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们的女英雄

上一章

译后记:异议的漂流瓶

下一章

更多图书

致谢

大卫·库恩(David Kuhn),你拯救了我的生活。感谢贝基·韦伦(Becky Sweren)、杰西·博尔坎(Jessie Borkan)以及库恩项目的所有人。再次感谢最优秀的编辑和我最亲爱的朋友,哈珀·柯林斯(Harper Collins)出版社的盖·温斯顿(Gail Winston),以及出版社的其他人——乔纳森·伯纳姆(Jonathan Burnham)和艾米莉·坎宁安(Emily Cunningham)。还要感谢本书的创意者莎拉·布莱斯坦恩(Sarah Blustain)。感谢斯蒂芬·瓦格利(Stephen Wagley)再一次雪中送炭,为本书的引文建言献策。感谢杰西卡·安妮·格雷斯科(Jessica Anne Gresko)和罗伯特·怀塔特(Robert Wyatt)提供学术方面的帮助。没有伟大的林恩·赫克特·沙弗兰(Lynn Hecht Schafran)鼎力相助以及芝加哥大学杰弗里·斯通(Geoffrey Stone)提供的资讯和启发,没人能写出关于女性和审判的文章。感谢所有公开或私下访谈的员工,我从未遇见过如此聪颖的访谈对象。感谢和我一起散步的洛雷塔·麦卡锡(Loretta McCarthy)、吉尔·法伯(Jill Faber)和格洛西亚·费尔特(Gloria Feldt),感谢他们的耐心倾听和力所能及帮助。我在菲尼克斯的好友保罗·埃克斯坦(Paul Eckstein)人脉宽广。感谢华盛顿和李大学的安(Ann)以及肯特·马西(Kent Massie)为我提供食宿,并且包容我。我从鲍威尔(Powell)档案馆的约翰·雅各布斯(John Jacobs)那里得到了难以置信的帮助。因为朋友们的帮助,我才能走到今天。感谢我的律师女儿莎拉·夏皮罗(Sarah Shapiro)提醒我新一代女性已经来到最高法院,使本书顺利收尾。