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爱一个人好难——光绪与珍妃

上一章

第七章 昙花一现的变法

下一章

更多图书

第六章 甲午战争——挥之不去的痛

当天,翁同龢带着军机大臣联名上奏,坚决主张对日宣战,在宣言中,翁同龢的签名排在第一,他还为此十分自豪。整个中国只有李鸿章一个人心里清楚,中国如果跟日本开战,必败。但是全中国都陷入了主战情绪中,李鸿章根本无力跟潮流抗衡。在光绪的一再催促下,他只好备战。

老李很纠结

当时,中国最了解日本的人是李鸿章,因为李鸿章在掌管海军的时候就一直以日本为假想敌。本来中国也是很有希望建造一支像日本那样的现代化海军的,可惜慈禧几次三番挪用海军经费,海军根本没有任何发展的可能。

当朝野上下一片喊打声时,李鸿章的心里凉飕飕的,他很清楚中国打不过日本,但是又不能说出原因。袁世凯在日本也待不下去了,赶紧逃回国。

1894年,正是光绪二十年。面对朝鲜混乱的形势,光绪没有掉以轻心,他派遣了近两千五百名士兵赶往朝鲜,这点兵力当然远远比不上日本在朝鲜的兵力。不过,当时光绪并不认为中日的战争会迫在眉睫,他只是要做出一个姿态,希望日本能够知难而退。毕竟天朝上国这么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余威还是有的。

日本在朝鲜的行动引起了西方列强的警惕,他们担心日本的扩张政策会影响他们在远东的利益,所以西方列强一起对日本施压。这反而引起了李鸿章的错觉,李鸿章觉得只要列强能帮助中国,日本一定会退让的。李鸿章这一疏忽可不是小事,让中国军队疏于备战,真打起来措手不及。

说实话,在这件事情上,光绪比李鸿章的感觉更敏锐,他觉得事态远远比李鸿章所想象得要严重,他给李鸿章下了一道圣谕:“现在倭寇的气焰越来越嚣张,朝鲜被他们胁迫,岌岌可危。千万不要指望列强对日本的劝说,那些都是空的,中国和日本的决裂就在眼前。你督练海军这么多年,应该比较了解日本人吧,希望你能审时度势,尽快备战,不要等到战争爆发后匆忙应对……”

李鸿章在心里是比较看不起光绪这个黄口小儿的,他觉得姜还是老的辣,光绪懂什么,日本肯定不敢跟中国开战的。

五月二十八日,光绪召见军机大臣,当着军机大臣的面表示自己站在主战派一边,还说慈禧太后也主张打一场。李鸿章心想,你们这娘俩知道什么,海军的钱都被老佛爷花光了,这仗怎么打都是输。

六月十五日,光绪在上书房召见翁同龢,翁同龢告诉他朝臣的意见是一面增兵一面协商。

光绪沉吟片刻说:“如果日本撤兵的话,我们可以跟他们谈判,如果他们不撤兵的话,免谈。这也是皇太后的意思。”

翁同龢:“这个老臣知道。”

慈禧确实是主战的,因为在慈禧的眼里,日本不就一个弹丸小岛吗?泱泱大清打败它就像摁死一只虱子。当时,正值慈禧六十大寿,慈禧反倒希望早点开打,把日本打败后,自己再来祝寿,那简直就是双喜临门啊!

当天,翁同龢带着军机大臣联名上奏,坚决主张对日宣战,在宣言中,翁同龢的签名排在第一,他还为此十分自豪。整个中国只有李鸿章一个人心里清楚,中国如果跟日本开战,必败。但是全中国都陷入了主战情绪中,李鸿章根本无力跟潮流抗衡。在光绪的一再催促下,他只好备战。

“即使凶多吉少也只能这样了。”

激烈的海战

1894年7月23日,日军直接冲进朝鲜皇宫,将国王李熙捉住,然后逼迫他宣布朝鲜脱离清朝,从此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中国的军队必须尽数离开朝鲜。

两天后,也就是7月25日,日本海军在牙山口外丰岛海域突然袭击中国的军舰。不宣战就开打,非常符合日本军队的做事习惯。8月1日,中日两国正式向对方宣战,甲午战争正式爆发。

然而,这次战争有一个非常吊诡的地方。本来两国交战是关系民族存亡的大事,理应全国人民都很关心才对。可惜真实情况完全相反,慈禧正忙着给自己做寿,朝中大臣的眼光都盯着慈禧的大寿上面。中国的老百姓呢,更不关心战事,打赢了打输了跟自己关系不大,再说了,李中堂那么大本事,难道还打不过小日本?

李鸿章太悲剧了,他很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这场仗一定打不赢,黑锅肯定得自己背。

甲午战争最激烈的一场海战就是威海卫保卫战,这也是最后一场海战,指挥这场战役的是丁汝昌。北洋海军在威海卫港口内有二十六艘战舰。1895年1月20日,日军大将大山岩率领两万五千名日军在荣成的龙须岛登陆。30日,日军进攻威海卫的南帮炮台,当时驻扎在南帮炮台的清军只有三千人。日军在付出重大伤亡代价下,终于拿下南帮炮台。2月3日,日军占领威海卫城,等于是先夺取了威海卫后军的后方基地,丁汝昌坐镇的刘公岛顿时成为孤岛。

日军对刘公岛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水陆两路的日军先后对丁汝昌发起了八次强攻。其间,日军联合舰队司令多次用高官厚禄诱劝丁汝昌投降,丁汝昌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2月10日,“定远号”弹药用完了,舰长刘步蟾下令部下将舰船炸沉,以免被日军缴获,全舰官兵以身殉国。第二天,一些将领产生了投降的意思,要求丁汝昌带着大家投降,丁汝昌非常生气,走投无路之下愤然自杀。12日,船上的美籍洋人浩威伪托丁汝昌的名义写了一份投降书,送到日军军舰处。

