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洋务运动要搞出清朝特色

上一章

第四章 太后垂帘,光绪紧张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三章 打仗还得靠左宗棠

晚清史是一段屈辱史。左宗棠西征总算给清廷打了一针兴奋剂,收复了新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左宗棠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不光是因为他善于用兵,更是因为他有一股强烈的爱国精神。在出征的时候,左宗棠让士兵抬着自己的棺材,由此可见他战死沙场的决心。

左宗棠不爽李鸿章

鸦片战争后,中国就没少接受炮火的洗礼。

1874年,日本悍然发兵台湾,中国竟然被这样一个弹丸小国欺负,不仅损失了琉球岛,而且还要赔给日本一笔巨款。这场战争让清廷意识到中国海防的薄弱。以李鸿章为首的总理衙门呈上了一份奏折,强调必须加强海防,重点提出练兵、引进新式武器、多造船的策略。前任江苏巡抚丁日昌呈奏《海洋水师章程》,请求建立北洋、东洋、南洋三支海军,分别守卫北海、东海、南海三面海域。

李鸿章更是呈奏了一篇“万言书”——《筹议海防折》,条分缕析,说中国江海门户大开,敌人可以随便出入,这是非常危险的事,只有建立一支现代化的海军,才能确保江海门户的安全。如果李鸿章只是建议加强海防的话,倒不会引起太多的争执,关键的是他还说自古清廷一直重视西北的边防,但现在形势发生了改变,政府应该更加重视海防。

李鸿章的意思是政府应该把海防当成头等大事,至于西北边防相对没有那么重要,李鸿章还抱怨说西北即使平安无事,每年还耗费三百多万两银子,很不值。当时,新疆问题很严重,俄国军队已经侵入伊犁,左宗棠听说李鸿章建议暂缓西征,立即跳了起来。

左宗棠当时是陕甘总督,主持西北的防务,如果清廷采纳李鸿章的建议,必定削减西北的军费。左宗棠立即上了一道奏章:“海防固然重要,塞防也很重要,两者不可偏废,新疆一定要收复。”

清廷经过反复考量,接受了左宗棠的建议:海防与边防并重;一面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事务,一面让李鸿章办理北洋海防事务,沈葆桢办理南洋海防事务。

当时清廷财政比较拮据,最后不得不放弃同时建立三支海军的打算,决定先打造北洋海军。李鸿章着手建立北洋海军后,建议朝廷购买外国战舰,清廷没办法,只好在国外购买了46艘战舰。此外,福州船政局和江南制造局也造了23艘小型舰船。

1885年10月,清廷成立总理海军事务衙门。1888年海军衙门制定了《北洋海军章程》,任命丁汝昌为北洋海军提督,留英的海军人才林泰曾、刘步蟾为总兵。除了北洋舰队之外,清廷也在陆续建立广东、福建、南洋三支舰队。

抬着棺材上战场

清朝时,新疆动乱频繁。

1864年,新疆爆发了反清武装起义,整个新疆陷入动乱和割据之中。1865年,浩罕汗国在英国的支持下,派遣大将阿古柏入侵新疆。阿古柏进入新疆后,先后剿灭新疆的割据势力,自封为“洪福之王”。之后,阿古柏又攻占了吐鲁番,翻越天山后,又占领了乌鲁木齐。

阿古柏还和英国、俄国勾结。1871年,趁阿古柏北进之机,沙俄入侵伊犁,并放话说伊犁永远归俄国管辖。左宗棠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命收复新疆。当时左宗棠已经六十岁左右,而且身体还有病。左宗棠是一个战神,国家有战事,怎肯因病推辞?

