌双绝,不仅长得美艳,才艺方面绝对也是可以上星光大道的。

我们先说说这个牡丹春,她是江苏人,据说在这四春中长得最妖艳。牡丹春离开家乡后经常想逃走,皇宫里确实富贵,可惜没有自由,这牡丹春可受不了,她就喜欢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她很闹心。

再说这杏花春,身份比较低微,是一个官员的奴婢。这个官员的大老婆很凶,她受不了这个女人在府里,所以想办法把她撵走,送进了宫。杏花春进宫后,还记得主人的好,为他说好话,主人得以升官。

海棠春是大同人,一个有名的戏子,在天津唱戏时跟一个男青年爱上了,进宫后整日闷闷不乐,老是想着情人。最后相思成疾,香消玉殒。

陀罗春是北京宣武门附近的一个寡妇,后来还进了尼姑庵,咸丰一次拜佛的时候看中了。郎有情而妾无意,陀罗春进宫八个月,每次咸丰想临幸她,她就长跪不起,硬是不想让咸丰得手。后来英法联军攻入圆明园,陀罗春投水自尽。

这四春都住在风景如画的圆明园里,这四个女子中,咸丰最喜欢的是杏花春。海棠春我们就不说了,整天抹眼泪,满脑子都是以前的情人。只有杏花春最乖,毕竟是奴婢出身,懂得伺候主人。

据野史记载,咸丰后来不光荒淫无度,而且脾气非常暴躁,经常酗酒打人。他一撒酒疯,身边的宫女和太监就要遭殃。在咸丰发怒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能让她平静,这个人就是杏花春。每当这时,杏花春都会过来劝他,咸丰就搂着她说:“你真是朕的开心果啊!”因为这个原因,宫中人给杏花春取了个外号:欢喜佛。

欢喜佛这么讨人喜欢,说明她是一个懂得取悦人的女人,没那么多的脾气。不过她也有一些小缺点,据说她爱财如命。咸丰一发脾气就有人来请她,如果不给足出场费,她可是“侍儿扶起娇无力”。因为这个原因,杏花春得罪了不少人,她老是敲诈勒索下面,所以圆明园劫难之时,侍卫趁乱把她杀了。

关于咸丰的风流韵事还有很多,据说他后宫里藏有一个民妇曹氏,曹氏自然是个美女,最吸引咸丰的是她那不及三寸的金莲。曹氏是一个寡妇,占有一个寡妇,对以儒家治国的清朝皇帝来说简直是一种耻辱。可是一旦色迷心窍,咸丰恐怕是管不了那么多的。

还有一个传闻说圆明园里藏有大量的春药,供咸丰服用。这些传闻是真是假不好说,俗话说得好,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从正史中我们还是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咸丰五年(1855年),兵部左侍郎王茂荫上奏,请咸丰住在皇宫里,不要住圆明园里。王茂荫话说得很含蓄,但咸丰还是动怒了,他将王茂荫交给刑部议处。

没多久,御史薛鸣皋听说圆明园修理围墙,以为咸丰又要住进圆明园,上奏说现在逆贼还未剿灭,千万不要临幸御园,以免产生荒唐的念头,把咸丰气得不行。

说实话,这些大臣也是为咸丰好,现在国事艰难,正是需要打起精神挽救国难的时候,沉溺女色只会消融人的斗志。咸丰不听劝,最后终于送了自己的性命,想来临死前连他自己也会后悔。

当然,咸丰也有他自己的痛苦,刚登基的时候他未尝不是一个勤于政事的好皇帝,后来发现就算他再努力,也无法改变现实。一切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在治国方面他屡屡受挫。所以,他只好从美酒和女人中寻找解脱。

野史作家对咸丰的评价恰到好处:“咸丰季年,天下糜烂,几于不可收拾,故文宗以醇酒妇人自戕。”

说的一点没错,真是自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