17日,日军占领刘公岛,中国的威海卫海军基地全部沦陷,中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北洋舰队全军覆没。

辽东之战持续的时间更长一些。日军突破鸭绿江防线后,接连占领了凤凰城、海城等地。清廷紧急调派两江总督刘坤一前去抵御日军,还让湖南巡抚吴大澂去协助刘坤一。可惜,清军远远不是日军的对手,真正一交手,清军节节败退。2月28日,日军从海城出发,一路东进,先后攻占牛庄、营口、田庄台。才十天的时间,六万清军居然全线溃退。

听闻水陆两军全线溃败的消息,光绪极为震怒,愤怒之下,难免要找一个发泄的对象,最好的发泄对象就是李鸿章了。只可惜,李鸿章是慈禧的人,如果自己严惩李鸿章,慈禧必不答应。无奈之下,光绪只好对李鸿章略施薄惩,拔去他三眼花翎和褫夺黄马褂。

许多支持光绪的大臣们希望借着这个机会解除李鸿章的权力,换上一个帝党大臣。只可惜,慈禧坐在那儿,谁也动不了李鸿章。

慈禧听说北洋舰队全军覆没后,也非常震惊,她万万没有想到日本人会这样厉害,惊吓之下,她让李鸿章赶快跟日本人求和。为了防止光绪借着这个机会收权,慈禧决定重新起用恭亲王奕,任命其为总理衙门大臣兼总理海军、会办军务、内廷行走。没多久,慈禧又恢复了奕军机大臣的职务。

一人欢喜全国愁

奕很明白,慈禧完完全全是在利用自己,利用完之后肯定还是会甩掉自己。但没办法,国难当头,就算不为慈禧,也要为国家。

十月初六,奕召见英国、德国、俄国、法国和美国等五国公使,请他们进行战争调解。奕跟各国的关系比较好,在列强眼里,他是一个开明的领导人,所以对于他的要求列强还是会尽量满足的。

十月初十就是慈禧的六十大寿,在中国六十年是一个甲子年,中国人一般都相当重视六十大寿,慈禧就更不例外了。

早在万寿之前,慈禧就让人了解乾隆年间的庆典规模等,决定仿照乾隆办一个豪华挥霍的万寿大典,选定的地点是颐和园。

庆典之前,慈禧让人把颐和园里的道路修葺一新。慈禧还明确宣布自己的六旬寿典是今年的头等大事,任何事情都不能比这事更重要。在战争浓云密布的时候,把自己的寿典当成头等大事,可见这个政权已经腐朽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不战败反而没有天理了。

日本方面很注重情报的搜集,他们得知清廷高层竟把寿典当成头等大事,心里那个高兴是不言而喻的。日本高层立即做出一个决断:现在是发动侵华战争的最好时机。

随着战争的进行,清军一败再败。光绪犹豫了,国难当头,庆典还应该办得这么豪华吗?光绪想给慈禧一点建议,但是又不敢开口。光绪于是让一些大臣给慈禧建议,让她降低庆典规模,慈禧听后,气得咬牙切齿:“今天谁要是让我不爽,明天我要让你们不爽。”

战败之后,慈禧从天朝上国的美梦中惊醒,此时她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平凡的女人,她忽然之间感觉到恐惧。虽然她是这个腐朽的帝国里最高领导人,但是外面已经来了强悍的敌人,如果自己再胡作非为的话,搞不好会亡国。大臣们集体上书,请求慈禧停办庆典。无奈之下,慈禧放弃在颐和园里举行庆典。

日军准备强渡鸭绿江,侵略中国本土,整个中国却沉浸在慈禧的庆典中,大臣们不是操心国事,而是忙着给慈禧送礼。像翁同龢和李鸿藻这样的人,对慈禧不顾国难的行为非常不满,本来是不想送礼的,但看到所有人都送礼,他们最后也不得不从俗。

清廷高层这种不顾死活的行为激起了许多有识之士的反感,学者章太炎愤怒地写下这样的对联:

今日到南苑,明日到北海,何时再到古长安?叹黎民膏血全枯,只顾一人歌庆有。

五旬割琉球,六旬割台湾,而今又割东三省!痛赤县邦坼益蹙,每逢万寿祝疆无。

战败之后,慈禧让李鸿章去善后,让李鸿章全权代理与日本议和之事。一个战败国在议和中是没有什么筹码的,日本明确要求将台湾据为己有。谈判结束后,李鸿章回到住处,遭到一个人枪击,受了枪伤,幸好伤得不重。

在伊藤博文的威逼之下,李鸿章无奈签下《马关条约》,主要内容如下:

一、朝鲜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中国失去在朝鲜的一切特权,这些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

二、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岛以及台湾所有的附属岛屿和澎湖列岛给日本。

三、赔偿日本两亿两白银。

四、增加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通商口岸,日本商船可以自由出入上述港口。

五、日本人可以在通商口岸设立工厂,产品可以自由销往中国内地,只按进口货纳税。

六、为确保上述条款妥善执行,日军暂驻威海卫。

当《马关条约》的文件送到光绪案头时,军机大臣们默然而立;光绪在屋里踱步,发出几声长叹,接着眼泪流出,痛苦地在上面签了字。

签订《马关条约》后,光绪下了一道《罪己诏》,告诉全国人民:“朕实在是万不得已才求和,希望天下臣民能原谅朕。”

中日甲午战争是一个危险的警示,它是世界向中国发出的讯号:“如果再不自强改革,就有亡国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