1876年,左宗棠率领三路清军向新疆进发。进入新疆后,左宗棠制定了“先北后南,缓进速战”的战略,先收复了乌鲁木齐及其周边地区,然后开始攻打吐鲁番,战神出手,果然不凡,不到半年时间,左宗棠就收复了北疆大部分地区。

进入南疆后,左宗棠号召新疆各族人民拿起武器,共同进击侵略者。1877年,阿古柏被左宗棠打败,兵败身亡。1878年,左宗棠又收复了和田,处决了勾结外敌的金相印。至此,除了伊犁外,新疆全境已收复。

晚清史是一段屈辱史。左宗棠西征总算给清廷打了一针兴奋剂,收复了新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左宗棠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不光是因为他善于用兵,更是因为他有一股强烈的爱国精神。在出征的时候,左宗棠让士兵抬着自己的棺材,由此可见他战死沙场的决心。

左宗棠很清楚,征途还没完,新疆还有一座孤城等着他收复。这次,左宗棠面对的是俄国人。左宗棠开始整顿兵马,指挥三军再出玉门关,将大军部署在哈密,准备跟俄国人大战一场。

俄国当时正在克里米亚地区作战,看到左宗棠兵临伊犁城下,觉得如果跟左宗棠硬拼可能讨不到好处。左宗棠军队的锐气沙俄是亲眼看到了,事到如今,他们觉得还是谈判为妙。

1878年,清廷派遣吏部右侍郎崇厚前赴伊犁和俄国谈判。崇厚根本不是谈判的料,在狡猾的俄国人面前,他一再被愚弄,于第二年和俄国人签订了《交收伊犁条约》。根据条约,清廷赔偿俄国五百万两白银,并将伊犁以南和以西的土地割让给俄国,允许俄国商人到新疆和蒙古经商并全部免税,还必须允许俄国人经过新疆到天津、汉口和西安通商……

这个条约签订后,清廷上下一片沸腾;慈禧一怒之下将崇厚革职查办,刑部判定为“斩监候”。随后,清廷照会俄国:崇厚没有权力签订这个条约,条约无效。清廷决定另派代表和俄国谈判,这次派遣的人是曾国藩次子曾纪泽。清廷一面让曾纪泽去谈判,一面让左宗棠调兵备战。

俄国人好不容易忽悠崇厚签订了《交收伊犁条约》,听说清廷宣布条约作废,顿时恼羞成怒。俄国公使闯进总理衙门,对着清廷官员叫嚣:“你们敢撕毁条约,我们就动武。”

1880年,曾纪泽抵达俄国。双方开始了一场艰苦的谈判,俄国代表坚称条约不能作废,不仅不能作废,连修改都不行,甚至还要中国将沿海地方作为通商港口,还要清廷增加赔偿,否则就用武力说话。

为了给谈判增加筹码,俄国向伊犁增兵,还在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部署重兵。曾纪泽在出发前,李鸿章就叮嘱他:“通商的事好商量,但是领土一定要保全。”曾纪泽毕竟是曾国藩的儿子,虎父无犬子,经过半年艰辛的谈判,1881年,双方签订了《伊犁条约》。根据新条约,中国收复伊犁和特克斯河流域的两万多平方公里土地,俄国商人可以在新疆自由贸易,不需要缴税,此外给俄国赔偿五百多万两白银。

虽然这也是个不平等条约,但相比上一个条约要好许多,在中国四面楚歌的境地下,能够争取到这样的利益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我们也不能苛求曾纪泽,谈判毕竟还是要用国力说话的。

《伊犁条约》签订后,清军入驻伊犁。左宗棠担心新疆会再次出乱子,奏请刘锦棠出任新疆巡抚,受陕甘总督节制。在左宗棠和刘锦棠的努力下,新疆回归祖国的怀抱。

强悍的冯子材

西北战事才平息,东南沿海一带战火又烧了起来。

1883年,法国入侵越南,中国也介入了这场战争。左宗棠、曾纪泽、张之洞这些军事能力比较强的人纷纷主张对法作战,李鸿章却倾向于求和。

清廷高层主意未定,一方面派遣军队进入越南,另一方面再三叮嘱千万不能主动袭击法军。

这种自相矛盾的态度大大削弱了前方将士的士气。战争一开始,清军就全面溃败,最后,慈禧罢免恭亲王,让李鸿章与法国人谈判。李鸿章在天津与法国代表签订了《中法会议简明条约》,承认法国对越南的保护权,承诺撤回边境上的清军。

详细的条款由曾国荃与法国代表谈判。中法双方谈判时,法军却很不安分,屡屡在中越边境上滋事。随后,法军准备由海路进攻福州。在福州马尾海域,中国海军第一次与法军展开了激战。

马尾港位于福建福州东南,福州造船厂就在这个港口里。马尾港是一个河港,四面环山,水很深,可以停泊战舰。这里是一个重要的军事港口,到处是炮台。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居然将舰队驶入马尾港,还声称自己不过是来旅游。

当时清廷有个政策:不可对列强轻启战端。所以,福建海疆大臣张佩纶和闽浙总督何璟非但没有阻止孤拔,还盛情款待法国海军,仿佛五百年前是一家。

1884年8月22日,法国政府电告孤拔,让他歼灭中国福建水师。孤拔准备第二天下午开战,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福建海军很多官兵上书李鸿章,请求派遣北洋水师来增援。李鸿章是主张求和的,下令福建海军不要抵抗。8月23日上午8点,法国驻福州副领事白藻泰向何如璋发出最后通牒,让福建海军立即撤出马尾港,否则就开战。

何如璋接到法国人的通牒后,不仅没有备战,反而请求法国人宽限几日。没想到孤拔说到做到,当天下午就炮轰马尾港,福建海军虽然备战不足,但还是进行了激烈的反击。战斗持续的时间很短,仅仅半个小时就分出了胜负,福建舰队十一艘舰艇全部被击沉,伤亡七百多人。法军方面,两艘鱼雷艇受重创,死伤三十多人。

第二天,法军将马尾港的造船厂摧毁,之后,又将马尾港两岸的炮台击毁。

马尾海战是中国创建海军以来第一次作战,没想到开门黑,居然全军被法国吃掉。

战后,清廷认识到法国人的真面目,不得不在8月26日对法军宣战,并派遣陆军进入越南,准备与法军同时展开陆战和海战。

在海上战场,法国舰队进攻台湾,占据基隆。台湾巡抚刘铭传兵力不足,在淡水一带坚守。法军尽管占领了基隆,但是无法再推进,他们不断地侵犯台北,并骚扰浙江沿海。中国军队也不是好惹的,他们奋起反击,让法军难进咫尺,在攻打招宝山炮台的战斗中,孤拔的座舰被击中,孤拔本人身受重伤,不久便死去了。

在中越边境地带,中越也正在进行激烈的交火。

1884年年底,越南军将领刘永福配合清军将宣光城中的法军围困了三个多月,法军在陷入绝境的时候,援兵赶到,对驻扎在谅山的清军发动了进攻。当时指挥清军的是广西巡抚潘鼎新,他看法军来势凶猛,下令后撤。法军就这样轻松占领了广西的门户镇南关。占领镇南关之后,法军还在关前废墟上面竖立一个木牌,上面写着:“广西的门户已经不存在了。”

潘鼎新抵抗不力,清廷革去他巡抚之职,任命年近七十的冯子材取代他。冯子材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将,他到广西后,积极备战,挖掘防御工事。3月23日,法军兵分三路,进攻清军基地。在冯子材的指挥下,清军作战勇猛,成功击败法军。第二天,法军再次猛攻清军基地,冯子材亲临长墙,对将士们说:“如果再让法军入关,我们有什么面目回去见家乡父老呢?”说完,冯子材手持长矛,跳出长墙,和法军展开肉搏。清军上下看主帅如此英勇,个个舍命冲上去。法军万万没料到清军会如此英勇,抵挡不住,纷纷溃退。

就这样,冯子材取得了镇南关大捷;随后,冯子材又乘胜出击,收复了谅山。谅山一仗,清军击毙法军一千多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和粮草。这是法国在侵略越南和中国以来遭遇的最大一次挫折。清军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胜利,首先要感谢冯子材这样铁骨铮铮的爱国将领。

镇南关大捷之后,李鸿章立即以此为筹码,让法国回到谈判桌上来。双方签订了对中国不平等的《中法新约》,当时很多人很气愤,说:“法国不胜而胜,中国不败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